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校花的修仙強者 > 第91章江城女王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楊天看著老頭終于有悔恨的意思,呼了一口氣,感覺心中的怒火消散了不少。

    隨后,站起身,看著抱著黑色箱子的曹大虎,漆黑的眸子閃過一道寒光。

    他屈指一彈,煉精化氣后期的境界仙元磅礴涌入指尖,動用了仙技碎虛指,擊中了曹大虎身側的電線桿上。

    電線桿如同平地炸雷,應聲而斷,好巧不巧,直接砸在了曹大虎的身上,把他的一雙腿同樣給砸了個粉碎性骨折!

    這讓眾人全部都驚訝的無以復加。

    “這是什么情況?電線桿子怎么會無緣無故斷了?”

    “是啊,而且還這么巧合,有點難以置信啊。”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天意。”

    “哼,活該,這種人本該遭雷劈的。”

    所有人得知了真相,都對曹大虎父子倆咬牙切齒,他們欺騙了眾人的同情心,這要是下次別人真的被車撞了,還敢不敢上前盡一點微薄之力?

    韓香凝同樣愣住了,她也難以置信曹大虎會這么巧合被電線桿子砸中。

    不過惡人既然受到了應有的懲罰,她也終于出了一口惡氣。

    由此想到了楊天跟她說過的一句話。

    我會給你個說法!

    這個說法,她找不到任何不滿意的理由。

    ----------

    楊天走到了曹大虎的身邊,把黑色的皮箱拿了過來。

    看了看不斷慘叫的曹大虎,楊天蹲下了身子低聲笑了笑冰冷開口道:“想知道你為什么無緣無故被電線桿子砸中嗎?”

    曹大虎停止了慘叫,先是一愣,隨后倒吸了一口涼氣驚恐道:“是你,是你對不對?”

    楊天淡漠笑了笑道:“你猜!”

    話落,留下了幾乎已經發狂了的曹大虎,跟韓香凝說了一下進了銀行。

    ---------

    銀行內,楊天把黑色皮箱遞給了黑裙女子道:“多謝了,里面的錢一分不少,現在物歸原主。”

    經理趕緊接過,想要打開點一下,而溫雅嫵媚輕啟紅唇道:“不用點了,我信他!”

    話落,兩根青蔥玉手夾著楊天那張里面有一千一百萬存款的銀行卡道:“諾,弟弟,這是你的卡。”

    楊天想要伸手接過,但是溫雅卻又收了回來道:“我幫了你,你是不是應該叫我一聲姐姐啊。”

    楊天愣了一下,收回手掌,淡漠一笑道:“你幫了我,那這張卡就當做謝禮吧。”

    話落,轉身就走!

    溫雅愣了愣,她沒想到少年竟然這么大方?

    “我的天啊,里面可是以一千一百萬啊,他竟然棄之敝履。”

    那個銀行女白領見此大聲驚呼,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真的假的,我讀書少你可不要騙我?”

    一個帶著大金鏈子的暴發戶嘲弄道:“得了吧,就他一個窮學生,你看穿著還都是校服,我估計他連見十萬塊錢張什么樣都不知道。”

    另一人一聽有道理,道:“說了一點都沒錯,別說一千萬,就算是一萬塊他有這么大方送人我給他跪下都行。”

    幾人話剛落,只聽銀行經理低聲對他們幾個說道:“別再說了,這是要被打臉的,剛才我親眼去查看了一番,里面真的有一千萬。”

    嘶!

    經理的話,顯然比那個女工作人員要可信的多,所有人聞言之后紛紛倒抽一口涼氣。

    這要是真的,那眼前這個看似平凡的少年家里的有多少財力,才會對這一千萬的巨款不屑一顧?

    其實,他們這是想多了,楊天的家里并不富裕,這些錢只是他自己得來,僅僅只是動動手指那么簡單而已。

    錢財,在他的面前如同糞土,若是他想,輕松可得來。

    --------

    所有人在震驚中的時候,只聽溫雅玩味收起銀行卡,盯著楊天的背影一聲嬌喝道:“站住。”

    楊天停下了腳步,疑惑看這溫雅,不明所以。

    溫雅邁著優雅的步伐走上前,圍繞著楊天仔細打量轉了一圈聲音魅惑道:“小弟弟,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楊天搖了搖頭,他的確是真的第一次見這個女的。

    溫雅火紅的唇色勾起,她笑道:“小弟弟,這么多年,你是第一個敢給錢的男人,怎么?你是要包養我不成?”

    話落,美眸中出現一道冷光!

