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仙師無敵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諸圣(八)
    回想過去,當成為真圣境以后,什么時候,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絕大多數的事情,都是被掌握在手心,很少出現失控的事情發生,更何況這次,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敗。

    所以,靈修界的第一真圣境——易圣,與靈修界的其他幾位真圣境存在們,花費了大量的時間,來推敲,這第一批修士里面,為什么只有一名神通境修士成功的進入到了下修界大界。

    而第二批的修士里面,為什么只有一名金剛境的修士,成功進入到了下修界大界。

    這兩個人,是不是有著共同的屬性,只要找到這關鍵的點,才能夠讓后續第三批,第四批,甚至是以后靈修界,大量的修士,重返下修界大界的可能。

    在真圣境強大的靈識操控之下,這兩批前往下修界大界的“敢死隊”成員,每一個人的細節,都被無形的放大,甚至是“慢放”,不讓一個小細節漏過。

    靈識里面復制過來的經過,一遍一遍的被審視,特別是在那個進入到下修界的神通境和金剛境修士的時候,兩個細節被“暫停”,更是被慢慢的放大。

    那就是倆人手中,所拿的法器,跟其他修士手中的法器,有著不一樣的區別。

    那個神通境的修士手中,拿著的法器,是當初從下修界大界遷移過來時,帶出來的一件法寶,雖然非常的殘破,發揮出來的力量,可能不及完整時期的十之一二,可再怎么說,也是法寶。

    那個金剛境的修士手中,所拿著的法器,雖然不及那名金剛境修士手中的殘破法寶,只是一部分法寶的殘片,根本發揮不出什么作用,頂多是當成一件極其堅硬的兵器,或者是煉化之后當原料使用。

    可這件法寶殘片,同樣是出自下修界大界,并不是在靈修界以后,煉制出來的。

    雖然還有幾位修士的手中,也同樣是握著來自下修界大界的法器,可在級別上面,都不是法寶級別的,大多數都是比較的低端,甚至連半法寶的層次都沒有。

    不過還有一個細節被撲捉到,那就是第一批里面,有一名半圣境的修士,手中握著的法器,其實跟那名神通境修士拿著的法器,差不蠻多,同樣是一件殘破的法寶。

    可這名半圣境的修士,卻沒有那名神通境修士那樣好運,成功的進入到了下修界大界,而是被下修界大界的反震之力,給活活震死了,就連旁邊的真圣境存在們,都沒有辦法讓其救活。

    在靈修界的幾位真圣境們,通過極其強大的靈識,讓這第一批和第二批,總共二十名修士,在進入下修界大界的整個過程,毫無巨細的被一遍又一遍觀察。

    最終得到了一個初步的判斷,那就是這名神通境的修士,還有那名金剛境的修士,在進入下修界大界的時候,手中所握著法器,都是出自下修界大界。

    這自然是成為了一條非常重要的線索,不過對于半圣境,為什么沒有能夠進入下修界大界,劃歸為境界太高,或者是境界和法器的級別,不夠匹配。

    不過要讓半圣境修士,手持一件相對比較完好的法寶,就是為了能夠讓其進入下修界大界,這代價還是非常的高,更有可能,是需要從下修界大界帶出來的法寶,這就更加困難和稀少了。

    當年,從下修界大界帶出來的法寶,可是非常的稀少,大多都是不完整的法寶,甚至是殘片。

    畢竟完整的一件法寶,對于當時的下修界大界來說,也是非常的稀少和珍貴,一名半圣巔峰境,或者是半圣大圓滿境的強者,能夠手握一件完整的法寶,自然是能夠增加不少的戰力。

    對于那場人類修士與域外天魔的大戰之中,自然是能夠發揮出巨大的作用,自然是不會讓其留在靈修界。

    關鍵性的線索,就是出自下修界大界的法器,跟下修界大界的某種契合度來說,自然是要比靈修界的法器要高,所以成功進入到下修界大界的兩名修士,才會如此的幸運。

    并不是自身修煉的功法,或者是一些特殊的原因,不過對于現如今,靈修界里面,出自下修界大界的法器數量,并不是很多,沒有辦法滿足每一個人,可至少是一個好的開始。

    靈修界的第一真圣境——易圣,還有靈修界的其他幾位真圣境存在們,也終于是有了一定的底氣。

    畢竟尋找到了能夠進入下修界大界的關鍵點,第三批前往下修界大界的“敢死隊”,就不會犧牲那么多人了,不僅是給自己的一個交待,也算是給整個靈修界的修士們,一個滿意的交待。

    雖然問題的關鍵性因素找到了,可還沒有與之實驗,只是推測而以,并不是代表著事實就是如此,必須要經過第三批“敢死隊”之后,才能夠知道。

    時間也慢慢的流逝,兩天的時間悄悄的流逝,幾名真圣境所在的宗門,或者是家族,都在為一件事情而動,那就是盡量收集從下修界大界帶過來的法器,不管是完整的,還是殘破的,都被收集起來。

