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俠女來襲:本王妃你不可 > 第二九九章 冤家路窄
    玄幻迷 .,俠女來襲:本王妃你不可最新章節!

    張云燕聽了這些人的話語,臉色羞紅低下頭去,感到窘迫,尤其那些不時投過來的眼神,更讓人難以接受,似乎是在對她而言。

    平時,云燕對男人們談起女人來,便神采飛揚喋喋不休,就有看法,有些不齒,又無法干預。男人們如此津津樂道,也是一種喜好吧,只能隨他去。

    張云燕不想再聽他們拿女人來說笑,更不想聽到風流下作的話語,謝過眾人后便快步離去。

    一路走來,云燕想起那個本領高強、俊美無比的霧里花,不由得嘆息一聲。她有些喪氣,那個女妖太厲害,連黑煞星都畏懼三分,自己更惹不起了。

    張云燕本來對霧里花的印象就很深,又聽到那些男人的議論,更是無法忘懷,不時地想起那個狐貍精,既憎恨又惋惜。

    她暗自感嘆,霧里花的所作所為何止令人不齒,還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妖怪,是一個禍害。

    不過,對于霧里花的年輕美麗,云燕不能視而不見,盡管是個狐貍精,也很惋惜,總覺得不應該這樣,豈不誤了青春和前程。

    她很感嘆,人呀,真是不可貌相,長的丑俊不能決定品行的好壞,更何況是放蕩不羈的精靈呢。

    張云燕想到家鄉的李有玉,還有相識不久的妹妹沈小燕,感慨不已。

    兩位妹妹同樣美不可言,和霧里花相比毫不遜色,行為秉性卻和狐貍精截然相反。她們都是心地善良的好女子,又是在苦水里泡大的苦命人,令人憐愛,讓人贊嘆。

    云燕想起沈小燕的苦難經歷,又是一陣傷感,連聲哀嘆,窮苦人難活,孤苦伶仃的女人更難。日后,她一定去幫一幫可憐的妹妹,能有一個安定的生活,不要再遭受苦難。

    她想到霧里花,思緒難平,日后要是遇到那個狐貍精在行兇作惡,該怎么辦呀?

    憑本事,她決不是女妖對手,與之廝殺無疑是送死。

    然而,她如果面對霧里花在行兇害人,能束手不管任其所為嗎?

    決不會,這是她的秉性決定的,面對惡勢力不會退縮躲避。

    張云燕雖然有了不畏妖風的本領,但是不能以此攻殺妖怪,只能用來防御。她內功尚淺,不是霧里花對手,廝殺起來兇多吉少。

    她深知自己本領有限,要是遇到像霧里花這樣高強的對手,會力不從心,甚至危及性命。

    張云燕又想起在閻府遭遇的兩個男妖女怪,以及白云飛和張連湖,還有小和尚釋空,由衷地欽佩,又很自卑,今生已無法望其項背。

    她暗自嘆息,自己什么時候才能修成他們那樣高深的功夫呀?今生還能不能像他們那樣征戰江湖呀?

    想到霧里花,張云燕又是一聲嘆息,那個狐貍精太厲害,那幾位高人如果與其廝殺,也不一定能勝過女妖,何況她呢。

    云燕想到那位不曾謀面的女俠岳小梅,更是羨慕不已,非常崇拜。她和岳小梅同樣是年輕女子,本領卻遠不及人家,深感失落,心生嫉妒。

    張云燕想起共同奮戰的好友釋空,不知道恩人現在如何,但愿能平安無事。

    想到釋空,她默默地嘆息,很想再聽一聽和未婚夫君相似的語音,也只能想想而已了。

    面對那些武功高強的人,云燕自嘆不如,卻雄心猶在,要努力修煉,增進本領,為肩負的使命奮勇征戰。

    張云燕正在沉思,忽然,村頭有一對年輕男女慌慌張張地跑過來,一看就知道出事了。

    云燕立刻緊張起來,不知道村里發生了什么事情。

    那個女子滿臉汗水,氣喘吁吁地說:“相公,我實在跑不動了,歇一歇吧。”

    她被相公拉扯,一路趔趄,險些摔倒。

    那個男子顧不得擦去臉上汗水,在焦急地催促:“不行呀,他們要是追過來,就大禍臨頭啦!”他巡視一下說,“娘子,咱們快去莊稼地里躲一躲吧,在那里面歇一歇。”

    張云燕秀眉微皺,疑惑地問:“大哥,為什么這么驚慌,出什么事啦?”

