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雷法為王 > 第八十三章 與想象的不一樣
    維娜驚訝的看著伯恩,伯恩什么時候知道這樣做了的。

    治安官亞丁聽到服務員的話,臉色猙獰的說道:“我就等著。”

    然后亞丁就離開了,這名服務員來到這邊,還沒有開口,包不書就開口說道:“維娜,我們走,這餐廳以后不適合貴族來了。”

    服務員臉色一變,餐廳可是高級餐廳,就是城主也得給面子,服務員立即微笑的說道:“抱歉,先生,打擾您用餐了,這是我們的不對,我代表我們餐廳給您說一聲對不起……。”

    “算了,維娜,我們走吧。”包不書開口說道。

    維娜就站起來了,跟包不書離開了,服務員嘴角抽了抽,看著兩人離開,立即就去后面稟報去了。

    “維娜,我要去前線了。”出門之后,包不書開口說道。

    不等維娜說什么,包不書又說道:“維娜,你是一個好女孩,保重。”

    包不書說完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維娜驚愕不已,等到包不書消失,維娜才大聲喊道:“伯恩,你是要分手嗎?”

    包不書回到自己的住所,一處偏僻的地方的旅館,旅館樓梯狹小,踩上去吱嘎吱嘎的。

    閉上眼睛,包不書在腦子里面回想今天看到的東西,這個世界很龐大,有無數的世界。

    有教廷,就是神。

    主要就是光明與黑暗的戰斗,光明教廷這邊有不少的勢力,黑暗教廷那邊也有不少。

    職業就更多的,弓箭手,戰士,祭司,騎士,術士等等的,還有細分很多職業。

    另外并不是所有人都信仰神,術士就是一個例子。

    人類,矮人,侏儒等等。

    “原來那些神話也是真的,不過現在就是回地球,也沒有什么意義了。”包不書心里早就對那一絲牽掛沒有了。

    這么多年,后代人不知道還在不在。

    “現在要加入哪一方面呢?”包不書在心里衡量道。

    包不書伸手,捏著刺向自己脖子的一把匕首。

    “從你在街口的時候,我就看到你了。”包不書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瘦小的人。

    這人感覺渾身麻痹,一點都動不了。

    “說,是誰讓你來的。”包不書開口說道。

    這人感覺自己可以說話了,張口吐出一道銀光。

    這一道銀光直接打在了包不書的臉上,但是銀光被彈開了。

    包不書眼神冷了起來,手指捏著的匕首居然開始融化,這人想要叫,但是叫不出來,匕首融化,手消失,然后是手臂,身體,這人在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化作灰燼,但是不能發出絲毫的聲音。

    “麻煩!”包不書自然知道肯定還是那些死人的家屬背后搞鬼的,伸手在這人腦袋上摸了一下。

    “刺客工會?”包不書知道這人的來歷了。

    刺客工會,黑暗世界的的龐大組織,與盜賊工會并成為黑暗世界的兩大勢力。

    這里說的黑暗世界,就是黑市那種,私下里干壞事的。

    包不書也沒有理會。

    第二天包不書再次來到術法圖書館,然后又是一天。

    很多人都對包不書這樣做很好奇,但是看到包不書拿著書快速的翻看,就離開了。

    這些人都以為包不書是在尋找什么信息,包不書從歷史,到地理,然后到術法,煉金,能量藥劑方面的都看,當然也不是盲目的去看,一個種類選取最具有代筆的看看就可以了。

    神殿方面的并未看到有多少,有關神的信息,也很少。

    包不書能夠想到,肯定是與術法工會與這神殿關系不好有關系。

    “修煉方法與妖族的差不多,主要是激發血脈,不過這亡靈術士修煉的靈魂,但是沒有走在正途上。”包不書每天都在圖書館。

    至于說圖書館里面的限制,呵呵,包不書輕而易舉就破壞了。

    維娜一直在生氣,因為當時包不書的態度讓維娜太生氣了,維娜以為包不書要來找她。

    那知道半個月過去了,包不書都沒去找她。

    “伯恩!”維娜在術法協會圖書館外面等了接近半個小時,圖書館關閉之后,才看到包不書出來,開口喊道。

    “維娜。”包不書向維娜打招呼。

    還沒有等維娜說什么,包不書開口說道:“維娜,我明天就要去前線了,保重。”

    對于女人,包不書是拒絕的,主要是包不書是一個負責的人,但是維娜,包不書覺得不合適,因為維娜不可能活到包不書活的那個時間。

    維娜看著包不書離開,大聲喊道:“伯恩,當初你是怎么說的?”

