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我的魔法時代 > 20.初臨海淵之城
    于是在接下來的旅程里,精通迦娜語的賈斯特斯成為了贏黎語言復讀機,他開始嘗試著接近居住在拉瑪斯海獸身體里面的迦娜族人,由于他知道很多人類的見聞,也很清楚瓦絲淇位面上迦娜人的生活狀態,可謂是見多識廣,為人談吐不僅幽默風趣,出手還很大方,經常會拿出一些小禮物送給部落里的迦娜族孩子們,所以只用了大半天的時間,賈斯特斯就與這群迦娜人變得非常的熟絡。

    我也曾試圖接近這些迦娜人,但無論怎么樣做,那些迦娜人對我都有那么一層警惕與試探,他們不會輕易的透露內心想法,那是種族之間的一種隔膜,無盡之海的迦娜人與羅蘭大陸格林帝國人雖然戰火已經徹底平息了,但是那些潛藏在骨髓里面的敵視,讓我們這些格林帝國人與無盡海的迦娜人不會輕易信任對方。

    這里的迦娜人與瓦絲淇位面的迦娜海族有很大不同,瓦絲淇位面的迦娜海族對我們表現的很友善。

    帕萊斯蒂納省的門薩家族進入瓦絲淇位面這么多年,從未與瓦絲淇位面的原住民發生沖突,主要這些原住民居住在海底,而門薩家族只是占領遼闊海域里的那些海島,門薩家族與瓦絲淇位面的迦娜海族無任何利益沖突。

    在隨后的位面戰爭中,無面者軍團的入侵迫使瓦絲淇位面的迦娜海族與門薩軍團聯合在一起,大家共同抵抗無面者軍團,于是瓦絲淇位面的格林帝國人與迦娜海族建立了初步的信任,隨后迦娜海族將迦娜公主芭芭拉嫁給門薩家族在瓦絲淇位面的當權者,原本是鮑里斯.門薩,但是那位鮑里斯.門薩在瓦絲琪位面做了一件相當愚蠢的事情。

    在位面戰爭時期,門薩家族一度遭受了很大挫折,門薩公爵和門薩家族主力騎構裝騎士團被困在另一個新位面里面,就誤以為是自立的最佳時期,于是摧毀了加拉帕戈斯城與伊格納斯城的傳送之門,試圖將瓦絲淇位面獨立出去,就是在這樣的逆境之中,諾亞.門薩湊巧解決掉了門薩家族近幾十年里最大的危機,成為了門薩家族在瓦絲淇位面加拉帕戈斯城信任執政官,這也意味著在未來幾年中,諾亞將會逐步接管瓦絲淇位面,成為門薩家族中少數擁有實權的核心成員。

    諾亞將會在皇家魔法學院畢業之后,迎娶瓦絲淇位面迦娜公主芭芭拉,徹底與瓦絲淇位面迦娜人建立穩固的同盟關系。

    話說格林帝國安琪博爾德皇室與無盡海的迦娜族也曾經有過這樣一段蜜月期,當初格林帝國皇室的三公主嫁給了無盡之海的迦娜之王,當時迦娜海族與格林帝國還是能夠和平相處,迦娜人讓出了格林帝國全境的海岸線,那時候格林帝國南北各大海港之間可以通航,海上貿易讓格林帝國的沿海城市迅速發展起來,海音絲城也是在那短期間迅速崛起。

    海音絲城最初的雛形原本只是一座海上礁石上的燈塔,就是圣像之門那座法師雕像上面的燈塔,當初只是孤單聳立在礁石如同巨大煙囪一樣的圓形高塔,法師雕像和騎士雕像是后來海音絲城成立之后才修建的。

    至于格林帝國人如何建造的海音絲城,這與無盡之海的迦娜族有莫大關系。

    眾所周知,在海音絲城下面,承載著整個城市的是數以萬計從海底延伸出來巨型石柱,這些石柱才算是海音絲城的基石,海音絲城所有繁榮都是建造在這些基石之上,而這些海底的基石則是由幾十萬無盡海的迦娜人建造的,當初為了作為迎娶安琪博爾德皇室公主的聘禮,迦娜族君主下令修筑了這座象征著格林帝國人與迦娜人友誼長存的海上城市。

