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俠女來襲:本王妃你不可 > 第四四三章 夜探王府(二更)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事后,王延田帶著惡奴來到李二生家,拿出了備好的字據,不由分說把良田霸占。

    就這樣,李家的田地便歸王府所有,李家家破人亡,沒有了生計。

    李二生的妻子是王氏,她見丈夫失蹤,良田被霸占,知道是被王延田所害。她悲憤至極,忍無可忍,拼著一死也要為丈夫報仇,奪回田產,便把王延田告到官府。

    知縣對王延田的所作所為早有耳聞,很想懲辦這個惡人,還百姓公道。怎奈,這個惡霸很有心計,總是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知縣抓不到真憑實據,一時無從下手,有些無可奈何。

    現在,白鷺莊又出了李二生這樁命案,很可能是王延田所為,知縣決心查到底,為百姓除掉這個禍害。

    然而,王延田手握賣田契約,李二生又生死不明無處可尋,知縣無憑無據,還是不能緝拿這家伙。

    為了得到真憑實據,知縣讓董方林查訪王延田一直以來所犯的罪行,一旦抓住惡人把柄,立即捉拿,然后一件一件地審清案情。

    董方林查訪多日,人們或畏懼不言,或伸冤又無實據,還是一無所獲。

    他想進入王府搜查罪證,可是虎狼之窩危險重重,既難進去又難出來,不敢貿然行動。再說,他盲目地搜查很難有結果,還會打草驚蛇,只能四處暗訪。

    今天,董方林暗自查訪,依舊沒有可用證據,想偵破此案,或找到王延田的其它罪證,實在困難。

    太陽快要落山了,正無奈之時,他見一人從天而降要抓一個孩子,知道是妖人作亂,十分吃驚,也很畏懼。

    孩子的哭喊聲刺痛了他的心靈,董方林奮不顧身地沖過去,和賽太歲打起來。他不是妖怪對手,幾個回合便被打翻在地,將要死去。

    危機之時,張云燕趕到了,才把他和孩子救下。

    ……

    張云燕聽了董方林地講述,十分氣憤,決定幫他查清這樁殺人案件,如果是王延田所為,一定為百姓除去這個惡霸。

    她想起紅發鬼王以及賽太歲四兄弟,隨口問道:“方林弟,這里可鬧過妖魔鬼怪之事?”

    董方林眉頭皺起,嘆了口氣:“當然有,方才不就是妖怪害人嘛,要不是妹妹相救,我和孩子早已死在妖怪之手。”

    張云燕又問:“此前可有魔鬼來此害人?”

    董方林想了想,說:“沒有見過,查訪的時候倒是聽說過,這里夜間有時鬧鬼,百姓不得安寧。”

    張云燕聞聽此言,對九幽圣君一伙又起疑心:“你可聽說那些魔鬼是什么長相嗎?”

    董方林搖了搖頭:“沒聽說有人見過魔鬼,那些家伙兇殘可怕,就是有人見過,嚇也嚇死了,誰能說清楚呀。”

    張云燕疑心難解,對九幽圣君一伙惡魔更加猜忌。

    董方林告訴云燕,本縣境內發生很多丟失孩子的事情,多方查尋都沒有下落。那些偷搶孩子的家伙至今沒有抓到,看來是多人作案,是個團伙。這些案犯行為隱蔽,沒有露出絲毫形跡,令人憂慮。

    張云燕心里一動,又想起九幽圣君一伙惡魔,孩子失蹤難道是魔鬼們干的?

    她又默默地否定,那些孩子大多是在白天丟失的,陽氣正盛,不會是魔鬼所為。

    奇怪,這么多孩子失蹤,究竟是什么人干的呢?他們為什么要抓孩子呀?

    云燕想來想去無法確認,感到憂心忡忡,丟失的孩子如果真是被魔鬼們抓去,后果就慘了,幼小的生命不會生還。

    她默默地祈禱,但愿不是魔鬼在此行兇,受難的家庭能盡快團圓。

    天黑后,張云燕跟隨董方林來到王延田的宅院外面,跳到樹上觀察動靜。

    寬闊的宅院里,除了點點燈光,一片漆黑,很安靜。

    她讓董方林在外面等候,隨后縱身而起跳入院墻內,要獨自查看一番,見機行事。

    張云燕東轉西轉四處觀察,沒有收獲,見前面有座獨立的院落,便走過去。她推了推院門,沒有上拴,于是推開院門探頭巡視。

    院子里沒有人,很安靜。正房里亮著燈,有一男一女的說笑聲。

    張云燕心里一動,立刻進入院內,輕移腳步來到正房前。她捅破窗紙向里看去,屋內有一個男子正和女人調笑。

    那個男子有三十多歲,衣著不俗。

    那個女子年輕美貌,衣著打扮很華麗。

    張云燕暗自思量:“此人是王延田嗎?這個女子如此不俗,很可能是王府的女主人。”

    她無法認定,在思索猜疑。正想著,她忽然聽到院外有了腳步聲,急忙躲到黑暗的角落里。

    一個身著長衫的人進到院子里,推開門徑直進入屋內。

    他問道:“老爺,那兩個人怎么處置呀?”