    包不書根本不理會,頭也不回的揮揮手,離開了。

    第二天,包不書順利的拿到了結業證書,然后拿著推薦信,朝前線進發了。

    這里說的前線,就是黑暗教廷與光明帝國之間的戰爭,按照包不書來看,光明這一方處于弱勢地位,黑暗那邊要強大不少。

    主要是頂級戰斗力的差距。

    格林城到戰爭前線,有兩萬多公里,跨越五大帝國,數十個公國,王國。

    這是一條大路,路寬有十五米寬,這就是運送物資的主要通道。

    包不書日夜兼程,經過了半年,才到前線,這其實已經是足夠快了。

    “我是來報道的。”包不書拿出了推薦信。

    “喂,伙計,你這實力太低了,劍師在這里,都是炮灰。”巨大的城市,這里是在一座巨大的山脈后面,可以看到數十公里之外的大山里面,有一道巨大的峽谷,這就是黑暗與光明的交界的地方。

    兩邊都是阿爾卑斯山那種高大的山脈,從下面到頂部,起碼有兩三千米,就中間一道峽谷,可以看到巨大的足足有千米高的城墻,不,應該是說大壩一樣,在這大壩上,響起一陣陣的轟鳴聲。

    “圣戰!”包不書吐出兩個字。

    接受的人無語了,圣戰,你又不是教廷的。

    包不書被分配進了第二軍團三團九大隊五中隊三小隊,簡稱23953隊。

    徽章,然后是一套鎧甲,是那種板甲一樣的,武器包不書自帶的。

    第二軍團就在一邊的營地里面休整。

    一個小隊十個人,一個中隊一百人,一個大隊一千人,一個團三千人以上,一萬人以下,一個軍團最少都是三萬人最多達到十萬人。

    23953小隊居住在一起的,也就是一個房子里面,里面是宿舍,這里作為整個大陸最危險的地方,住的地方都在兩邊的山崖上。

    峽谷下面有兩千米的寬度,兩千米寬度兩邊就是所有士兵居住的地方。

    第一層有五百米高的筆直的峭壁,峭壁上面有一層五米寬的街道,在街道里面是一個個的石洞,這里就是居住的地方。

    街道臨近懸崖的地方有兩米寬,兩米多高的城墻,街道上擺滿了巨弩,投石機。

    包不書也是驚呆了,這里的人怎么說呢?

    普通人!

    沒錯,這片星域里面都是普通人啊,這也是讓包不書想要一探究竟的原因,在天庭那邊,人的實力就非常高,哪怕沒有到人仙,也比普通人要強。

    但是這邊就是普通人到神仆都有的,一等神仆,算是最低級的了。

    神這邊與天庭那邊是反的,天庭那邊認為一是最大,第一個出生,就是老大,后面小。

    神這邊是一最小,五等神仆是最高的。

    這也是包不書想要知道的,這里面肯定有其他原因的。

    這一層街道上面百米,還有一層,最上面還有好幾層,峽谷兩邊都是這樣建造的。

    這里常駐兵力有二十萬,另外還有三十萬其他人員,總共達到五十萬,這五十萬人的補給之類的全部都是后方供給。

    當然后面的世界大,最寬的人類世界有四萬多公里,當然了,這么遠的距離,后勤補給消耗也很大,說白了,一斤糧食,路上就需要消耗十倍。

    “新兵伯恩前來報道!”包不書找到了一個山洞,在門口喊道。

    “噢噢!”

    “噢噢!”

    “新兵!”里面的人紛紛的站起來。

    包不書直接封閉了嗅覺,太他么的臭了。

    “新兵伯恩,我是你的直屬上司,瑞卡隊長,這是萊茵副隊長。”隊長看了文件,其實就是那一枚徽章。

    “是,長官。”包不書其實隱約有些小興奮的,就像一個偽裝成大號的游戲人物,去新手村裝萌新欺負人一樣。

    “伯恩,進來吧,你的前任半年前剛剛死了。”瑞卡開口說道。

    包不書當然知道,因為身上的徽章是新的,這里的徽章后面有名字,來自哪里,因為有時候死了,尸體都沒有了。

    “長官,這是我從格林城給大家帶的一些小玩意。”包不書是什么人?人精。

    包不書把賣掉龍蜥的錢用來買了一個空間袋,里面有一些材料,還有一些酒水之類的。

    “金松子酒!”看到包不書拿出來一個漆黑的木桶,萊恩一下子驚呼起來。

    “什么!”

