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女生宿舍第一部 > 女生宿舍第一部第7部分閱讀
    層,大概有幾十位之多。

    而那些員工,看到他們的頂頭老板周昕,非常熱心的給我介紹他們公司,投射到我身上的異樣目光特別多,還看到有不少人在竊竊私語,似乎在猜我是什么樣的人,為什么他們老板會這么熱心接待我。

    逛完業務區以后,又帶著我逛六樓的機房,里面除了十幾臺看得出來像是電腦螢幕一樣的東西之外,還有其他的許多電腦硬體設備,占滿了整間樓層。

    而里面也有十來位技術人員,正在檢查機房軟硬體的狀況,有著站在硬體設備前,有著坐在電腦螢幕前。

    “哇靠,這里該不會就是你這間公司、游戲伺服器的中央電腦機房吧,好大啊!”我驚嘆著眼前壯觀的景象,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么龐大的電腦硬體設備。

    “嗯!不過,這個機房算小了。走吧!這里沒什么好看的。”周昕點點頭,沒逛一下子,又拉著我走往電梯,上到七樓。

    而這一層也有一半的空間,被電腦硬體設備占據,此外還有許多書籍、海報、制圖室、電腦室,以及一面近百吋的電視墻壁,天啊!看起來真高檔。

    這邊光眼睛所見的電子科技,就遠比姨丈那間研究所里的,還要高上不知道幾倍。

    這一層工作人員的人數是最少的,只有九個人,工作環境也是最好的。照這么看來,這九個人,八成是這間公司的菁英群了。

    “嗨,小妹,今天怎么有空來?”其中一名帶著老氣眼鏡的短發男子,注意到我們,交代旁邊人幾句話后,走過來打聲了招呼,神色帶著疲倦。

    “哥哥……我記得我前天就說過,今天要帶我的朋友過來一趟,你忘了嗎?”

    聽到周昕這么說,這位短發男子眼睛亮了起來,精神隨之一振。不過,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人是周昕的哥哥,現在仔細看還真的有點神似,不知道周昕她老哥,是不是也遺傳到他們家族那惡魔的本性。

    “啊!對了!我忙到差點忘了。那么這位一定是項羽先生了,很高興認識你!我看過你設計的‘羽翼’了,雖然之中有不少的缺陷,但里面基礎系統設計得非常棒,之中還有不少地方,我們研究了許久都難以理解,實在相當的深奧。”

    我連嘴巴張開的機會都沒有,他又開始一連串的說下去。他看起來好像非常興奮。

    “所以,我們非常希望能跟你合作,一起開發制作這套人工智慧系統。你先別忙著拒絕,讓我來介紹我們團隊中的人才,還有資助我們團隊的財團,你再做決定也還來得及……”

    “呃……等等!先給我一個說話的機會。”我看還是打斷他的話比較好,要不然,我怕他會說個沒完沒了。

    “啊!你不愿意嗎?條件好談啊?就算你想要把小妹娶回家,也沒問題,對吧!小……妹……”周昕她哥又說了一堆,不過,話還沒說完,他人像是看到什么鬼東西,話突然就停頓了下來。

    本來我還覺得挺奇怪的,但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只看到周昕那可愛又燦爛的招牌笑容……

    “呵呵,哥哥,你知道什么叫做言多必失嗎?不如先聽一聽,阿羽怎么說啊?”

    “呵呵,小妹說得對。我還是先聽聽阿羽怎么說好了。”

    原來她哥哥也是受害者之一。

    在經過一陣溝通以后,我才知道,原來那天周昕在看過我的“羽翼”后,隔天便把羽翼的系統從我的電腦py一份,拿到公司給她哥哥的團隊看。她哥年紀大他七歲,叫周博謙。

    標榜人工智慧的程式在市面上有許多,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設計為基礎的雛型系統,也就是編寫人工智慧的判斷邏輯程式,再其次才是灌輸在里面的資料與連結系統。

    也許是因為沒有接受過“正式教育”,而是自行看書學習的我,所以在編寫時,變成與他們完全不相同的邏輯概念,與編寫方法,因此他們才會看不懂,我是如何編寫“羽翼”的內碼程式。

    其實,我在看到周昕公司的硬體設備時,心中便有了一個想法,要是我有了這樣的硬體設備,那“羽翼”便能有足夠的空間繼續發展下去。所以聽到她老哥這么說,我立即心動起來,本來想馬上答應,不過考慮到過幾天,打工那邊的休假馬上就要結束,因為生計的問題不能不做。

    周博謙聽了差點笑翻,罵我無知,他告訴我,要是真的開發出人工智慧,別說普通生計問題了,就是斷手斷腳躺在床上,也能吃香喝辣的過一輩子。聽他這么說,好像很有道理,不過我更怕在開發成功以前,先餓死在街頭。

    商討到最后的決定,他們聘請我作為特別顧問,拿一份薪資,除了需要隨傳隨到之外,一個星期只需要到公司露個兩、三次面就行了。打工的地方,周昕會幫我處理辭職手續。

    不過,在與他們聊過一會后,我也發現要學的東西還很多,而這邊正是非常棒的學習地方,不只書籍夠多,而且還有許多職業級的人才可以請教。

    我與周博謙的團隊人員聊了許久,才發現不知不覺把周昕冷落在一旁,雖然她只是靜靜的坐在一旁,悠哉的看著我們一群人忙東忙西,但似乎也沒有露出無聊的神色。

    不過,也正好看她反正都是閑著,我就把放在背包里的小白交給她照顧,而我就可以專心跑去,混入周博謙的團隊里互相交流。

    在一切事項大致抵定以后,已經晚上十點多了。我便搭著周昕便車,準備回宿舍。

    “對了!有件事我覺得很奇怪,你那間公司不是網路游戲公司嗎?為什么周博謙的團隊會對我的‘羽翼’感到興趣?”

    “我哥哥的團隊,并不屬于我公司里的人員。他們是專門研發設計軟體、偶爾會客串駭客的團隊。我只不過找他到臺灣幫忙我設計游戲軟體,對他們來說,把既有的東西制作成游戲軟體,就像吃飯那樣簡單。”

    “呃……駭客……”

    “對了!你這星期日有空嗎?”周昕突然有此一問。

    “我社團有事耶。問這個做什么?”

    “沒什么,只想找個苦力幫我提東西而已,我想要買校慶需要用的東西。不過,下星期日總該有空了吧!是我們學校的校慶,我的社團那天有擺攤喔,想不想進來看看啊!”