    那個男子看了看張云燕,惶恐地說:“村里有壞人,快躲開吧,免得招來禍事!”

    男子沒有停步,一邊說一邊拉著妻子鉆進莊稼地里。

    云燕聞言來了火氣,暗暗地罵了一句,怎容惡人如此逞兇,急忙向村子里跑去。

    張云燕剛進村,迎面慌慌張張地跑來一人。

    那個人見她裝束利落還帶著刀,知道是習武之人,急忙停住腳步。

    此人非常緊張,焦急惶恐,立刻躬身拜求:“小姐,快去救救我家老爺吧,他就要被女賊殺害了,要快呀!”

    張云燕已經聽到喊叫聲,聞聽此言更加急切,來不及答話便飛奔過去。

    在十字路口,有位女子把一個男人打倒在地,那男子汗水流淌,正不住地哀求饒命。

    那個女子英姿颯爽,十分年輕,容貌俊美,身姿飄逸,無處不是靚麗迷人。若在平時,如此絕美的女子,必會引得眾人矚目稱贊。

    倒地男子有四十多歲,身材胖大,穿戴不俗,是個有錢人。他非常恐慌,在苦苦地哀求,已命懸一線。

    那個女子滿臉怒容,厲聲喝道:“想讓姑奶奶放了你,做夢去吧,我這就殺了你!”

    張云燕急忙喝止:“住手!有我在此,豈容你肆意行兇!”

    她怒目而視,并沒有過去,身心緊張有些猶豫。

    云燕看到那個女子第一眼的時候,便認出來,不由得身心一緊倒吸一口涼氣,怎么是她呀?

    張云燕盯著那女子,神色突變,俊俏的面容瞬間緊繃,有了懼意,緊張的心怦怦地跳起來,臉上滲出了細細的汗珠。

    她不但認識這個女子,還很熟悉,正是被黑煞星抓去的狐貍精霧里花。

    意外,太意外了,張云燕聽了村里的男人們對霧里花地議論,才時隔不久,哪知就遇到了這個女妖,怎能不心驚。

    此前,她盡管想到了“曹操”,卻沒有想到“曹操”這么快就到了,太可怕了。

    真是冤家路窄,怎么這么巧呀?

    人們所言不錯,霧里花的確是個兇惡的妖怪,正在殺人害命。

    她意外遭遇了可怕的妖怪,正在行兇害人,該怎么辦呀?

    張云燕很想過去阻止女妖行兇,解救危難中的人,又懼怕高深的妖法,不能不猶豫。面對可怕的強敵,她沒有能力抗爭,不敢貿然行動。

    不予理睬,一走了之嗎?

    不行,云燕秉性耿直,行俠仗義,既然遇到害人之事,就不會撒手不管躲避逃命。何況,她已經被霧里花看見,在黑虎山的時候就被視為仇敵,是不會放過自己的。

    又是兩難之事,又是生死攸關的時刻,她已經面對,也必須面對。

    張云燕深知霧里花有多利害,連黑煞星都不是對手,何況她呢。在生死存亡之時,她沒有能力救人,也沒有本事保護自己,不能不猶豫。

    云燕厲聲喝止,并沒有動手,也不敢動手,否則必會招來殺身之禍。她心存幻想,但愿女妖能有所顧忌離開這里,落個平安無事才好。

    霧里花看著張云燕,有了驚疑的神情,看樣子已經認出這個年輕的女子。

    她怒道:“真想不到呀,原來還有你這個幫兇。好哇,姑奶奶就把你們一起打發了吧!”