    “什么!”

    其余幾個隊友紛紛的湊上來。

    “莫卡山莊的,是莫卡山莊的,這一桶三十斤,起碼五百金幣。”萊茵仔細看了看上面刻畫的商標說道。

    “伯恩,謝謝。”

    “謝謝,伯恩,我叫維多。”

    “墨菲。”

    “安特斯。”幾人紛紛自我介紹道。

    “我提議,咱們晚上去暗羽酒館,讓那些娘們看看咱們的好東西!”萊茵抱著酒桶喊道。

    “干~死他們!”

    “干~死他們。”

    包不書算是明白了,這里為什么會有這么多士兵了,看看這山洞里面,酒,煙草,還有女人的氣味,這顯然就是一幫烏合之眾啊。

    包不書也明白了,為什么各大國家要自己建立騎士團了,就這種,菜雞互啄而已,分不出勝負的。

    “伯恩,小心一些,墨菲喜歡別人的屁~股。”瑞卡低聲說道。

    “謝謝隊長。”包不書開口說道。

    一桶好酒,就讓包不書輕易的融入了這個小團隊里面。

    暗羽酒館,就是這一條街道上的酒館,并且不止一家,這里有好幾家,有什么森林妖精,還有什么午夜香水等等。

    當然都是不正經的,正經的在這里沒有市場。

    這些建筑都在山洞里面,感覺稍微有些氣悶。

    不過包不書對這些舞女提不起興趣,因為包不書看到一名所謂的頂級的舞女,在一個小時之內,起碼陪同三人去了后面。

    干什么就不說了,酒館里面的味道包不書聞不到,就連聽覺也被封閉在一定的距離之內,不然的話……咳咳,角落里面就有一個舞女坐在一名士兵身上。

    晚上出了大風頭了,包不書反而沒有地方睡覺了,因為山洞里面有三個舞女……咳咳!

    包不書就在這街道上走著,街道長十三公里,街道的盡頭,是一面陡峭的懸崖。

    高度有數百米高,包不書跳上城墻,就看到了遠處的大壩,大壩也是分好幾層的,就像巨大的梯田一樣,在大壩上方,有能量波動。

    峽谷對面也是一樣的建筑,包不書并未動用神念,靠感知就知道周圍百米之內的距離。

    精靈弓箭手!

    矮人戰士!

    侏儒工匠!

    人類騎士,各個種族聚集在這里,就是為了抵抗黑暗帝國的軍隊。

    包不書第二天中午才進了山洞,因為那些舞女剛剛走,沒辦法……咳咳。

    “瑞卡隊長,咱們要訓練嗎?”包不書開口問道。

    “訓練,不,不需要訓練。”瑞卡開口說道。

    “不需要訓練,怎么配合?”包不書開口問道。

    “伯恩,如果你愿意請我們去吃一頓烤肉,那么我可以帶你看看戰斗是怎么樣的。”瑞卡開口說道。

    “好。”包不書答應了。

    瑞卡帶著包不書,其余的人也跟上,一行人來到這一層的最外面,這里就是上下的通道,是那種電梯那種,但是是斜斜向上的,不是筆直的。

    十幾分鐘之后,瑞卡帶著包不書出現在了最上層。

    “瑞卡,你這該死的,昨晚上有好酒怎么不加我?”

    “抱歉,那不是我的,是伯恩的,新兵,格林戰士學院出來的。”

    “嗨。”

    包不書一路上就看到瑞卡跟別人打招呼。

    走了十幾公里,瑞卡開口說道,看到沒有,戰士都在后面,前面的是術士,祭司,騎士,弓箭手,以及各種的戰爭器具,除非對方打到上面,不然我們就在后面待命。”瑞卡開口說道。

    “那么我的前任是怎么死的?”包不書無語了,在大壩后面,是一個巨大的漆黑的大坑一樣的地方,看不清楚,打敗上面有百米寬,大壩前面是投石機,巨弩等等的設施。

    “喝多了,晚上出來方便,結果翻下了城墻。”瑞卡聳聳肩。

    “……”。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