    可是帶有諷刺意味的是,格林帝國與無盡海迦娜人的友誼并未維持多久,由于安琪博爾德家族最后一位遠嫁到海淵之城的那位公主嫉妒迦娜海族大公主的美麗,偷偷的毀掉了迦娜公主艾瑞利爾的容貌,然后偷偷跑回海音絲城,致使迦娜海族與格林帝國的原本就有了無數裂痕危危可及的關系徹底決裂,這也成了迦娜海族與格林帝國海音絲城之戰的導火索。

    在帝都的時候,我對于海音絲城的最段歷史還不算太了解,但是當我走進海音絲城之后,在走過的地方陸續看到一些迦娜人留下的痕跡,最么多年過去了海音絲城依然還沒有任何改變,海音絲城很多地方都證明了無盡海迦娜人是多么強大的種族。

    在我看來,當初那位格林帝國公主想要毀掉的絕對不僅僅只是迦娜大公主容貌那么簡單,最初的目的恐怕是想殺死這位迦娜大公主。

    這位迦娜大公主在出生之后,受到了無盡之海七位力量最強大的海妖們的祝福之語。

    七位海妖大巫讓迦娜公主艾瑞利爾擁有美貌,智慧,力量,心靈,愛情,權力,也就昭示著艾瑞利爾從出生那天開始,就被內定為無盡之海的下一任君主,這也意味著無盡之海的迦娜海族即將擁有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女王,她擁有傾國傾城的美麗,也擁有統御七海的權力。

    只是我不明白這位迦娜大公主后來怎么就嫁給了七屆海的君主?

    至于海音絲之戰……

    海音絲城在因紐斯行省東部海域,費文波朵拉山脈將海音絲城環抱其中,格林帝國歷史上與迦娜海族發生過數次戰爭。

    格林帝國人在費文波朵拉山脈東部修建了無數永固防御工事,并且在工事上建了數座魔導大炮的炮臺。正是這些魔導炮讓迦娜海族軍團吃足了苦頭,守衛在費文波朵拉山上的這些守衛軍也正是南風軍團最初的雛形,后來這些軍團被安琪博爾德皇室掌握之后,便改名為南風軍團,與北境省份史洛伊特省的北風軍團遙相呼應。

    詹姆士親王統帥南風軍團這段時期,他最讓人佩服的地方就在于他從來沒有倚仗費文波朵拉山上那些魔導炮來打敗迦娜軍團,他讓南風軍團主力重甲步兵團駐守在海音絲城內海邊緣的大海堤上,僅僅憑借這些重甲步兵團就擋住了迦娜軍團的攻勢,這才是詹姆士親王最厲害的地方。

    格林帝國一直流傳著海音絲之戰結束,是因為贏黎做出了最大的犧牲,將絕世的容貌還給了迦娜族大公主,海音絲之戰才因此平息下來,可我總覺得,當時很可能無盡海的迦娜海族軍團也不想打了。

    事實上,賈斯特斯并未能從這些居住在拉瑪斯海獸身體里的迦娜海族身上獲得多少游泳的信息來,因為這支居住在拉瑪斯海獸身上的迦娜海族平時也很少接觸外面的世界,他們世世代代生活在這里。

    與一些古老家族世世代代的守護者一樣,他們也是拉瑪斯海獸的守護者。這些迦娜海族在這里每天需要做的就是清理海獸拉瑪斯身體里面的寄生蟲。

    海獸拉瑪斯雖然擁有強大的力量,但是對于那些寄生在它身體里面的一些寄生構造體、血肉蠕蟲這類的生物,根本沒有辦法對付,所以海獸拉瑪斯與迦娜海族有一些契約,那就是由迦娜戰士進入拉瑪斯的身體,清理這些寄生體,但是海獸拉瑪斯也要為娜迦海族服務,這是一種常見的雙向魔法契約。

    這些迦娜人就是海獸拉瑪斯身上的清潔工,而且他們世代生活在這兒,大概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這里的迦娜人很少到外面去,它們唯一獲得信息的途徑就是聽一些外來的旅者們講述外面的故事,在此之前,大概一直是無盡之海的迦娜人為他們講述外面的世界,它們對此并無新鮮感,賈斯特斯在格林帝國的帝都生活過一段時間,而且作為海妖后裔,他可以站在迦娜人的視角,描述他眼中的格林帝國。

    賈斯特斯的到來,正好滿足這些迦娜人心里面好奇,他為這些迦娜人帶來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同時也從側面得知了一件事:

