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次元經紀人 > 第外章.51 異世界的探尋人
    “隊長!我們已經把需要用到的木材搬運了過來!剛剛的工匠也準備好了器械,今天中午之后就可以開工了!!”

    “今天中午?這可不行,讓他們現在就開始工作,我們支付他們足夠的報酬!總之一刻也不能夠耽擱!若是有人不聽從命令,就直接關入大牢里面!!”

    “這樣……我,我明白了!這就去辦!”

    “不只是工匠,讓廚師們也速度準備好所有人的餐飲,另外從王都各處集結起來的醫師也全部派遣到西側的房間,那里有著傷員們安置的場所,必須有人處理才行。”

    身著沾染了泥土的臟污盔甲,顧不得清理的騎士團隊長之一不斷指揮自己的部下們,以便于迅速處理好之前戰斗帶來的各種問題。

    拜此所賜,王城各處除了原本的衛兵和侍從,不少的工匠、醫師也在活動著,都在為了完成自己的任務而奔波。

    望見這一幕的安茲正站在王城的高墻之上,而在外側的平民街區也布滿了人影。

    惡魔進攻王都的戰役以勝利告終,只不過冒險者和士兵們都付出了不少的代價,尤其是一些充當前鋒的人,他們大多受到了重傷。

    雖說偽裝成人類的惡魔本身沒有對王都下手,也沒有刻意攻擊平民,但是強強碰撞帶來的沖擊可是造成了不小的破壞。

    其中最嚴重的自然是王都正面的區域,大片林地被摧毀,連接城內的道路也布滿了坑洞和裂縫;更加糟糕的是,大地的龜裂痕跡甚至蔓延到了王都街道之上,以至于一部分民居如同遭受地震一般垮塌。

    因此除了拯救重傷者,更多的人還是參與到了建筑物的重建工作當中。

    墻壁的修復、道路的填補,這些看起來沒有危及到生命安全,可對于普通人而言,跟外界的聯系、交易是他們求生的方式之一。

    安茲很清楚這一點,就算在這個世界的他已經不愁吃穿,但過去身為人類的安茲是個每天辛苦勞作的上班族,如果讓他失去自己的工作,他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閣下!冒險者閣下!”

    輕柔的聲音來自于身后,轉過身去的安茲看到了裹著頭巾、身穿粗麻布裙裝的少女,她從籃子里面拿出了一份包好的食物。

    “請吃這個,我在廚房里面工作,如果肚子餓了可以叫我喔。”

    “你……”

    未等安茲把話說完,剛剛還在指揮部下的騎士團隊長便走了過來,他用高昂的音調吼著

    “退下!怎么可以給飛飛大人吃這種東西?!他現在是國王陛下的貴賓,到時候有更加高級的招待!”

    被嚇到的少女趕忙跑開,不過安茲卻抓住了她的手臂。

    “這名少女也是為我著想,我對此很感激。”

    “可是……算了,你速度退下吧,這次你做的不錯,反而是我們怠慢了。”

    被放開的少女向安茲點頭道謝,然后第一時間逃離了現場。

    安茲認為給他人一個好印象是不錯的做法,畢竟如此一來可以讓人卸下心防,而眼前的這名隊長顯然不懂得使用這樣的技巧。

    再度轉身面向城區,此刻的隊長也移動到安茲的右方。

    “飛飛大人,十分抱歉我們如此怠慢,因為最近發生的事情實在是有些超乎想象,所以無法立刻處理所有的事情。”

    “國王呢?”

    “剛剛我接收到了一份報告,國王陛下由于身體不適,正在御室里面修養,不過仍舊希望和您見上一面,同時那之后也會準備好干凈的房間跟美味的食物,讓您能夠好好休息。”

    “帶我過去。”

    隊長點了點頭,讓安茲跟著他往里側的區域走去。

    在之前的戰斗中,安茲跟合作人的戰斗引起了大范圍的沖擊,而這樣的沖擊也理所當然的影響到了年老體弱的國王。

    兩位王子和一位公主雖然相安無事,但國王在混亂中出現了不適癥狀,比如說中風等等,所以說無法在戰斗結束后立刻給安茲嘉獎。

    穿過了被戰斗的風波吞沒的庭院,可以看到里側的花圃大多變得東倒西歪,證明了此前戰斗的瘋狂程度。

    前方的隊長也不只是帶路,他在中途跟安茲搭話。

    “我知道冒險者里面有不少強者,卻沒有想過會有您這樣的超越常人很多倍的實力派,可以問問您的強大源于何處嗎?”

