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鑒寶黃金指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攝魂笛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方程第一個就想到了在秦安機場對自己百般阻攔的屏翳,即使不是他殺的,那也必定是他的盟友或是手下!他的心里有些懊惱,自己第一次見到張揚的時候竟然沒有發現他身上所攜帶的靈氣就是由自己的魂識發出來的,也許是因為他的私人展覽館中古老的物件兒實在太多,各種各類的靈氣混淆,所以自己才沒有明確地察覺出張揚體內靈氣的不同之處,

    “不用猜,我們問問他……不就知道了!”

    殷小柔來到余一恩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

    “攝魂笛給我……”

    “恩?”

    余一恩看了看殷小柔伸過來的手,然后轉頭又看了看方程,見他點頭,便打開了盒子將玉笛遞到了她的手上!殷小柔看著手上的玉笛,然后把它輕輕的舉到了嘴邊,緩緩的吹了起來,頓時……悠揚空靈的笛聲響了起來,這笛聲……聽久了便會覺得有一種靈魂被洗滌了的感覺!

    門口那兩個剛剛抽完煙準備回到太平間門口站崗的小*,突然間又聽到太平間里傳來了空洞又詭異的笛聲,

    “哪……哪來的笛聲?”

    一個小*哆哆嗦嗦的問到,

    “好……好像是……好像是那里傳出來的……”

    另一個*手指顫抖的指向太平間的方向,

    “這……這怎么可能呢?你……你去看看……”

    “你去……”

    “你去吧!”

    “為什么我去?”

    兩個人……互相推諉著,誰也不愿意去靠近那座詭異的太平間……

    空靈的笛聲在空氣中回蕩著,一只、兩只……附近很多的神鳥和神獸都聚集到了這里,諾大的太平間頓時變得擁擠起來!

    方程此刻才明白了這只攝魂笛的作用,,它的作用是……可以控制那些看不見、摸不到的魂魄……

    不遠處,一個人的緩緩的向他們走過來,他表情疑惑、焦慮甚至有些暴躁,他的身體呈現著半透明的狀態,他……就是張揚!他一臉疑惑的來到了殷小柔面前,認真的看著她吹笛的模樣!

    “張揚!”

    方程輕輕叫到,

    “噓,別吵,我聽美女吹笛子呢……”

    張揚沖著方程擺了擺手,可回頭的功夫人家殷小柔就已經不吹了,她把玉笛擦了擦,又放回到了余一恩手上的那個盒子里!

    “怎么不吹了?”

    張揚皺著眉頭問到,

    “估計等我走了,我就聽不到這么好聽的笛子了!”

    “我覺得你是想說,等你到了下面,就看不到這么好看的女孩兒了吧?”

    余一恩揶揄他道,

    “張揚,是誰殺了你?”

    方程單刀直入,可沒料到張揚白了他一眼,沒有回答,

    “我在問你話,為什么不回答?”

    方程有些郁悶,這年頭鬼都這么橫了嗎?

    “我為什么要回答?要是沒有你,我能死嗎?你讓我怎么搭理你?”

    張揚轉頭走向自己的尸體,表情帶著些許的不甘和憤怒,

    “我本來活得好好的,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可就是因為你的出現,我丟了性命,你指望我對你有多好的態度?”

    “可是你的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還不是他給你的?要不是他的一枚魂識在你的身體里,你怎么可能有這樣的能力?這能力本不屬于你,但是你卻白白享用了幾十年,還不滿足?”

    殷小柔毫不客氣地說道,

    “你應該感謝他,讓你過了這么久本來不屬于你的生活!”

    “我……”

    張揚聽了殷小柔的話,一時語塞,方程見他再無話可說,便從兜里掏出根煙,點燃之后插在張揚面前的地上,張揚驚訝的抬起頭看了看方程,接下來便坐到了地上,一下一下的隔空吸起了那根煙,

    “你想知道什么啊?”

    他一邊吸一邊問到,

    “是誰殺了你?他是不是從你的身體里取走了魂識?那人帶著魂識去哪兒了?”

    方程在張揚的面前蹲了下來,

    “誰殺了我?速度太快,我沒看清,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倒在地上了,不過我聽見他們說話了,什么風神的魂識……說那個魂識是沒辦法從這個世界上消除的,但是只要他們掌握了一個你就沒辦法神魂歸一,遲早會再一次進入死去,進入輪回……”

    張揚一邊吸著煙一邊回憶著,

    “喂,你就是什么風神嗎?那他們把你那東西從我體內拿走了,你怎么辦?也會死嗎?”

    他好奇的問道,

    “也許……會吧!”

    “嘿嘿……一聽到你也可能會死,我好像沒有那么生氣了……”

    張揚的臉上有些幸災樂禍,方程沒搭理他的小人之心,繼續問道,

    “那他們去哪兒了……你知道嗎?他們說了嗎?”

    “不知道……就聽到他們說什么找到圣王骨盒,你們就永遠找不到那個魂識了……”

    張揚拼命的回憶道,

    “圣王骨盒?”

    方程聽到這個名字覺得有些熟悉,確實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他轉頭看向殷小柔問到,

    “圣王骨盒是什么?”

    “啊?哦……那是……就是由圣王大禹的骨頭……做成的一個小盒子……世間但凡是有靈氣的東西放到里面,那不管多么厲害的上古大神都沒辦法感應到它了!”

    一旁的殷小柔聽到了方程的問話,很明顯有些緊張,她結結巴巴的回答完方程的問話后便走到了一邊,低下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顯然是不想再多說什么了!

    方程看著異常的殷小柔,沒有多問,而是看向面前的張揚,

    “那……你還有什么沒有完成的事情嗎?我可以幫你最后一次!”

    “沒完成的事情?那太多了,但是……仔細想想,我活了這么久,在世上竟然一點牽掛也沒有,我父母早死了,我沒有愛人,沒有孩子,沒有家人……聽上去好像有點悲哀啊!”

    張揚嘆了口氣,站起身,看著擔架床上的自己,眼里流露出一絲絲的不舍,

    “我這個人……其實早就應該死了,我應該滿足了!唉,算了,走了,我不適合這么惆悵!”

    他轉過頭,第一次正眼看向方程,

    “方程,我的保險柜里有份遺囑,是我很早以前就已經寫好的!內容很簡單,誰在我死后幫我收尸,送我入土為安,誰就可以繼承我的一切財產!而我之所以擁有這一切,也有你的功勞,所以……就給你吧,好好經營它們!”

    說完,張揚的身體漸漸變得透明,直到完全消失……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