    “呃……不好意思,那天我也有事……”

    她看起來很不高興,她似乎從沒被人這么拒絕過。

    “呃……我說的是真的,這兩個星期日,我都和人約好了。”

    周昕把車停下來,突然對我這么說道:“打開車門。”

    我沒搞懂她在想什么,不過我還是照她的意思打開車門。“做什么啊?哇勒!”

    話還沒說完,就被她推下車,并迅速的關好車門,開車走人,動作非常迅速流暢,看來她這一招非常熟練。

    我人才剛從地上爬起身,她的車子已經開得不見人影。真不知道她在發什么小姐脾氣。

    “呃,看來只好招計程車回宿舍了。”

    不過,當我人才剛到達宿舍時,周昕的那支手機收到了一封簡訊。

    “不管!反正,下星期日早上七半點,你一定要到我學校的門口等我!”

    第九章 晨探鬼舍

    “好的,謝謝,過兩天我就會準備搬進去。”我拜別了新房東,走出他家的大門。

    花了一整個早上,騎著摩托車到處找房子,最后才決定租下位于那間貴族學校附近,一棟公寓里的房子。

    訂金都已經付好,打算等到搬入后,再一并繳清房租。

    這一棟公寓只有四層樓高,一層樓也才二十來坪,雖然與欣姨那棟公寓相較,算是相當狹小,但只有我一個人住,也算挺寬廣的。

    本來打算馬上回到舊宿舍打包,卻正好接到劉蕓妃打過來的電話。只有她的電話不接不行,雖然現在她斷了條腿,但我絕對可以保證,只要切斷通話,她即使是用爬的,也會沖過來賞我一拳……

    “喂!項羽,你人在哪里?我找人過去載你。”

    “呃……有什么事嗎?”無論是接誰的電話,我總是會用到這句話。

    “那還用說!當然是特訓啊,我可沒忘了與那臭家伙的約定呢!而且過了這么多天,你的傷應該好得差不多了吧,別想用受傷來逃避訓練!”電話中的她,聲音聽起來相當有活力,一點也沒有失戀的樣子。

    “好!叫你的人在你學校大門對面等我,我馬上過去。”這次我倒是毫不猶豫的答應她,一來是因為自知真的該好好訓練自己,二來也是想借機看一看她的情況。

    “這么干脆!你……沒傷到腦子吧?”她語氣中帶著驚訝。

    “呃……”雖然先前我對她的態度,總是處處推托、心不甘情不愿,不過,還真沒想到她會拿這點來損我。

    搭著劉蕓妃派來的車,司機依然是上次那兩位壯碩大漢,他們還是一臉嚴肅的開著車。而我也不知道該聊什么比較好,就這樣一路沉默到市區外一處大宅的庭院里,也就是劉蕓妃的住家。

    直到下車時,那兩名壯碩大漢嚴肅的神情才有了些松懈。其中一名較為消瘦的男子走到我的面前,我馬上露出警戒的神情,因為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我下意識覺得能待在劉蕓妃身邊的人,都非善類。

    只見,他用著低沉的聲音對我說:“你是目前唯一個能坐上小姐專車,而且還能來到這里的男性朋友。可能對小姐來說,你算是特別的人吧!其他的,我們也不便多說,只希望你能多多照顧我們家小姐。”

    這位仁兄怎么會突然想到要說這些話?雖然聽起來,感覺很像戲劇里的某某下人在真情告白,但他八成不知道我與劉蕓妃之間的事情吧!知道以后,大概就不會這么說了。

    我心里是這么認為的。

    “啊?好的……”但,事實上我不讓你們家小姐照顧,就很不錯了。

    那兩名壯漢嚴肅的表情,難得的對我笑了一下,以表示他們的善意。

    “這邊請。”較為消瘦的男子,帶著我走入屋內。

    屋里相當寬敞,有點西式度假別墅的味道,不過,目標地點不是屋內的房間,而是另一頭較小的庭院。

    十幾坪的小庭院里,立滿了訓練用的器材,沙袋、木人架。

    劉蕓妃穿著一身輕便的短袖、短褲的運動服,秀長健美的右腿包扎著繃帶,架著兩根拐杖,緩慢的在庭院里移動,看起來應該是想自己做些運動。

    雖然行動不是很方便,但她的神情倒是顯得很愉快。

    那位較為消瘦的男子說道:“小姐,您的朋友來了。”

    “辛苦你們了。”

    兩位壯漢向劉蕓妃點點頭后,便自行離去。

    “項羽,來吧,跟我去拿訓練用護具。”劉蕓妃架著拐杖,帶頭走出去。

    我點點頭。現在看到她,也不知道要說什么,正確來說,應該是不知道該用什么語氣和她說話。

    以前我很討厭這個人,甚至還有點害怕她,但現在那種感覺已經消失,而是還帶了點好感,前后的差別實在很大。

    我沉默的跟在她身后,經過了這棟大宅客廳前的走道,而里面正好坐著一群人,似乎在討論什么事情,聲音相當的大。

    我好奇的往里面瞧一瞧。

    廳里面很清楚分成兩邊人馬,一邊是劉日作與他的屬下,另外一邊人數比較少,只有六個人。

    廳里面唯一坐著的兩個人,就只有劉日作與另外一邊的一個年輕人,剩下的人分別站在兩人身后,可以看得出來,那名年輕人應該是另外一邊的領導人。

    那名年輕人,年紀大概三十歲左右,一頭長發染著搶眼的亮綠色,體格頗為瘦弱,就跟我差不多,面容卻相當的俊美,只是那染的滿頭綠發實在很難看。

    而再仔細看,我才發現到,屬于綠發男子那一邊里有個熟悉的人影,就是在大廳燈光照耀下特別耀眼的光頭兄。

    再仔細認,我馬上認出那個光頭,不就是在漁人碼頭、賞我一記愛的全壘打的家伙嗎?他好像叫什么帝龍幫的流氓不是嗎?他怎么會在這?

    “劉蕓妃,你知道和你爸爸在談事情的人是誰嗎?”

    我快走幾步,跟上前頭的劉蕓妃。

    “那群色家伙好像是‘帝龍’保全公司的人,今天找我爸爸,應該是談加入軒轅集團的事宜。”劉蕓妃露出厭惡的神情,火氣似乎也上來了。

    聽到她這么說,我猜想,八成又是那個地痞色光頭干的好事。只希望這個沖動的女人,不會把火氣轉而發泄到我身上來。

    “加入軒轅集團?你們不是家族總體經營的嗎?”