    面對一個擁有力量的人,這位隊長自然也想要獲得那份力量。

    安茲認為這個問題不好正常回答,不過他本身就打算隨便敷衍過去。

    “鍛煉跟實戰,僅此而已,只有腳踏實地的前進,才可以得到真正的強大。”

    “居然如此……不,這才是真正的回答啊,若是沒有付出,也肯定得不到與之對應的力量。”

    像是茅塞頓開一樣,這名隊長挺起胸膛,露出了一副自信的表情,說不定已經開始幻想自己變強的時候了。

    安茲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資格這么說……

    他的能力來源于游戲角色,雖說這個角色也是自己耗費時間和精力才能夠如此強大,問題在于那個時候的他不用承擔任何生命風險。

    而這個世界……

    哪怕存在著死者蘇生的法術,也不是誰都可以隨便使用的,代價遠比游戲大得多。

    只是安茲不會因為這個問題而迷茫,無論如何解釋,都不會對他造成影響,也不會改變他的目的。

    要守護納薩力克,同時想辦法調查清楚這個世界的真相。

    “我們到了,飛飛大人,國王陛下就在前方走廊的盡頭。”

    “辛苦你了。”

    “是我的榮幸。”

    安茲也沒有墨跡,他徑直朝著前方的居室走去。

    很快就抵達了門口,這是一扇精雕細琢之后手工打造而成的門扉,整體散發出一股特有的清香。

    真不愧是國王。

    在心中想了想的安茲動手敲響大門,他也很快得到回應。

    “進來吧……”

    咔嚓!!

    門扉被打開,而負責開關他們的人是兩名全副武裝、身高超過兩米的健壯騎士。

    進入房內的安茲還沒說話,病床上的國王便命令兩名騎士從房間內離開,去外面待命。

    “為何愣著?飛飛閣下若是要對我不利,一開始就直接動手了,何必大費周章。”

    兩名騎士立刻行動起來,這次沒有絲毫怠慢。

    床尾的位置有一張椅子,國王也讓安茲坐了下去。

    咳嗽了一聲,靠在枕頭上的國王用有些低沉和嘶啞的聲音開口說道

    “最初以為里·耶斯提杰王國會就此走向終結,畢竟葛杰夫輸給了敵人,還是徹底的慘敗,當然我也知道他拼盡了全力,但奈何敵人太強;不過你,飛飛閣下,你改變了里·耶斯提杰王國的命運,成了拯救他的英雄,這份功勛值得豐厚的嘉獎!”

    “國王殿下,這是我的榮幸。”

    “嘉獎的問題,由你自己選擇,只要本王可以滿足,都會為你準備。”

    這樣的承諾不得不說有些夸張,安茲也因此知道了這位國王的目的。

    畢竟是在位幾十年的一國之主,不可能會在這樣的情況下放棄一大助力。

    “可否繼續聽我說下去呢?飛飛閣下。”

    “請說。”

    “葛杰夫戰敗,王都也受到了重創,就連冒險者公會當中最強的隊伍也沒有贏取勝利,只有你……只有你擊敗了敵人的頭目,驅趕了所有妄圖進攻王都的惡魔,保護了王國的一切;現如今騎士團的戰士們士氣大挫,這樣的情況無疑會讓敵人抓住漏洞,因此為了讓他們恢復起來,本國需要一個英雄。”

    也就是說,國王停頓了一下,醞釀了三秒鐘的他話說出重點。

    “我希望你可以成為王國的第二位戰士長,如果葛杰夫恢復過來,你們能夠一起統領王國的戰士,為了未來的勝利而戰。”

    “戰士長?國王殿下,我想我不是這塊料,還是冒險者的身份適合我。”

    安茲委婉拒絕,畢竟他目前只是打算合作,沒有跟人類結盟的打算,因為那會讓自己更加的矚目。

    這次為了王國而出面,主要目的是獲得他們的信任,以便于這之后自己可以在暗處讓王國的兵力行動起來。

    說白了,安茲不是為了登上世界的舞臺而戰,至少現在還不是時候,他目前不過是想要一個不錯的傀儡罷了。

    沒人會控制著傀儡走到臺前,那不是聰明人的舉動。

    安茲了解過這個世界,他跟印象中的游戲世界有很大的區別,意味著大概率存在棘手的敵人、狡猾的惡魔,所以悶聲發大財更加容易活下去。

    即便是自己在此刻擁有了強大的力量,也不代表著會一直勝利下去。

    這次的穿越者便是最好的證明。

    想到這里的安茲聽見了國王新的發言。

    “飛飛閣下,我只是需要你出一份力,就算并非長久也可以,這期間可以為你提供你想要的一切,前提是我做得到的話。”