    霧里花嬌容含怒,要殺掉這個意外出現的眼中釘。

    張云燕既緊張又憤怒,喝道:“你是一個心狠手毒的惡魔,姑奶奶豁出性命也要拼殺一場,決不會放過你!”

    “哼,你這個瘋狗如此吼叫傷人,可恨之極,狂妄至極,姑奶奶這就取你性命!”

    狐貍精話音未落,抽出利劍動起手來。

    面對可怕的強敵,張云燕非常緊張,又不能逃避,決心和妖怪拼到底。她不敢有絲毫大意,使出渾身解數放手一搏。

    就這樣,兩個“姑奶奶”殺在一起,打得難解難分。

    張云燕希望能盡快殺掉女妖,也好為民除害,即使除不掉這個狐貍精,也渴望能救下那個被害人,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廝殺中,張云燕看到了霧里花手中的利劍,不由得吃了一驚,此劍十分獨特,好像在哪里見到過相似的兵器。

    這把劍的確很奇特,誰見了都會為之一震,看樣子決非尋常之劍。

    只見,此劍劍身三尺有余,不足一寸寬,猶如放大的扁平鋼錐,與眾不同。劍身陰冷雪白,寒光閃閃,在陽光照射下,更加鋒利逼人。

    印象中,這樣的劍的確見過,好像就在不久前,否則不會有熟悉感。

    她是在哪里見到的?誰有這樣一把劍呢?

    張云燕秀眉緊皺,一邊廝殺一邊回憶,猛然想起來,是在閻府!

    沒有錯,不久前,她去閻府宰殺閻小鵬為爹娘報仇,哪知剛進入仇人的宅院,便遭遇了兩個男妖女怪。

    那個女妖用的就是這樣一把劍,印象很深,自己險些死在利劍之下,想起來還心有余悸。

    想到此,張云燕暗暗地吃了一驚,十分緊張,腦海里瞬間冒出一個念頭,難道這個狐貍精就是那個女妖嗎?

    張云燕聽了這些人的話語,臉色羞紅低下頭去,感到窘迫,尤其那些不時投過來的眼神,更讓人難以接受,似乎是在對她而言。

    平時,云燕對男人們談起女人來,便神采飛揚喋喋不休,就有看法,有些不齒,又無法干預。男人們如此津津樂道,也是一種喜好吧,只能隨他去。

    張云燕不想再聽他們拿女人來說笑,更不想聽到風流下作的話語,謝過眾人后便快步離去。

    一路走來,云燕想起那個本領高強、俊美無比的霧里花,不由得嘆息一聲。她有些喪氣,那個女妖太厲害,連黑煞星都畏懼三分,自己更惹不起了。

    張云燕本來對霧里花的印象就很深,又聽到那些男人的議論,更是無法忘懷,不時地想起那個狐貍精,既憎恨又惋惜。

    她暗自感嘆,霧里花的所作所為何止令人不齒,還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妖怪,是一個禍害。

    不過,對于霧里花的年輕美麗,云燕不能視而不見,盡管是個狐貍精,也很惋惜,總覺得不應該這樣,豈不誤了青春和前程。

    她很感嘆,人呀,真是不可貌相,長的丑俊不能決定品行的好壞,更何況是放蕩不羈的精靈呢。

    張云燕想到家鄉的李有玉,還有相識不久的妹妹沈小燕,感慨不已。

    兩位妹妹同樣美不可言,和霧里花相比毫不遜色,行為秉性卻和狐貍精截然相反。她們都是心地善良的好女子,又是在苦水里泡大的苦命人,令人憐愛,讓人贊嘆。

    云燕想起沈小燕的苦難經歷,又是一陣傷感,連聲哀嘆,窮苦人難活,孤苦伶仃的女人更難。日后,她一定去幫一幫可憐的妹妹,能有一個安定的生活,不要再遭受苦難。

    她想到霧里花,思緒難平,日后要是遇到那個狐貍精在行兇作惡,該怎么辦呀?