    “劉升,你來得可真是時候,老爺我正得趣之時,你卻進來打擾,多影響情緒呀。你太隨便了,進來也不打個招呼,沒有規矩,以后可要注意呀。”

    那個人唯唯諾諾地答應著。

    那位老爺又道:“我現在還顧不了那對狗男女,等一會兒再收拾他們。你是管家,要記住,如果有事就在外面說話,未經允許不能進來。”

    劉升答應一聲退出來,又匆忙地走了。

    張云燕明白了,屋里的老爺必是王延田,否則管家不會來此稟報。不用說,那個女子是他的夫人。

    云燕又生疑惑:“這家伙說的‘那對狗男女’是什么人呀,現在何處?聽話語,他要害人,還是先把此事查清楚再說,或許能有轉機。”

    她無憑無據,不能冒冒失失地進去抓人,便悄悄地離開。

    張云燕四處查尋,在一個僻靜黑暗的房間里,果然見到一對被捆綁的男女。

    她立刻詢問:“快告訴我,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被綁在這里?”

    那個男子見面前的女子帶著刀,很恐懼,嚇得顫抖不止。

    那個女子渾身戰栗蜷縮一團,看都不敢看她一眼。

    那男子哆哆嗦嗦地問:“你……你是什么人,是老爺讓你來……來殺我們的?”

    張云燕見他們誤會了,情緒立刻緩和下來:“不要怕,我是來救你們的,王延田為什么要傷害你們?”

    這一男一女如同見到了大救星,又驚又喜,頓時淚水流淌,感激不已。

    那個男子神情急切,乞求道:“小姐,快救我們出去吧,再遲一會兒,就要被老爺殺害啦!”

    “放心吧,有我在此,他傷害不了你們。”張云燕剛想給他們松綁,又停住手。她想了想,又道,“你們再忍耐一會兒,我讓官府的人來處置。”

    “小姐,求求你了,快救我們出去吧,要是等官府來人,我們早就沒命啦!”

    他二人哭泣不止,在極力地哀求。

    “放心吧,官府的人正在王府外面等候。我去去就來。”說完,她出門而去。

    張云燕縱身一躍來到王府外面,對董方林言明此事。

    董方林認為這是難得的證據,正可借此把王延田押回縣衙審問。

    天色很黑,家人們早已各自回屋,王府里除了值更的人在不時地巡查,很安靜。

    張云燕縱身而起跳入宅院,董方林也翻墻進到里邊,他二人直奔王延田住處,立刻推門進入院內。他們見屋門已經插上,便當當地敲起來。

    此時,王延田正在興頭上,忽聽有人敲門,氣得罵起來:“劉升,你這個混蛋真不識趣,讓老爺玩得也不安生,快滾,就是天大的事情也要等一會兒再說!”

    外面沒有人回答,屋門依舊敲得當當響。

    他興趣頓失,立刻火起,罵罵咧咧地下了床,一邊穿衣一邊說:“你這個王八蛋,看我怎么收拾你!”

    屋門剛打開,隨即有人闖進來。

    王延田見是兩個陌生的年輕人,不由得一愣:“你們是干什么的,怎么會進入我府里呀?”

    床上女子嚇得一聲驚叫,急忙穿衣服。

    董方林看著王延田,哼了一聲:“你就是王延田吧,我是縣衙捕頭。因為有案件涉及到你,我們奉知縣大人之命,帶你回去核查案情。”

    “胡說!你們是哪里來的強盜,竟敢冒充官府之人來此敲詐,我王延田豈容你們胡作非為。來人呀,把兩個賊人拿下!”

    值更的人早已聽到動靜,已經鳴鑼報警。

    家人們知道出事了,急忙提著燈籠火把來到院內。他們見老爺發了話,一擁而上捉拿張云燕和董方林。

    張云燕見形勢逼人,不能再顧忌,大打出手毫不留情。

    董方林也在奮力攻擊。

    家人們倒的倒,躲的躲,沒有人再敢動手。

    王延田知道碰到了硬茬,頓時慌了神,身子在微微地顫抖,冷汗也滲出來。

    他強打精神,穩住情緒,哼道:“你即使是縣衙捕頭,又能怎樣,也不能栽贓陷害呀。我沒有犯罪,從來不做違法之事,不能隨便抓人。”

    張云燕秀眼圓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怒道:“王延田,你是要頑抗到底呀,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好吧,這就去見一見你的罪證,看你還有何話可說。”

    說完,她和董方林把王延田押解到那間屋內。

    @R

    ()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