    “我可不敢跟國王殿下奢求什么。”

    很顯然,國王不打算放過自己這個戰斗力。

    有句話是這么說的———擊敗了魔王的勇者在人們眼中,已經跟怪物沒有區別。

    畢竟隨便放火殺人、意圖征服世界的魔王就是依靠強大的力量為所欲為,而擊敗了魔王的勇者,豈不是更加的威脅?

    “容我考慮一下。”

    “無妨,你退下吧,我要休息了,這次……感謝你的傾囊相助,飛飛閣下。”

    “這是我該做的。”

    安茲起身離開,這時候的國王補充了一句

    “里·耶斯提杰王國需要你這樣的‘未來’。”

    “好的。”

    這是個不錯的結果。

    安茲笑了起來。

    這個國家,馬上要成為他的傀儡了。

    ————

    砰砰砰!

    吱嘎吱嘎吱嘎!

    顧武聽著王都之內響起的聲音,看樣子在前不久的戰斗結束之后,人們已經開始了修復工作,重新建好墻壁、補好坑洞,盡可能還原曾經的樣子。

    為了不被外出檢查周邊區域的騎士們發現,顧武特意在四周展開了一個結界,可以避開那些騎士的搜尋,隱藏眾人的氣息。

    不過結界內部的各種氣息還是很明顯的。

    比如說殺意、敵意,還有經常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它們分別來來自于夏提雅、雅兒貝德跟迪米烏哥斯,只有科塞特斯沒有一直仇恨顧武,他反倒是很在意王都之內的安茲的情況。

    阿爾泰爾之前就跟迪米烏哥斯見了一面,不過她跟顧武談話的時候,對前者的評價只有一個——不值得的相信

    顧武認為阿爾泰爾說的沒錯,守護者里面最危險的人當屬迪米烏哥斯,畢竟這家伙不僅擁有力量,還擁有頭腦。

    在此前提下,顧武和阿爾泰爾都提防著守護者們,以防止他們突然發起攻擊。

    收回目光,活動起身子的顧武認為時間差不多了。

    “我們可以進去了,阿爾泰爾小姐,我想安茲先生已經解決了他的問題。”

    “顧武閣下,關于你剛剛的問題,那就是你們的目的嗎?”

    迪米烏哥斯在此刻開口,顧武則是肯定地點頭,畢竟這并非要隱瞞的事實。

    大約十分鐘之前,顧武問了問四名守護者同一個問題:是否有碰到一個實力強大的人類,從人類那里是否有得到東西。

    面對這個問題,雅兒貝德是拒不配合,夏提雅則是在他人勸說之后搖頭否定,表示自己沒有碰到那樣的人類,就算真的碰到了,也會將其殺死吃掉。

    科塞特斯也沒有遇到過,因為在此次出門之前,他基本上都待在納薩里克大墳墓當中。

    最后一個迪米烏哥斯跟上面的兩位守護者一樣,不曾撞見過人類,畢竟實力強大的對手他一定會記住,更別提是人類了。

    除去雅兒貝德一無所獲,顧武也認為雅兒貝德不清楚,畢竟她比起其他人更加的‘宅’。

    “看來那個失蹤的人對你很重要。”

    “其實我也不知道算不算重要,因我們素未謀面,所以隨便一個人站出來承認我都可能相信,只是那個人必須很強才行。”

    顧武沒有在此處和他們繼續閑聊。

    “我們要進入王都了,四位請自便吧。”

    動用能力,顧武和阿爾泰爾一同消失在了空間當中,直接傳送到去過的王都內的街區。

    剛剛在城外聽到的聲音變得十分清晰,顧武也隨之行動起來。

    “那個穿越者有沒有聯絡?”

    “說曹操曹操到。”

    顧武拿出了通訊用的道具

    【我們見上一面吧,顧武先生。】

    “正合我意。”

    現在開始,終于可以期待一下結果了。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