    “是沒錯。不過,從很多年前,就開放讓外來人加入集團,改采投票式的董事會經營模式,我們家族的人在董事會里,仍有過半的席位,還能夠控制集團的走向。像我那天帶你去見識的那場宴會,所見到的育盛,他父親的公司就是從前外來集團加入我們軒轅集團,而不久之前還當上了我們集團的總裁,不過……”劉蕓妃說著,神情顯得有些落寞起來。

    “呃……原來如此。”不過,看起來好像失戀得很嚴重,也許,過一會兒去問問劉日作發生什么事情,這樣我才知道對于什么事情要保持緘默,別太多嘴。

    只是,既然讓我發現那個光頭的存在了,是不是該找個機會,回報一下他的那一記“恩惠”呢?不,是一定要!嘿嘿。

    “別管那些人了,跟我去拿訓練用具。”劉蕓妃沒好氣的說道。

    我點點頭,默默的跟在她身后,滿腦子在想的都是該如何找機會,回報恩惠給那個光頭地痞。只是,最后想來想去,還是沒什么好辦法,看來我與周昕相比真的差太多了,這方面的東西我還是學得太少了。

    晚上,已經被劉蕓妃操個半死的我,回到宿舍,差點沒有力氣爬回到自己的房間。這一次,由于劉蕓妃沒辦法跟著一起練,所以來一套原地式的練法——站樁。

    她叫我穿上加重的訓練護具,在庭院里擺出各式各樣的樁步,而我這下也才真正體會到能動的幸福,站樁步不只非常的累人,重點是實在太過枯燥乏味了。

    翌日,清晨四點多,我被翻天的鬧鐘鈴聲給吵醒。今天早上社團的人約好了,要到那貴族學校的宿舍探險。

    還沒睡飽兼全身酸痛的我,緩慢無力的準備好東西出門,走出一樓宿舍大門時,正好遇見也同樣準備要出門的林語兒。

    她身上穿著相當休閑,藍色牛仔褲、粉紅色與白色搭配的上衣,身材被這套衣服襯托得相當修長秀美。

    “你怎么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她皺著眉頭跟我說。

    “累啊,昨天快被某某人操死。”我無力回應她的話。而且身上還穿著加重二十公斤的訓練護具,劉蕓妃規定我,除了洗澡時可以拿下來以外,其他時間一定都要穿戴在身上。真重……

    希望她教學的辦法有用,要不然,我還真會誤以為她是故意要凌虐我。

    “既然遇到了,那就搭我的車一起去。”林語兒也沒多問。

    到達那所貴族學校,停好車后,我們走到社團集合的地點,社團所有的人幾乎都到齊了,惟獨只有猴仔遲遲未到。

    只是我們一起到達的時候,維亞那小子還不忘借機打趣的說,我與林語兒有多么的親熱之類的話,聽得我有種想把他抓住掐死的欲望。林語兒則是干脆裝作充耳不聞,她定力還真不錯。

    “大雄!猴仔怎么還沒到?你call他一下,看他出門了沒有。警衛交班的時間快到了,要是錯過了,那可要等四個小時后,才會再次換班。”小葳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時間。

    “好!我打給他。死猴仔,不知道是不是睡過頭。”

    大雄拿起手機撥了電話。

    只不過電話響了良久,卻沒人接,大雄不得已只好掛掉電話,“奇怪!怎么沒人接,是沒帶手機出來嗎?”

    “現在怎么辦,要等他嗎?”小葳問著大家。

    維亞想了一下,說道:“我覺得猴仔不像是會遲到的人,而且他不是前幾天都很興奮,今天要去宿舍探險嗎?照理來說,應該是不會不來才對,說不定,是讓什么事情給耽誤了之類。”

    “啊!對了!昨天下午的時候,猴仔還打電話給我,有說過他晚上想要先到這里勘查一下,但他到底有沒有來,我也不清楚。會不會他已經先進去了呢?”大雄記起這件事來。

    “不太可能吧?他應該不會自己跑進去……”維亞質疑。眾人七嘴八舌就此討論起來。

    我和林語兒只有靜靜的在旁邊看著他們討論。我除了維亞以外,其他人都不太熟悉,猴仔會做出什么舉動,我猜不到。

    “這樣吧,我們再等他十分鐘,再不出現,我們就不等他了。”身為社長的小雯做出了最后的決定。

    過了十分鐘后,仍然還是沒見到猴仔的蹤影,便決定不再等那位失約的仁兄。

    在林語兒這個本校人士的帶領下,趁著駐警交班時機,帶我們繞到他們學校操場附近的矮墻,那邊在交班時刻不會有駐警在巡視。

    那道矮墻大概有兩公尺高,不是很高,只要墊個東西,連女孩子都可以輕松翻過去。不過,我全身肌肉酸痛得要命,再加上身上穿著的加重護具,看到那堵墻,我還真有想哭的沖動。

    笨手笨腳的攀爬動作下,最后才好不容易翻過這堵墻。全身抽痛得要命,真是痛死人了!媽呀……

    “阿羽,你今天怎么看起來特別笨手笨腳的,而且還一臉哭喪樣?”維亞愕然的看著剛翻過墻的我。

    “全身酸痛啊!昨晚在某某人要求下,害我運動嚴重過量,尤其是下半身,雖然都不用動,但光是不動,就快榨干我的體力,簡直是累翻了……”我沒好氣的說著。下半身指的是站樁步的時候。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

    在場除了我和林語兒,另外四個人眼神馬上都變得非常曖昧,雙胞胎姐妹更是馬上臉都紅潤起來。

    看到他們的樣子,我馬上知道他們想“歪”了,而且還是非常有顏色的事情。

    “原來,大嫂這么‘猛’啊……”維亞偷笑著說。

    “那還用說,人都給榨干了,哈哈哈!”大雄還跟他一搭一唱的。不只維亞跟著笑,連雙胞胎姐妹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林語兒聽到他們這么說,也登時省悟過來話中的意思。冰冷的艷容,馬上抹上一層紅霞,露出尷尬的神色。

    “笨蛋!你在胡說些什么啦?”林語兒沒好氣的走過來,狠狠的擰了我一把。

    “痛……痛痛,誤會!是誤會!聽我說,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眾人看到我們打鬧的樣子,笑得更為大聲。

    經過一陣折騰后,我們終于到達那棟鬧鬼的宿舍前。

    那棟宿舍五層樓高,外層的藍色磁磚色澤亮麗,一點也沒有老舊的感覺。

    宿舍大門口前,還擺著施工中危 3u。險的警告示牌,整棟大樓還圍起一圈施工危 3u。險的黃色膠帶,看來,那是警告不知情的人別進入。

    第十章 廚房找鬼

    我們趁著外頭沒人的時候,偷偷摸摸的躍過警告標示牌,走進到宿舍大門前,卻發現那道鐵門深鎖住,外頭還額外加上了鐵鏈條捆住門把,用大鎖鎖住。

    當我們看到這個這么多道鎖的鐵門,都還在思考該怎么應變時,露出賊笑的維亞,已經從他帶來的背包里,翻出一組開鎖用的器具,迅速的解決那幾道門鎖。

    我真的很懷疑,他跟他師父到底是學什么,怎么連開鎖都會?