    楊天還沒有說話,一旁的經理都嚇得差點癱坐在了地上。

    江城黑暗勢力的第一,毒玫瑰,說的就是眼前這個名叫溫雅的女人。

    她雖名字文靜,容貌勾人,但是內心卻十分的狠辣。

    否則,也不會坐在江城黑暗勢力第一的寶座五年之久。

    就連王烈來了,也得敬她三分。

    身為黑暗勢力第一的女王,她的家財本就是個謎,不過反正肯定不會低于九位數。

    九位數什么概念,在江城那是數一數二。

    溫雅既然有女王這一稱號,自然有自己的傲氣。

    如今被一個小子拿一千萬,姑且可以當做羞辱吧,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

    場中,有點分量的人都認出了溫雅的身份,一個個全部屏住了呼吸,唯恐驚擾了這個瘋女人。

    五年前那一夜,她僅帶領一人血洗了江城,從此之后,黑暗勢力尊他為王。

    五年內,沒有一人敢招惹她,今天卻不知從哪里冒出來一個不開眼的小子,竟然有這膽子。

    楊天皺眉看著溫雅道:“包養你?沒興趣。”

    “我的天啊!”

    一些知道溫雅身份的人,比如經理,都直接瘋了。

    溫女王只是說一句,而對方竟然還當真了,最重要的是什么,他竟然還當眾羞辱了溫雅。

    此事,肯定不會就這么算了。

    然而不出他所料。

    “放肆!”

    一道怒吼響徹整間屋子,只見一位平凡的老者不知時候出現,他眸子冰寒,正要上前卻被溫雅阻攔。

    她笑了笑開口道:“木老你退下,這個小弟弟很好玩,我很新奇。”

    她說這話,就像是找到了一件新玩具一樣,而木老狠狠瞪了楊天一眼頗為有威脅的意思。

    楊天不屑一笑,他看得出來,對方有點武學功底,但也僅此而已。

    就憑這點也敢在他面前狂?

    他有什么資格?

    若是兩人對戰,不出一招,這個老者必死無疑。

    而楊天卻不知道,眼前的木老的確有狂傲的資本,一身的修為為暗勁初期,五年前追隨溫雅來到江城,一夜之間敗盡江城所有高手,掀起了血雨腥風,穩固了溫雅在江城五年溫女王的地位。

    就憑這一點,他可以目中無人。

    溫雅臉龐沒有一絲怒火,把卡遞給了楊天道:“小弟弟,別說你沒興趣,就是你有興趣這點錢也不夠包養我。”

    停頓了一下,見楊天接過卡,她接著輕啟紅唇道:“不過,我始終還是幫了你一次,我溫雅從來不喜歡別人欠我人情,這個人情,你要怎么還?”

    楊天皺眉道:“你想要什么?”

    溫雅這女子肌若凝脂,氣若幽蘭。嬌媚無骨入艷三分。

    她雙手環抱,高聳火爆的酥胸起伏,妖嬈的身子如同三月垂柳,。

    認真想了一會兒她這才道:“我還沒有想好,以后,我會找你要這個人情,不論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可以!”

    楊天點頭隨后,轉身就走。

    他同樣不喜歡欠別人人情,剛才這女子毫無保留信任他,把一百萬借給他用,這要是常人,根本不可能。

    ----------

    出了門,楊天不顧曹大虎與其父親的死活,直接開著車到了一家藥店。

    為韓香凝買了點藥做掩護,然后從七彩玲瓏塔里打出了最普通的消腫與愈合傷口的靈藥。

    扒開韓香凝的玉手,此刻她俏臉紅腫,額頭的鮮血雖然凝固,但是剛才磕在了方向盤上,傷口很大。

    韓香凝美眸紅腫著,低著頭聲音有些嘶啞道:“楊天,老師現在是不是很丑了?”

    楊天見此,拳頭不由自主再次緊握著。

    他真想回去把那兩個王八蛋宰了泄憤。

    楊天深吸了一口氣一臉認真道:“怎么會,韓老師在我心里是最漂亮的。’

    韓香凝聞言想笑,但卻笑不出來,因為一笑,就會牽扯到臉上的傷勢,疼的入骨。

    楊天拿出從七彩玲瓏塔中的靈藥,看著韓香凝道:“來韓老師,這是我在藥店賣的藥,我來幫你敷上,等到了明天你的傷勢一定會好起來。”

    韓香凝不以為意點了點頭,并未把楊天這句話放在心上。

    她已經算是輕微毀容了,怎么可能敷上藥明天就能好起來,除非是奇跡。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