    迦娜公主艾瑞利爾的死,引發了無盡海與七屆海迦娜族之間的內部戰爭。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并不是無盡海的迦娜君主要為姐姐報仇,無盡海的君主只是被迫應戰。

    而那位七屆海的迦娜君主之所以向無盡海迦娜海族宣戰,則是因為艾瑞利爾公主手中的一頂皇冠,據說那是一頂擁有神奇力量的皇冠,艾瑞利爾離開七屆海的時候帶走了這頂皇冠,七屆海的君主認為在艾瑞利爾公主死后,這頂皇冠應該是落入無盡海君主的手中,并因此向無盡海君主討要。

    一方死了親姐姐,另一方丟失了一件重寶,雙方都在互相指責,尖銳的矛盾根本就沒有什么可以解決的方法,那就開戰吧。

    ……

    我們在海獸拉瑪斯的身體里居住了三天,這三天的時間對我來說異常奇妙,那是對于水元素奇妙感悟。

    我天生擁有很強的魔法感知能力,對于身體周圍所有魔法元素都異常敏.感,所以也能感受到海獸拉瑪斯身體里的水元素,這位強大的魔獸身體里面像是擁有一座不完整的生成水元素的法陣,它不僅需要從海洋里面汲取大量的水元素魔法力,本身還擁有創造水元素的能力。

    憑借著這點發現,我意識到這只海獸拉瑪斯應該至少是一只六級海獸,因為只有這種層次上的海獸才可能接觸到羅蘭大陸上的法則之力,它也是憑借掌握一點點法則之力,才能在自己身體內改造出這樣一座法陣,盡管這座水元素生成法陣有很大缺陷,但是創造與借用本身就是兩種性質的事。

    對于我們這些水系魔法師來說,通過冥想從外界汲取水元素魔力,并且將之儲存在魔法池內,這種間接借用是最為常見的汲取魔力的方法,只是一旦成功突破二轉成為高級魔法師之后,這種通過冥想汲取魔法力的方法將會徹底的改變。

    水系魔法師突破二轉的唯一途徑就是需要領悟‘水元素之體’,并且在元素世界里與一只水元素精怪簽訂一份魔法契約,這樣一來,在戰斗的時候,當魔法師使用一些小型群體魔法的時候,就算經過反復精煉過的魔法池,里面魔力依然不夠維持這些超耗藍的群體魔法,這時候,元素精靈伙伴的作用就會彰顯出來,它們將會變成法力汲取器,從周圍的環境里不斷汲取周圍的魔法元素,而魔法師本身也需要進入‘元素之體’的狀態,以身體為橋梁卻接收這部分從外界涌入身體里的魔法,從而維持自己剛剛施展的群體魔法。

    因此就算是二轉高級魔法師,也沒有海獸拉瑪斯身體里這種創造魔法元素的能力。

    只是對我來說這三天旅行的時間真的是太短暫了,我還沒有摸到水元素生成法陣的任何一點有用的魔法知識,海獸拉瑪斯就已經將我們護送到了海淵之城,隨后迦娜海族加勒大使便帶著一隊迦娜勇士來到我們的帳篷前面,邀請我們一起從海獸拉瑪斯的身體里走出來,進入迦娜海族的海淵之城。

    重新經過海獸拉瑪斯食道的時候,我發現出去的時候,這條路明顯比進來好走一些,大概是因為上次進來的時候,海獸拉瑪斯剛剛進完食,而這次它潛入深海之中,大概有幾天沒吃東西了……

    我們一行八人跟隨著迦娜海族加勒大使從拉瑪斯海獸的喉嚨里走出來,踏著柔軟的舌頭,經過如無數巨型鐘乳石柱一樣的牙齒,踏上快巨大而平整的巖石上。我隨便的打量著四周,這里有一座圓拱形魔法光罩,光罩將差不多有足球場大小的空間罩住,海獸拉瑪斯的頭顱就是從光罩底下伸出來。

    光罩穹頂上點綴著無數細微的光點,光罩外面的海是一片漆黑無比的世界,透過光罩看不到任何東西,光罩里面生長著一些發光的植物,光罩里面的光亮度差不多就像是帝都的黃昏,太陽完全消失在馬扎羅山巔,陰影籠罩帝都城那一刻。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