    曾在這里住過兩個多月的林語兒,簡單的告訴我們這棟宿舍內的格局。

    地上五個樓層皆是學生住宿的房間,宿舍左右兩端設置了樓梯,兩排的房間走道設在中間,衛浴設備在每一個房間都有設置,一個房間合住四個人,而左方樓梯處的每一層都有晾衣間、洗衣機以及烘干機什么的,此外,地下一樓還設有學生餐廳以及便利商店等等。

    大部分的窗戶幾乎都被東西遮掩住,并且從里頭釘上木板封死。用意大概是為了不讓外頭的人看到或是進入,也因此,雖然外頭仍然是白天太陽高照,但宿舍里面卻是頗為陰暗。

    一樓看得出很久沒有人走動,墻角布滿蜘蛛網,許多東西上還有一層灰塵,看起來除了老舊之外,倒也沒什么感覺。

    但沒想到走到二樓,感覺就變了樣,從樓梯的階梯上開始,就漸漸出現所謂的黃符灑了滿地,墻上還貼了許多雜七雜八的朱砂符咒,二樓的地板上什么冥紙、糯米都來一點,甚至地面上還有干掉的血漬,散發出許些腥臭味。

    一種驚悚詭異的感覺油然而生。

    “呃,怎么看起來,好像發生過一場人鬼大戰的樣子?看起來,好像是有請哪邊的道士來收妖的樣子耶!”

    我驚愕的說著。

    “我也不清楚。沒聽說過,校方有在這棟宿舍做過法事之類的事件。”林語兒搖頭。她臉色也變得不太好看,似乎她也沒想到宿舍會變成這個樣子。

    “也許,事情沒有我們想的那么簡單喔。”維亞皺著眉頭猜測。我不清楚他的想法是如何,但直覺告訴我維亞說的是對的。

    “呵呵,這樣才好玩嘛,猴仔沒來,可真是他的損失啊!”大雄一臉興奮的笑著。

    “是啊!是啊!好刺激喔。對不對,姊姊?”小葳也一臉振奮的樣子,搖著小雯的手。

    “我們是來調查的!可別忘了正事。”面對妹妹的反應,小雯微笑著回答。從她那精神抖擻的樣子,能看出她心底也有說不出的興奮。

    別人看到鬼怪都唯恐避之不及,就只有他們不怕,反而引以為興趣,一群怪人……

    而我心底仍存有一點矛盾。雖然對靈異事件是抱持著挺好奇的態度,但要是真的遇見了,除了害怕和逃跑,我還真想不到有什么比較正確的應對方法。

    我們小心翼翼的,繼續往里面走進去,每個房間都打開來仔細觀察著,除了滿地的黃符以及糯米,似乎都沒什么其他奇怪的地方。

    逛遍二樓,沒有什么怪異的地方,除了我與林語兒除外,每個人都露出患得患失的神情,好像沒有遇到真的靈異事件,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再次強調,他們是一群怪人。

    眾人決議后,打算繼續往三樓走去,而這時急忙走向樓梯的大雄,在階梯處踢到了一樣東西,讓那件東西翻落到樓梯間的回轉處。

    翻落的吵雜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仔細看過去,才發現那是一尊深褐色的木雕佛像。

    “那八成是先前作法事的道士,放在這里鎮邪用的佛像。搞不好我們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遇到怪事,就是因為被這尊佛像給鎮住了。所以說,勸你最好還是趕快撿回來擺好,不然,可是會出事情的喔!嘿嘿!”維亞仿佛覺得氣氛不夠恐怖,裝神弄鬼的,故意說些令人恐懼的話。

    在這種時候,配上這種地方,這些話聽得我心頭還真的有些發麻。

    “聽你在瞎掰,我才不信你那一套呢!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不是更刺激了嗎?哈哈!好啦,我們繼續往上走。”大雄不理維亞的話,催促著我們趕快上樓,繼續探險。

    本來眾人都還有點猶疑,但在大雄的堅持下,最后還是被他給推上樓去。

    只是才剛踏上第三層樓,一望過去,我又傻眼了:“呃,這是怎么回事?”

    如果說剛剛在二樓所見到的,是東方道教驅邪方法的話,那現在見到的,就是西方驅魔師所用的東西了。

    只見墻壁上釘滿了不少十字架,每一個出口都擺著一本圣經,天花板上還垂吊著不少大蒜。

    “這校長還真天才,突然想到要換個口味,用西式驅魔法,是因為道教驅邪法沒用嗎?”維亞說的這句話,聽不出是褒是貶。

    “這邊似乎有很多的疑點,說不定我們花一整天也無法搜索清楚。”小雯想了一下說道。

    “嗯,一路觀察過來,的確發覺到不少奇怪的地方,只是線索還太少了,沒辦法做出個結論。”林語兒提出自己的意見。

    “這樣吧,我們照去年辦的那次一樣,找塊地方來玩個小游戲吧!小雯社長。”大雄向小雯提議的說道。

    “玩游戲?怎么會突然想到?”維亞露出疑問的神情。

    “呃?”我也有同樣的疑問。

    “大雄,你是說那個分組小游戲啊!”小葳(炫)恍(書)然(網)大悟的樣子。

    “嗯!那個方法也不錯,那大家跟我來吧。”小雯也想起來。

    在她的帶頭下,找了這一層樓內比較干凈的房間,眾人團團圍坐一圈。

    大雄從背包里翻出一副撲克牌,稍微洗了一下,便和眾人說道:“說明一下這個游戲,是利用撲克牌上面的花色與數字,來簡單玩個游戲。

    “我們每一個人都抽一張牌,牌面上的花色是分組組別,數字則是你在分配的區域內,找尋足夠數量的東西。東西不限定是物品,怪異的線索也可以,但同一組的人找到的東西,卻絕不能重復。”