    憑本事,她決不是女妖對手,與之廝殺無疑是送死。

    然而,她如果面對霧里花在行兇害人,能束手不管任其所為嗎?

    決不會,這是她的秉性決定的,面對惡勢力不會退縮躲避。

    張云燕雖然有了不畏妖風的本領,但是不能以此攻殺妖怪,只能用來防御。她內功尚淺,不是霧里花對手,廝殺起來兇多吉少。

    她深知自己本領有限,要是遇到像霧里花這樣高強的對手,會力不從心,甚至危及性命。

    張云燕又想起在閻府遭遇的兩個男妖女怪,以及白云飛和張連湖,還有小和尚釋空,由衷地欽佩,又很自卑,今生已無法望其項背。

    她暗自嘆息,自己什么時候才能修成他們那樣高深的功夫呀?今生還能不能像他們那樣征戰江湖呀?

    想到霧里花,張云燕又是一聲嘆息,那個狐貍精太厲害,那幾位高人如果與其廝殺,也不一定能勝過女妖,何況她呢。

    云燕想到那位不曾謀面的女俠岳小梅,更是羨慕不已,非常崇拜。她和岳小梅同樣是年輕女子,本領卻遠不及人家,深感失落,心生嫉妒。

    張云燕想起共同奮戰的好友釋空,不知道恩人現在如何,但愿能平安無事。

    想到釋空,她默默地嘆息,很想再聽一聽和未婚夫君相似的語音,也只能想想而已了。

    面對那些武功高強的人,云燕自嘆不如,卻雄心猶在,要努力修煉,增進本領,為肩負的使命奮勇征戰。

    張云燕正在沉思,忽然,村頭有一對年輕男女慌慌張張地跑過來,一看就知道出事了。

    云燕立刻緊張起來,不知道村里發生了什么事情。

    那個女子滿臉汗水,氣喘吁吁地說:“相公,我實在跑不動了,歇一歇吧。”

    她被相公拉扯,一路趔趄,險些摔倒。

    那個男子顧不得擦去臉上汗水,在焦急地催促:“不行呀,他們要是追過來,就大禍臨頭啦!”他巡視一下說,“娘子,咱們快去莊稼地里躲一躲吧,在那里面歇一歇。”

    張云燕秀眉微皺,疑惑地問:“大哥,為什么這么驚慌,出什么事啦?”

    那個男子看了看張云燕,惶恐地說:“村里有壞人,快躲開吧,免得招來禍事!”

    男子沒有停步,一邊說一邊拉著妻子鉆進莊稼地里。

    云燕聞言來了火氣,暗暗地罵了一句,怎容惡人如此逞兇,急忙向村子里跑去。

    張云燕剛進村,迎面慌慌張張地跑來一人。

    那個人見她裝束利落還帶著刀,知道是習武之人,急忙停住腳步。

    此人非常緊張,焦急惶恐,立刻躬身拜求:“小姐,快去救救我家老爺吧,他就要被女賊殺害了,要快呀!”

    張云燕已經聽到喊叫聲,聞聽此言更加急切,來不及答話便飛奔過去。

    在十字路口,有位女子把一個男人打倒在地,那男子汗水流淌,正不住地哀求饒命。

    那個女子英姿颯爽,十分年輕,容貌俊美,身姿飄逸,無處不是靚麗迷人。若在平時,如此絕美的女子,必會引得眾人矚目稱贊。

    倒地男子有四十多歲,身材胖大,穿戴不俗,是個有錢人。他非常恐慌,在苦苦地哀求,已命懸一線。

    那個女子滿臉怒容,厲聲喝道:“想讓姑奶奶放了你,做夢去吧,我這就殺了你!”

    張云燕急忙喝止:“住手!有我在此,豈容你肆意行兇!”

    她怒目而視,并沒有過去,身心緊張有些猶豫。

    云燕看到那個女子第一眼的時候,便認出來,不由得身心一緊倒吸一口涼氣,怎么是她呀?