    這種現象,也只是小范圍的核心人員知曉,其他的人卻并不知道,只是以為是一種個人喜好,或者是收藏。

    沒有在整個靈修界公布,也是怕萬一搞錯了,到時候會引起強烈的不滿情緒著想,反正再過一天,就會有著第三批“敢死隊”前往下修界大界,到時候就會知道結果。

    是不是如所推測的那般,這次前往下修界大界的“敢死隊”,不會像之前兩次那樣,成功進入下修界大界的人數比例那么的低,而是會有一個大大的收獲,也說不定。

    所以才決定,到時候等最終的結果,再公布此消息也不遲。

    對于這三批的人選的名單,在第二批結束之后的第二天下午,公布了出來,這次的人數,由于沒有半圣境的修士,只有凝氣境,金剛境,還有神通境,總共九個人。

    對于這樣的消息,靈修界的大部分修士,都還是抱著希望不大,跟前兩次的結果差不蠻多。

    可畢竟,這名單之中的九個人,都是為了整個靈修界,到時候是否能夠重返下修界大界做準備,而且在明知前兩批犧牲的概率情況下,還能夠做出如此的選擇,不得不說,值得讓人敬佩。

    所以靈修界的修士,都對這九人所在的宗門,還有其本人,都表達了對其的贊賞和支持。

    在第三天,這第三批前往下修界大界的“敢死隊”,在臨行前的時候,受到了眾多靈修界修士的歡送,以及祝福,能夠出現奇跡,讓其成功的進入到下修界,完全靈修界修士的使命。

    在場的九名“敢死隊”隊員,可能這一輩子,都從來沒有受到過如此高的待遇,在歡送的隊伍里面,不僅有著各自宗門或者家族的長輩,甚至半圣境的長老們,目送著自己,慢慢的朝著靈修界界外而去。

    慢慢的,消失在視線里面,這九名“敢死隊”隊員,帶著激動無比的心情,更是有一種視死如歸的精神,帶著使命,出現在了靈修界界外,那廣域無邊的界外空間。

    這里的環境,跟靈修界的環境,完全不一樣,到處都是黑漆漆的,只是偶爾會看到一些會發光的光點,還有就是一股凍徹心扉的陰寒之氣,全身的靈力都沒有辦法正常運轉。

    前提還是,這九名靈修界的低階修士,都處于六名真圣境存在,釋放出來圣力,將其保護在內,才不會被這界外的亂流給吞噬。

    要不然的話,憑著這神通境及以下的修為,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靈修界的界外,更不可能還活著,沒有被凍死。

    不過這次,一起陪同的不是三位真圣境存在,而是整整多出了一倍,六位真圣境存在,靈修界的第一真圣境——易圣,更是一同隨著隊伍而來。

    主要是這次,首先是為了要驗證,之前推測的那樣,攜帶著下修界大界的法器,配合相應的境界,是不是就能夠成功的進入到下修界大界里面去。

    再者,就是在第二批“敢死隊”,進入下修界大界的時候,并沒有與已經在下修界大界里面,那位神通境的修士聯系,主要是上次只有三位真圣境,還有就是距離進入下修界才三天的時間。

    就算是收集信息,也是非常的倉促,可能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才會選擇了這次去,畢竟有了六天的時間,或多或少,都會對下修界大界有一些了解。

    不過情況確實如此,在第二批“敢死隊”中,有一名叫趙方的金剛境修士,成功的進入到了下修界大界,更是與第一批“敢死隊”里面,那名叫張遠的神通境修士,成功的匯合后。

    在附近大概等了近二個時辰的樣子,還是沒有見到有靈修界的修士,進入下修界大界,更是沒有靈修界的真圣境,像之前那樣,讓靈識過來進行溝通。

    這名叫張遠的神通境修士,也大致的猜到了,這第二批“敢死隊”里面十名修士,恐怖也跟自己上次一樣,只有一名修士成功的進入到了下修界大界。

    至于這次靈修界的真圣境存在,為什么沒有與自己聯系,肯定是有他們的原因,這些就不是自己考慮的事情,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盡量在這下修界大界,收集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看著天色還早,張遠看了看旁邊,那名叫趙方的金剛境修士,沉聲的說道:“趙道友,這么久的時間,沒有任何的動靜,看來此次,恐怕就只有你一個人,來到了這下修界大界。

    既然不會有人再過來,那我們也不能一直在這等著,我在這里,也留下了一些線索,就算是之后,有其他的靈修界修士,來到附近,都會很快發現線索,也就不會走遠,在這里等待著我們的出現。