    我明白的點點頭。這么說來,分配到的人多也不一定好,能找的東西相對也變少了,人少雖然找東西容易,但在這種鬼地方找,實在有點恐怖。

    “由于現在我們只有六個人,所以說同一組最多只有三個人,超過三個人以上,那就必須重抽。另外,還要加一項懲罰,數量缺最多的人,也就是最輸的人,晚上得請大家吃晚飯,如果不想破費,那就好好加油吧!沒問題的話,就每個人抽一張吧。”大雄熟練的將牌擺在地上,攤成一排。

    先抽的是雙胞胎姐妹,再換我和林語兒,最后才是維亞和大雄。

    “梅花四。”維亞一抽牌,就把牌攤開來給大家看。

    “黑桃a。哈哈!運氣真不錯。”大雄也迅速攤開。

    他們兩個的動作都毫不猶疑。

    “紅磚六。”小雯看了一眼便攤開牌面。

    “紅心二。”林語兒看大家都攤牌了,也打開自己的牌。

    “紅磚九。啊……要找九樣東西啊!好多喔。不過,跟姊姊同一組也不錯。”小葳開心的說著。

    “呃……紅心k……”十三樣東西……真是神奇,我怎么有辦法可以那么倒楣!

    分好組別后,在大雄的提議下,分配好每一組搜索的位置。他提議的地點,都是我們尚未仔細勘查過的樓層。

    維亞負責三樓,大雄負責四樓,小雯、小葳則是負責五樓,而我的這組最慘,被分配到地下一樓,這也是維亞幫我提議的。

    原因一是因為我這組的林語兒,是比較熟悉這棟宿舍,方便帶路,二是廚房照理說來,應該有比較多的東西,好讓我這個抽到紅心k的家伙,能湊齊十三樣東西,聽起來好像滿有道理的……

    搜索時間為兩個小時。大家約定好兩個小時后,便在這間房間集合,檢查規定的數量。

    分配好后,便各自散開,我跟在林語兒身后面,下樓梯前往地下室。

    “十三樣……”我嘴上嘟噥著,心頭更是在怒吼。

    吼!有沒有搞錯,真倒楣。

    “誰叫你不仔細看牌的背面,亂抽一通,不抽到爛牌才奇怪。”走在前頭的她淡然的道。

    “怎么說?”

    “剛剛那副牌,每張牌的背后都有作上記號,仔細看就能看得出來了。”她淡然的說著。

    “呃……”

    聽她這么說,我翻出腦海里的記憶,仔細的回想,這才發覺到,原來每一張牌背面的左上角,花紋都有些不太一樣,而且都只有很小一塊,不仔細看還真難察覺。

    “你怎么會注意到這件事?”我很好奇的問她,而且就算是發現了,也不可能會知道那牌背面上的花紋,是代表著什么樣的牌面。

    “見多了,那種牌,很多地方都可以買得到,很多男孩子都喜歡用這種東西,變點小魔術來討女孩子的歡心。”她語氣中帶著一絲不屑。

    “這樣啊……”她似乎真的很討厭男孩子。不可否認的,這個女孩子相當聰明,她的智慧搞不好能與周昕相比。

    只不過,林語兒是往正面發展,而周昕卻是往負面。

    我也突然想到,打從進宿舍后,一直在主導我們的人,便是大雄和維亞兩個人,他們該不會有什么企圖吧?

    走到了地下一樓,那里可真的就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見。

    “你背包里面有帶手電筒之類的照明用具嗎?”她回過頭來問我。

    “沒有……”我哪預料到會用到手電筒?另外我背包里帶的只有幾包吃的,以及一只狗——小白。

    “沒辦法,只有一起找了,本來想說分開來找會比較快。”她從背包里拿出一支手電筒。

    漆黑的空間里,投了一道光芒,能見度馬上翻倍成長。

    因為這里原本是學生餐廳,在關閉宿舍后,大部分的東西都已經搬走,剩下一些雜七雜八損毀的桌椅,以及沒辦法搬的東西,能搬的早已搬走,一片空曠。

    而且,這里也沒有像樓上那幾層一樣,搞什么驅邪法事之類的,干干凈凈的,也就是說,這里不曾發生過靈異現象啰?

    但這也看得我臉都綠了……因為太“空”了!

    天殺的!要是湊不齊十三樣“小”的東西,那不就要我搬桌搬椅湊數目了?

    這下我也猛然醒悟,維亞與大雄一定有事先串通好,打算搞鬼來嚇我們!八成他們星期六就有先來過一趟,早已清楚這邊的情況了。

    吼!該死的維亞,我記住了。

    “噗哧!呵呵,你慘了。”她看了一眼,也發覺到這件事,忍不住幸災樂禍笑了起來。

    “哼!放心,我絕對不會笨到去搬桌搬椅的。”

    “好,那我看你的表現啰!手電筒給你,你慢慢找吧!我已經找到兩樣了。”

    “這么。快!你找到什么?”不會吧!我們才剛走入地下室,看個幾眼而已耶。

    “看。”林語兒蹲下身,在地上撿了樣東西,攤開手給我看。那是一個小皮球,上面還有幾個骯臟的指印。

    “這也才一樣而已。”

    “是兩樣,一個是這個皮球物品,另一個則是皮球上奇怪的線索。倒是你,有時間問我話,還不如趕快找,只有兩個小時的時間不把握好,晚上你就要請客啰,呵呵。”她的觀察力真是了得。

    “啊!對啊!”我趕緊接過手電筒,開始對這個地方仔細觀察起來。

    這個地下室空間雖然大,但看見能夠搬走的東西卻相當的少,從外廳仔細觀察到廚房內,幾乎沒發現到幾樣能撿的“小”東西。

    林語兒則一臉淡然,閑情逸致的跟在我身后,看我努力的找東西。

    只是,在這種漆黑的環境下找東西,心中仍存有莫名的害怕與擔心,有點害怕下一個看到的是“不干凈的東西”,但這點和荷包大失血相比,我更害怕后者會發生……

    仔細觀察下,我在廚房的一個角落地上,竟然找到了一些吃剩的水果核渣。

    找到這種東西還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從那水果核渣的腐朽程度看來,這些東西擺在這里,至少有三天以上的時間,但絕對沒有超過一星期。