    張云燕盯著那女子,神色突變,俊俏的面容瞬間緊繃,有了懼意,緊張的心怦怦地跳起來,臉上滲出了細細的汗珠。

    她不但認識這個女子,還很熟悉,正是被黑煞星抓去的狐貍精霧里花。

    意外,太意外了,張云燕聽了村里的男人們對霧里花地議論,才時隔不久,哪知就遇到了這個女妖,怎能不心驚。

    此前,她盡管想到了“曹操”,卻沒有想到“曹操”這么快就到了,太可怕了。

    真是冤家路窄,怎么這么巧呀?

    人們所言不錯,霧里花的確是個兇惡的妖怪,正在殺人害命。

    她意外遭遇了可怕的妖怪,正在行兇害人,該怎么辦呀?

    張云燕很想過去阻止女妖行兇,解救危難中的人,又懼怕高深的妖法,不能不猶豫。面對可怕的強敵,她沒有能力抗爭,不敢貿然行動。

    不予理睬,一走了之嗎?

    不行,云燕秉性耿直,行俠仗義,既然遇到害人之事,就不會撒手不管躲避逃命。何況,她已經被霧里花看見,在黑虎山的時候就被視為仇敵,是不會放過自己的。

    又是兩難之事,又是生死攸關的時刻,她已經面對,也必須面對。

    張云燕深知霧里花有多利害,連黑煞星都不是對手,何況她呢。在生死存亡之時,她沒有能力救人,也沒有本事保護自己,不能不猶豫。

    云燕厲聲喝止,并沒有動手,也不敢動手,否則必會招來殺身之禍。她心存幻想,但愿女妖能有所顧忌離開這里,落個平安無事才好。

    霧里花看著張云燕,有了驚疑的神情,看樣子已經認出這個年輕的女子。

    她怒道:“真想不到呀,原來還有你這個幫兇。好哇,姑奶奶就把你們一起打發了吧!”

    霧里花嬌容含怒,要殺掉這個意外出現的眼中釘。

    張云燕既緊張又憤怒,喝道:“你是一個心狠手毒的惡魔,姑奶奶豁出性命也要拼殺一場,決不會放過你!”

    “哼,你這個瘋狗如此吼叫傷人,可恨之極,狂妄至極,姑奶奶這就取你性命!”

    狐貍精話音未落,抽出利劍動起手來。

    面對可怕的強敵,張云燕非常緊張,又不能逃避,決心和妖怪拼到底。她不敢有絲毫大意,使出渾身解數放手一搏。

    就這樣,兩個“姑奶奶”殺在一起,打得難解難分。

    張云燕希望能盡快殺掉女妖,也好為民除害,即使除不掉這個狐貍精,也渴望能救下那個被害人,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廝殺中,張云燕看到了霧里花手中的利劍,不由得吃了一驚,此劍十分獨特,好像在哪里見到過相似的兵器。

    這把劍的確很奇特,誰見了都會為之一震,看樣子決非尋常之劍。

    只見,此劍劍身三尺有余,不足一寸寬,猶如放大的扁平鋼錐,與眾不同。劍身陰冷雪白,寒光閃閃,在陽光照射下,更加鋒利逼人。

    印象中,這樣的劍的確見過,好像就在不久前,否則不會有熟悉感。

    她是在哪里見到的?誰有這樣一把劍呢?

    張云燕秀眉緊皺,一邊廝殺一邊回憶,猛然想起來,是在閻府!

    沒有錯,不久前,她去閻府宰殺閻小鵬為爹娘報仇,哪知剛進入仇人的宅院,便遭遇了兩個男妖女怪。

    那個女妖用的就是這樣一把劍,印象很深,自己險些死在利劍之下,想起來還心有余悸。

    想到此,張云燕暗暗地吃了一驚,十分緊張,腦海里瞬間冒出一個念頭,難道這個狐貍精就是那個女妖嗎?

    ()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