    我們身上的任務,還非常的艱巨,好不容易來到了這下修界大界,至少要知道,現如今的下修界大界,是由本土的人類修士掌控著,還是由域外天魔給霸占著,或者是兩者劃地而分。

    這些我們都不得而知,在你來到下修界的前三天,我對附近近一百里地,進行了地毯式的搜索,發現這下修界大界的情況,跟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

    恐怕你也察覺到了,這里的靈氣,相對靈修界的靈氣來說,異常的匱乏,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的斑駁,不利于修煉的汲取和修煉。

    還有就是這么大面積的森林,如果是放在靈修界的話,里面一定是生長著許多的靈草靈藥,甚至是一些稀世大藥都有可能。

    可這森林里面,卻沒有發現任何年份長的靈草靈藥,都不及靈修界的一二。

    也有可能是由于下修界的地域,要比靈修界,要大的多,靈氣的分布可能也不是很均衡,這些情況,就算是我本身就出生在下修界大界,也不得而知。

    畢竟當年,我的年紀還小,還只是凝氣境的一名小小修士,不論是學識,還是眼界,都非常的窄,自然是沒有辦法,對下修界有一個全面的了解。

    因為,這附近一百里范圍之內,都沒有任何修士的存在,或者是兇獸的出現,甚至是連普通的人類,都不曾發現。

    你可能是土生土長在靈修界,對下修界的認識,可能都只存在說口口相傳。

    不過有一點,來到這下修界大界,我們最需要擔心的,還是會遇到兇獸或者是異獸,還有就是那域外天魔,到時候,憑著我們兩的實力,恐怖都不夠人塞牙縫。

    相對于這些,碰到人類修士,到也不失是一件壞事,說不定可以從他們口中,得知下修界大界的一些基本情況。

    畢竟同為人類修士,在利益沖突之外,也不至于一相見,就生死相拼,更何況我本生在出生在下修界大界,一般的情況,還是能夠應付,到時候,你就跟著我就行了,千萬不要大意。”

    那名叫趙方的金剛境修士,對于張遠這位神通境修士的好心提點,更是如此詳細的與自己商量,平時在靈修界的時候,那里會有這樣的待遇。

    再加上,頭一回離開生活的靈修界,來到了這陌生的下修界大界,心里面有一股莫名的不安感,幸好自己,不是一個人,有著一名神通境的道友帶著,可以少走許多彎路。

    更是能夠多了一份安全感,再加上對方的性格非常的好,非常的平易近人,沒有一點身為神通境修士的優越感,對自己非常的好,自然是感動的不要不要的。

    趕緊拱手笑著說道:“謝謝張前輩的提醒,晚輩一定會瑾記在心,更不會私自行動,引起不必要麻煩,一定會以張前輩的指令行事。

    再加上晚輩,從來沒有來過這下修界大界,可以說是兩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一切都有勞張前輩提點。

    這下修界大界的靈氣,確實如張前輩所說的那樣,完全沒有辦法跟靈修界相比,就是不知,是不是受到了那域外天魔的污染,才會如此。

    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那域外天魔的破壞力,真的是在恐怖了,連這天地之間的靈氣,都能夠弄成這樣子,實在是沒法想像,他們是有著多么的恐怖。

    晚輩雖然生在靈修界,可同時也想著,要是能夠親身經歷那場大戰,為人類修士,為下修界大界而戰,也不為是人生一大快事,可這些,晚輩都只能想想罷了。

    憑著晚輩的修為,怕是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哎,要是能夠像張前輩這樣,達到了神通境,自然是能夠上戰場,跟著充滿著一身熱血的好男兒人間,一起殺敵。”

    張遠看著這趙方,看著也不過三十出頭,雖然只有著金剛境的修為,可這一張嘴,卻是十分會說話,這不帶聲不帶響的,就把馬屁給拍了,還拍在了點上,讓人不覺的太過于直接,甚是欣慰。

    先不說會不會如此拍馬屁,其實只要是一個人,能夠說話,就能夠讓自己興奮小半天了。

    畢竟前面三天時間里面,可是沒有遇到任何的人類,整整三天,雖然絕大部分的時候,都是消耗在搜索附近情況上面。

    可一到晚上,還是擔心會遇到強悍的鬼物,或者是兇獸異獸,就選擇了找一個隱蔽的山洞或者是樹洞藏起來,調息消耗的靈力,或者是干脆像普通人類那樣睡覺,也不失恢復體力。

    一天可能還好,二天就有點不適合,三天的時候就有點小不的抓狂了。

    畢竟在靈修界的時候,可是有著許多的同門在一起修煉,還有要好的同伴,一起出去歷煉,或者是進行一些修煉上的交流,甚至是一修煉資源的交換。

    習慣了如此的生活之后,突然之間,這三天里面,感覺整個世界沒有了任何的人類,只有自己一個人,自然是覺的非常的不習慣。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