    照這么看來,在我們之前,應該還有其他人進來過啰。

    將燈光對準照好,再仔細瞧,又發現到果渣附近,有幾根會反射光線的線條。

    我好奇的撿起一根來瞧瞧,那是一根透明無色的柔軟線條,觸感有點像毛發,要是沒有燈光反射出來,還真沒辦法察覺到這東西的存在。

    雖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很高興的是,又有一樣東西可以讓我交差了。

    第十一章 真的出事了

    “阿羽,你怎么搬了一個破桌子上來?東西有這么難——找——嗎?”維亞一臉忍住不笑的樣子,尾調還故意拉很長。

    我和林語兒湊齊完全的東西回到集合點,第一個見到的就是維亞。他也是第一個回這個房間的人。

    “破你個西瓜!”還不是你害的!該死的維亞。看他一副想偷笑的樣子,實在讓我恨得牙癢癢的,很想咬人。

    只是目前還沒有掌握到他是故意陷害我的有力證據,還不能將他治罪。

    唉!真是苦難的一天,腰酸背痛就算了,還要搬著這些破爛東西,爬上爬下,使得痛苦加倍,還真有一種想哭的沖動……

    “十三樣東西都找齊了嗎?”維亞問著。

    “當然,要不然我搬個這么重的鐵桌子,上來做什么!”我沒好氣的說著。從身上一一翻出剛剛所找到的東西,像是椅子腳、果皮、碎玻璃等等,總共十三樣東西,不多不少。

    這句話讓在旁邊默不作聲的林語兒,又忍不住輕笑起來。

    “呵呵,厲害!還真給你湊齊十三樣。”維亞笑著稱贊。

    “少來!”我沒好氣的回應他,人則累得坐在地上休息起來。

    “時間也快到了,就等其他人回來,再一起翻出自己找到的東西,給大家看吧!”維亞一臉輕松的樣子,嘴角不經意的露出絲絲笑容,那是他想出鬼主意的征兆。

    我察覺到了,但沒有指明出來,心中打算跟他玩一個計中計。

    過了一會兒,回來的人是小葳、小雯,他們姐妹倆手中也拿了一堆東西。

    “咦!這里怎么會多出一張桌子啊?”小葳看到擺在我身旁的桌子疑問著。

    “應該是某個人拿來湊數目的吧!”小雯很快的為妹妹解答。

    “唉呦!誰那么呆啊!不會找其他比較破爛的東西,拆一塊下來做代表嗎?”小葳在我身旁坐了下來。小雯也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這種事情我也知道。”能拆的東西早讓我拆光了,最后只剩這個拆不了的鐵桌子。

    “原來是你啊!呵呵。”小葳笑著。

    “去!”我懶得理她了。

    “大雄還沒回來嗎?約定時間快結束了。”小雯看了一下手表。

    “對耶!他不是才一樣東西而已嗎?有需要找那么久嗎?”維亞回應小雯。

    “真是的,我打電話給他。”小葳拿出手機撥了號碼。

    大約三秒過后,忽然從走道外面傳進來手機的音樂聲,那是大雄手機的聲音。

    “原來他人已經在外面了啊?”小葳掛掉電話朝房間外走去。

    “大雄?你……耶?奇怪,怎么沒看到人?”當她走到外面左右查看后,卻沒發現到半點人影。

    “沒看到人?”小雯好奇的也走到房間外的走道查看。我也爬起身來跟了出去。

    “你再打一通試試。”

    小葳聽從小雯的話,拿起手機再撥打了一回。三秒后,手機音樂又再度響起,而發出音樂的地方,是在集合點隔壁兩間房門口前,也就是在我們前方不遠處的走道上,有一個東西亮起了色彩的燈光,那是大雄的手機。

    “笨大雄!怎么把手機掉在這里,這樣我們怎么找人啊!”小葳走過去把手機撿了起來。

    “沒辦法,我們回房等他來集合吧。”小雯指揮著大家。

    我們全數回到集合點后,過了有半小時之久,卻仍然等不到人回來。每一個人臉上不禁都浮現疑惑的神情,開始覺得事情變得有點奇怪了。

    而我則認為,八成是維亞和大雄打算開始搞鬼嚇人了。只是這項結論,我不敢確定是不是正確。

    “事情有點奇怪喔!你們不會這么覺得嗎?”最后,由維亞首先忍不住發話。

    “嗯,不可能這么久了,卻一樣東西都沒找到。”小雯開始擔心起來了,連小葳也露出不安的神色。

    “那現在該怎么辦,去找他?還是繼續等下去?”維亞不自覺的露出一絲笑容,似乎在為他的奸計得逞而暗自高興著。

    一直在注意他神色的我,這時才篤定八成是維亞和大雄串通好,要搞鬼來嚇我們。

    這時,本來想給他來一次拆穿大會,讓他露出馬腳,但看到身旁的林語兒一副冰冷面容,看起來很無聊的模樣,我便馬上打消原本的主意,迅速篡改成另一種版本。

    因為我突然想試試她,是不是真的不怕鬼?而且更想看看那冰冷的神情,露出膽顫心驚、害怕的可憐模樣,將會是什么樣的光景。等到看過癮之后,再拆穿他們裝鬼的事情,把罪過全部推到維亞身上,好回報這些日子以來,他送給我的許多“恩惠”。

    哇哈哈!這招借刀殺人實在是太、歹、毒、了,不過……我喜歡!呵呵。

    因此,我決定配合維亞的行動,一起來玩一場搞鬼大會。

    “我想我們最好去找找大雄比較好!因為我有很不好的預感。總覺得好像有什么事情即將要發生了一樣!”我故意裝出一臉不安的神情。

    “喂!臭阿羽,別嚇人喔!”小葳是第一個感受到恐怖氣氛的人。

    “這樣吧!我們分成兩邊,一組人到四樓去找大雄,另一組人留在這里繼續等。”小雯很快的作出決策。

    “那好,我要去找大雄,你們誰要跟我去呢?”維亞馬上出聲,搶下去找人的位置。

    “我也去,語兒你也陪我一起去吧!人多會比較好找一點。”看到維亞急著搶下,我便打算跟過去,看看他搞什么鬼。而目標放在嚇唬林語兒的我,自然要找她一起跟著我去。

    “嗯,我也去幫忙找好了。”林語兒很爽快的點頭答應。

    “那我和小葳,就在這邊等你們的消息了。他回來了,我會打電話給你們的。”小雯向維亞說道。她一臉擔心的樣子。

    “嗯……好的。”維亞點點頭。他露出一絲心虛的神情。

    我們三人走上到四樓,就正如維亞當初預測的,這校長還真是天才,每一層都有不同的驅邪辦法。這一層是用佛教的,像什么佛珠、佛像、法杖之類的法器到處擺設著,四處還貼滿經文,像是什么金剛經之類經書,處處皆是。

