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快穿:我只想種田 > 第1688章 條件(結束,睡覺,好餓啊)
    ——————

    無闕這邊人站的地方距離河邊不近,因為謹慎嘛。

    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

    所以他們自行抱團,聊天等待著。

    而其他修士群體也基本以宗門,或者家族,若是散修,也總有好友故交三五成群,真正的單人其實很少。

    這類人,其實也很可怕。

    “看,是莽山劍林莽。”

    “他想必在雪見山得了海靈不少好處。”

    “那是自然,人家畢竟是化神期高手。”

    “看,好多人,花鳶國的人來了,萬衢跟赤焰手林梭!”

    “花鳶國的算什么,此次,自是我們百里稱王!也就海納有些底氣了。”

    “兄臺這話就言過其實了,七王國誰都不剛說自己獨占鰲頭,萬一有妖孽出世呢?”

    很快,一句話就傳播了起來。

    “海納起千川,花鳶祭萬林,三國末烏流,鏡流映畫樓,大秦闕刀容?”

    “那我百里王國又是如何呢?”

    百里王國勢力最為強大,宗門林立,三宗制霸全場。

    首先可見對方人最多,烏泱泱一大片,三團體雄踞最好的三塊區域,但距離河邊都很近,因為人多勢眾,無懼河妖。

    “三宗,天扈宗元星光等人你們也都認得了,第二宗赤霄樓的閭丘明端幾人你們也見過,還有紫煬宗的烏泰等人,雖說見過不等于了解,但也不算完全陌生,我要提醒你們的是其他人。”

    斐兮依舊操著情報人員老媽子的心,諄諄囑咐,“且先說赤霄樓,閭丘明端此類人,在赤霄樓并非真傳弟子里面的頂級翹楚,于歸跟趙彼澤這兩人才是。”

    “而紫煬宗則是長孫云鴻一人獨占鰲頭,無人可與之匹敵。”

    “且除了三宗之外,百里之境百宗的平均實力也遠超其他王國,幅員遼闊,弟子眾多,單是他們百里王國就有一個下品藏榜跟一個中品藏榜,以及上品藏榜。”

    藏榜,聽起來很陌生,其實是百里王國作為最強王國對天藏之選的野望——歷屆歷代,基本都是百里王國入選最多,成績最好,甚至是七王國總和,如此威勢,自然有資本自立一個藏榜。

    藏榜之人,才有可能進預備役。

    因為已經經過選拔了。

    至于上中下的區別,只因修行年歲之長短,差距太大,所以其實就是青中老三代的劃分。

    斐兮收集了三大藏榜的信息,交予眾人。

    ”自行了解,不必多問。“

    眾弟子頷首,拿了信息后一看,頓時久久吃驚。

    因為每一個藏榜九個名額,下品藏榜,天扈宗的第一元星光只排最后一位。

    哪怕慘敗于自家大師兄,但此人可不弱啊。

    竟只在下品第九。

    那他們這些外來的王國天才呢?

    當然了,他們說的不是自己,而是靖千塵閔畫樓這些...

    說起閔畫樓。

    “哎呦我去。”顏召的臉色忽然難看了。

    因為說曹操曹操到。

    “青丘姑娘,多日不見,你...怎如此虛弱?”

    捧著大西瓜的閔畫樓來了,一看到秦魚模樣,心疼的要死似的,一臉關切,快步跑來,就像是陷入愛情無法自拔的二傻子。

    無闕的師弟們對視一眼,齊刷刷站成人墻擋在前面。

    顏召主動去攔人,還沒攔住,對方身形一閃,完美越位。

    嗷嗷嗷好氣,再次嫌棄自己修為底下實力不如人!

    閔畫樓閃到秦魚面前....

    還沒說話。

    第五刀翎來了,橫過腰上的長刀,連刀帶鞘。

    “閔道友。”

    “誒?”

    “你覺得我這刀怎么樣?”

    “...”

    閔畫樓:“...”

    霸氣側漏,討厭!

    ——————

    閔畫樓還是沒機會跟秦魚說到話,因為有人來了。

    一個到場就讓鬧哄哄的人群都靜了些的人。

    也只有奔流洶涌的河流滔滔聲依舊。

    來者是誰呢?

    “百里修真百宗公認的第一美人。”

    “伏夏。”

    伏夏此女吧,冰山美人冷艷風。

    那是真的冷。

    千里飛雪似的,雪衣華發,容顏之盛甚至逼退了刀峽的荒寂跟兇戾,平添諸多美色。

    當然,這里美貌女修也多不勝數,只唯她一個碾壓....沒壓過無闕這邊。

    當她一出現,眾人第一時間為她留意,又第二時間留意到另一件事——無闕多奇葩,多逆襲之人,卻也多美人。

    那方有容。

    竟完全不在伏夏之下。

    ——————

    “美人之美,不入畫,難以比對,若要比對,必要同時在場即可,是春花秋月,觀之歡喜。”

    更歡喜哪一個?更覺得哪個最美?

    倒不是,伏夏也留意到眾人議論,側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無闕那邊人數不多一小堆,角落里,兩個女的站在一起,似在說些什么,都是側對著。

    似是敏感,察覺到眾人的注意力,那暖黃薄裙身段十分婀娜倜美的女子側身看來,看了一眼,笑了下,轉頭對另一女子說了話。

    那女子也才轉過身。

    對視了一眼。

    伏夏愣了下,心中微微起伏。

    但并無表態,只是略一頷首,后者也略一頷首,然后轉頭對那個女子也回了一句。

    伏夏是百里王國第一宗門下真傳弟子實力不錯卻最美之人,走哪都有一堆追隨者,但修行之人,這種事情勢必看得淡,所以她也沒太在意,到了紫煬宗那邊后,到了一個青年面前。

    “大師兄。”

    長孫云鴻一身紫袍,見她來了,略一頷首,問:“感覺如何?”

    什么感覺?她們兩個誰更好看?

    伏夏:“穩。”

    一個字。

    她覺得那個無闕的方有容,是一個穩到沒有破綻的人。

    ——————

    另一邊,秦魚說什么了呢?

    她剛剛看到伏夏來后,笑著說:”百里的風水甚是養人。“

    方有容回她的是:”的確,相比之下,我大秦無闕略貧瘠,活生生把師妹你養瘦了。“

    秦魚淡定:”總不會比師姐你瘦吧。“

    這對話很有內涵嗎?

    嬌嬌覺得她們開車了,他有證據,他在錄音!

    以后...嘿嘿嘿,給兮兮他們聽!

    兩人閑談,對伏夏這些天之驕女,也只是皮毛了解,想要照面就看破,不太可能。

    秦魚也沒那心思。

    因為她知道。

    ”下中上三品藏榜,其實在這里不必區分的。“

    ”因為都會來。“

    秦魚輕描淡寫,正努力消化打擊的顏召等人懵逼,接著,他們便見到了天邊四周時不時飛落下來的流光。

    中老年代的高手大佬。

    他們來了。

    ”難道...他們也參加?還是送人來參加?“顏召有些接受不良,企圖在這些高手身邊看到兒子女兒孫子孫女什么的。

    然而沒有。

    這群高手大佬們,顯然是為自己來的。

    他們到了河邊,懸于半空。

    氣勢雄烈,鎮壓河底猖狂的河妖。

    第五刀翎平靜掃過他們,”有人告訴過那么天藏之選只是給青年人意氣之爭?“

    “這是所有人的戰爭。”

    巨大的好處,不可限的未來,以及——給宗門帶來的絕對利益。

    連宗門的一些高手都會參加,只要他們滿足一定條件。

    什么條件呢?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