    我們三人從頭到尾一一找過每一間房間,但都沒發現到大雄的存在,而這里確實有被翻找的痕跡。

    而三個人之中,找的最認真的人莫過于林語兒,看起來她似乎沒發現到維亞他們蓄意搞鬼的事情。而我和維亞則都顯得漫不經心,外表看似在尋找東西,實質上卻是在發呆想事情,不過他在想些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你們看!”林語兒在這一層里的房間里衣柜的門縫,找到了一樣東西,把我們叫過去看。那原本應該是穿在大雄身上的襯衫。

    “大雄的衣服怎么會在這里?”維亞一臉的疑問。

    呵呵,他裝得挺像的,還不是為了嚇人!我心里是這么想著的,表面上則是聳聳肩,裝作不知道。

    維亞“好奇的”打開了衣柜,里面空無一物,只在衣柜里的木板上,留下了一灘還未干的血跡。

    “嗚!”林語兒捂著嘴,低聲驚叫了一聲。臉色雖然沒有多大的改變,但她神情卻已經顯得有些不安。

    而維亞看到里面的樣子后,卻是露出錯愕的神情,不過很快的又裝回驚恐的神情。

    番茄醬?我看到這灘血跡的第一個反應。

    我走近,用手指沾了一點起來聞聞,有淡淡的血腥味,“是真的血!”

    哦哦!有點驚悚的味道了,雖然,手法有點老套……

    而現在,我得盡快摸索出他們搞鬼的手法,一來最后可以掀維亞的底,二來摸索出來后,也好暗中配合他們制造更恐怖的氣氛,嚇嚇林語兒。

    “那現在該……”我向維亞發問。

    “噓!聽,好像有腳步聲。”維亞沉靜了下來,示意我們噤聲,臉色也露出驚愕的神情。

    “啪!啪!啪!”一道不急不緩的腳步聲音,從外頭的走道傳了進來,聲音從一絲細微到越來越大,感覺就像有人越來越接近這間房間,將要出現在我們面前。

    可是就當我們以為,會有人出現在我們面前時,腳步聲瞬間中斷消失,只剩一片寂靜。

    “是誰啊?怎么沒人?”過了一會兒,仍然沒有動靜,維亞走到外頭左右查看起來。

    “真的嗎?”我也走出去看看。果真沒看到半點人影,這也是他們搞鬼的其中一項吧!

    “小雯?小葳?還是大雄?喂!別躲了喔!別嚇人了喔。”為了配合,我露出有點恐懼的神情,用著不安的語氣。

    林語兒也跟在后頭,走出來外面瞧。

    而這句話說出去以后,得到的回應聲卻是耳旁又出現那奇怪的腳步聲,越走越遠,像是往樓梯的方向走去,但卻沒看到任何人影。

    那腳步的旋律聲,仿佛跟心跳緊緊融合在一起,每聽到一步腳聲,心頭也隨著跳動一下。

    哇靠……是錄放音機的效果嗎?這效果怎么做得這么好!我咽了一口口水,雖然知道是有人搞鬼,但心里還是不禁感覺到有些毛毛的。

    “是誰在樓梯那邊?”維亞臉色也有點難看,但我看不出他是不是真的也有那么一點害怕,還是特意裝出來的。他人也小心翼翼的向樓梯走了過去。

    看見這個情況,我人也想跟上去,這時才發覺到不知道何時,林語兒的手已經緊緊抓住我手臂上的衣服,而她本人卻好像沒發覺到似的。

    哦哦!看來她好像有些害怕了,得再加把勁才行啊!

    而且看樣子,說不定維亞他們在樓梯那里,藏了更恐怖的手段來嚇人,不馬上跟去的話,就錯失了一個機會。

    我索性拉住林語兒的手,跟在維亞身后走過去。

    不過,還未走到樓梯那里,腳步聲便中斷不見,而且,當我們走到樓梯那里時,卻也沒發現到什么東西,或是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真是的!他們怎么不再接再厲啊?差那么一點點,就可以看到林語兒楚楚可憐的模樣了。

    因為我們在這一樓層搜索的成果不理想,只找到大雄的襯衫,卻找不到他的人影,我們三人正在討論該怎么辦的時候,三樓卻傳來一聲驚叫聲。

    那好像是雙胞胎姐妹其中一人的聲音。因為我們是站在三四層的樓梯口,所以能很清楚的聽見。

    “快回去!”聽到這個聲音,反應最快的人就是維亞,他對我們喊一聲,馬上就跑下樓要沖回集合點。

    應該是被什么東西給嚇到了吧,他們的搞鬼行動正式開始了嗎?

    跑回到集合點,只見小葳一個人畏縮在房間的墻角,露出害怕的神情指著斜對角的墻角,口齒不清的喃喃著。

    “那邊……那邊有……”

    “那邊有什么東西嗎?”維亞露出警戒的神情,盯著墻角小心謹慎的走過去。

    “有……有有……蟑螂!”

    我們三個人聽了都楞住。無言……

    “蟑螂也可以嚇成這樣?”我頗感無力。

    “蟑螂真的很可怕嘛!”小葳臉紅了,嘴硬反駁著。

    “倒是,怎么只有你一個人,小雯呢?”維亞問她。

    “咦?剛剛不是你傳簡訊給大雄的手機,說大雄人在五樓嗎?我姊姊跑上去看了。”小葳露出疑問的表情。

    “我并沒有傳簡訊到大雄的手機上面啊?”維亞搖頭否認。

    一直在注意維亞行動的我,也沒發現到他有打手機的動作出現,就連把手放進口袋中都沒有,更別說打簡訊傳輸了。

    “耶?怎么可能,那是誰打的?你看!”小葳拿出大雄的手機給我們看。

    “人在五樓。”號碼:不識別。上面標示的時間是九點十四分,大約是我們剛發現大雄襯衫的時候,也就是十分鐘前的事情。

    那封簡訊原發送號碼被封鎖住了,無法辨認是誰傳過來的。

    而知道大雄手機號碼的人,我們三個人之中只有維亞,我和林語兒并未和大雄要過他的手機號碼,也因此,收到簡訊時,她們才會認定是維亞發送過來的。

    看到這個簡訊,維亞的神情登時變得有些疑惑,神色顯得有點焦躁不安。

    “我們要不要上去找找看小雯?”看到他的樣子,我開始覺得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勁。

    “好!”維亞點點頭。他二話不說馬上沖了出去,我們三個人也跟隨在他身后,跑到樓梯那一端。

    只不過才剛爬上五樓,卻看見已經跑到樓梯口的維亞,整個人楞在那邊,露出驚駭的樣子,像是看到不可思議的事情,連林語兒也是相同。

    發生了什么事嗎?我心里產生疑問。趕緊跑到他們身邊,朝他呆望的地方看去,我也楞住了。

    只見,樓梯口斜對面晾衣處的陽臺,有一道纖細的身影被吊在那兒,細白的頸子被繩子套住,懸吊在半空中,全身柔弱無力,輕輕的晃蕩著。

    而看到這副情景的人,只有最后跑上來的小葳,做出唯一不同的反應。

    “姊姊——”

    她那尖銳驚恐的叫喚聲,仿佛化成一支大錘,狠狠的把楞住的我們給敲醒。

    第十二章 如墜五里霧

    “快!先救人啊!”率先回神過來的人是我。

    經我這么一喊叫,維亞馬上沖了過去,將懸吊在半空之中的小雯抱起來。

    林語兒更狠,迅速的從背包里,掏出一把裝有滅音器的手槍,一槍便擊中繩索,將它打斷。

    哇靠!槍法也太準了吧!只是,現在不是驚訝這件事的時候。

    看見小雯被救下來后,我們幾個便馬上圍了過去。

    被救下來的小雯臉色蒼如白紙,一點反應也沒有,就宛如深深沉睡去,面色安詳。

    維亞趕緊把套在她頸上的繩索解開,我這才注意到維亞的手在顫抖著。

    “小雯……醒醒……小雯……”他有點恍惚,似乎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只是一再的試圖想把小雯喚醒,而小雯依然沒反應。

    “姊姊……”見到小雯這個樣子,小葳的聲音變得有點哭嗓,眼淚已經快掉了下來。

    “我來看看小雯的情況,我懂一點醫學。”

    “那快快快……”不用等維亞催促,我已經在檢查起小雯的狀況。

    手指探了她的脈搏,仍有絲微的跳動。蒼如白紙的臉色,開始漸漸的恢復血色,雪白的粉頸,留下一道深紅的瘀青。

    再接著探了一下鼻息,看了一下瞳孔,以及身上是否有明顯的傷勢等等狀況,最后我判定,現在的她只不過處于昏迷狀態,并無性命之危。

    “她應該沒事,只是讓人用了強烈的昏睡藥給迷昏了,所以才沒有反應,不過,暫時應該是醒不過來了。”

    我看了她的傷勢,將結果說給眾人聽。

    眾人聽到小雯沒事,都如釋重負般喘了口氣,尤其是維亞,更是面露喜色,剛才的慌張與仿惶都消失無影。

    小葳問道:“你怎么知道,我姊姊是給人迷昏后,才給吊起來的?”

    我沒好氣的回答她:“你不會看嗎?很簡單啊!單從她頸上單一條整齊的瘀青,可以看出她被人吊起來的時候,并未有掙扎的傷痕出現,所以就可以簡單判斷出,她并不是腦部缺氧才昏厥,而是被人先用東西迷昏后,才被人在頸子套上繩子給吊起來的。”

    “疑問來了!這會是誰做的?”林語兒提出問題的癥結所在。

    “你知道是誰嗎?告訴我。”小葳質問我。她看起來一副想為她姊姊報仇的樣子。

    “這……”我說不出答案。

    “是詹季雄嗎?”維亞面露怒色,把矛頭指向唯一不在場的人。小雯受了傷害,他非常的憤怒,相對的也失去了冷靜。

    “維亞,你冷靜一點!別亂猜!發生了這種事,你和大雄就別再裝鬼了!叫大雄出來問個清楚,不就知道了?”我也想過會不會是大雄,不過沒有動機啊!

    也是從這時開始,我的心頭才真正蔓延起一股不安的感覺。

    “裝鬼!”小葳露出驚愕的表情。

    “原來是你們幾個男的都串通好了啊!難怪我總覺得有點奇怪。”林語兒則是露出(炫)恍(書)然(網)大悟的樣子,隨后臉色浮現出慍怒。

    醒悟過來的小葳,露出憤怒的表情斥責起來:“你們開玩笑,有需要開到把我姊姊迷昏上吊嗎?!”事關自己的親姊姊,她真的非常生氣。

    “呃……等等……我只是猜的……”我沒把話說清楚,讓她們給誤會了。

    “不關阿羽的事,我們沒有告訴他!是我和大雄還有猴仔串通好,要搞鬼嚇你們。阿羽,你還真行啊!你早就猜到了吧。”維亞苦笑的幫我開脫。

    我點點頭。

    林語兒看著我露出驚訝的表情,仿佛是在驚訝,我能事先推敲出他們搞鬼的意圖,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早在昨天我們三個就進來過了,不過,太無聊了,沒有什么怪異現象,所以才會想到這個點子。只是,沒想到會變成這樣子……對不起。”他語氣中帶著內疚。

    “哼!”小葳撇過頭去。

    “不管如何,維亞你趕快把大雄找出來就對了!我有很不好的預感。”我想起在地下室發現的那些果皮。會不會是有另一組人在搞鬼呢?

    “好。”維亞點點頭,拿出自己的手機撥出,只是,得到的回應竟然是電腦語音系統告知“對方手機無法接收到訊息”。

    “他另一支手機關機了……”維亞皺著眉頭。

    “這是怎么回事?”聽到他這么說,我心頭又蔓延起一股不安的感覺。

    腦海迅速判斷出好幾種可能,揀了其中三種。

    第一種,可能真的是鬧鬼,大雄被鬼啃了。

    第二種,犯人可能真的是大雄,他畏罪潛逃,不接手機。

    最后一種,我想可能是有人蓄意想搞死我們,將宿舍鬧鬼再次搞大,大雄已經暗中被解決。

    雖然直覺認為最后一種可能性最大,但這種目前得到的線索實在是太少了,沒辦法確定是否真的有另外一組人存在。

    不過,要真是最后一種,那對我們來說危 3u。險性也是最大的!心中的認知告訴我,人絕對遠比鬼還來得可怕,尤其是擁有蓄意害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