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十四章 當街發問
    “我的孩兒,你死的好慘啊!”

    在凌退思出殯隊伍的前方,另一支出殯隊伍里,一名老婦人站在一具黑木棺材旁邊,捶胸頓足大聲哭嚎:“我的孩兒啊,為娘一直對你說,行走江湖,決不可貪心,也決不可太好奇,可惜你一直不聽,如今卻是被人一掌打死了,害的我白發人送黑發人!”

    這老婦人身材高大健壯,雖然頭發花白,但卻毫無老邁之態,又哭又叫,聲震長街。

    此時兩支送葬隊伍已經撞在了一起,互相都停了下來。

    “我的兒啊!”

    這老婦人站在棺材旁邊,哭喊道:“江湖子弟江湖老,你死了,娘也不想活啦!你要是泉下有知,就好好看看,看你娘怎么給你報仇!”

    她說到這里,揮手喝退身邊眾人,看向凌退思送殯隊伍里的丁典:“丁典,我的孩兒只是路過凌府,也不曾窺探你的狗屁連城訣,你為什么要殺他?”

    丁典臉色微微一變,排眾而出,冷哼道:“這幾天死在丁某手中的人多了去了,誰知哪一個是你兒子?你是湘西鬼太婆?我勸你不要作死,不然今天真的就要成為鬼太婆了!”

    鬼太婆叫道:“我偏要作死!我兒子死了,我今天找你,就沒有想著能活下去!丁典,你貪花好色,為虎作倀,你自己不要臉與人偷情也還罷了,還要為這貪官送葬。你親爹親娘死了,都沒見你這么用心,我要是你,早就找個地方一死了之,省的給先人蒙羞!”

    丁典自從十多年前就被凌退思抓進了牢房,一直都不曾出去,因此對于自家爹娘的生死安危確實不曾知曉,也沒有想過出獄探視家人,無論他怎么辯解,這不孝的名頭卻是背定了。

    聽到鬼太婆這句誅心之言,丁典臉色極為難看,道:“這是丁某的家事,用不著外人操心!”

    他生恐這鬼太婆再說出什么難聽的話來,陡然向前邁步,他與鬼太婆相距至少有兩丈遠的距離,可他這一步邁出,便到了鬼太婆身前,揮拳如電,轟向鬼太婆的面門。

    鬼太婆吃了一驚,猛然一個后仰,直挺挺的向地面躺去,身子還未觸及地面,便即一個翻滾,滾向一側,躲過了丁典隨之而來的一腳。

    旁邊一群抬棺送殯的人,見丁典出手,同時發一聲喊,各自掏出兵器,向丁典殺去。

    丁典絲毫不懼,舉手抬足,盡顯高手氣度,每一拳打出去,必有一人倒地,每一腳踢出,必有一人拋飛,現場幾十名高手,幾乎無人能經得住他三招兩式,只是片刻之間,便打趴一大片,便是鬼太婆也被他接連三拳,打的吐血跪地,委頓在兒子的棺材旁邊。

    “嘿嘿嘿,一群廢物!”

    丁典拍了拍手掌,掃視四周,但凡被他目光注視之人,無不心中惴惴,不敢與他直視,只有楊行舟與有限幾人神情不變,不被他影響。

    丁典在向鬼太婆這些人出手之時,眼睛已經將四面八方的人看了個清楚,心中大為沉重,這鬼太婆一伙人還不被他放在眼里,可是街邊的一名老者與一對青年男女,還有一名高瘦的中年男子,距離自己最近的那名抱著胳膊看熱鬧的老者,無一不是強者。

    這些人只是站在遠處饒有興致的看熱鬧,好像并無出手之意,可是丁典卻清楚,這些不出手是不出手,一旦出手,那將是霹靂狂風一般的手段,一兩個人自己或許能抵擋的住,若是多了的話,自己除了逃命之外,實無太好的辦法應對。

    可是今天是凌退思出殯的日子,無論如何得把此人埋了,否則的話,凌霜華怕是一輩子都難以安寧,因此即便今天兇險萬分,他也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他為了震懾眾人,也為了應對后面的高手,因此速戰速決,出手極重,基本上與他交手之人,無一人活命,只有鬼太婆修為高深,不曾身死。

    “凌退思都已經死了,還是被江湖之所殺,諸位,你們又何必咄咄逼人?”

    丁典站在一群死尸當中,朗聲喝道:“丁某一人做事一人當,若是有想要連城訣之人,,待我將凌大人的遺體安葬之后,你們大可以來找我討要。何必行事如此卑鄙,在這個時候對我出手?”

    一人在旁邊叫道:“人死了,債不能消!”

    丁典循聲望去,只見一名青衣男子分開人群,緩緩走來:“丁典,你要埋凌退思?得問問天下人答應不答應!”

    丁典見此人面色蒼白,似乎是大病未愈,隱隱有些面熟,問道:“怎么稱呼?你有什么說的?”

    這青年道:“丁典,你不認得我了?我是林錦衣!一個多月前,我去刺殺凌退思,卻被你阻攔,將我打傷,被凌退思穿了琵琶骨,押到城門示眾。要不是楊行舟楊兄弟出手相助,恐怕我早就被凌退思殺了頭!”

    這青年正是被楊行舟救下的林錦衣,他逃出荊州之后,便找了個地方養傷,如今雖然傷勢未愈,但已經無甚大礙,聞聽今日便是凌退思出殯的日子,那是說什么也得過來一看。

    此時見丁典說什么眾人行事卑鄙,忍不住站出來要與丁典理論:“丁典,你也是識文斷字之人,應該也知道人倫綱常。我問你,這凌退思乃是昔日龍沙幫大龍頭,作惡無數,害死了無數人,之后搖身一變,成了荊州城的知府,更是貪婪無度,禍害蒼生。這種人,該不該殺?”

    丁典默然不語。

    林錦衣道:“你說大家伙行事卑鄙,難道你行事就光明正大?”

    “你接手了梅念笙的寶藏和神功,最后卻因為兒女私情而耽誤大事,甚至渾不在意,可謂是謀而不忠,你有高堂在世,卻甘心屈居獄內,不曾堂前盡孝,是為不孝,做視凌退思魚肉百姓而無動于衷,是為不仁,多次擊退刺殺凌退思的江湖好漢,堪稱不義!”

    林錦衣大聲道:“像你這般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徒,你還說別人行事卑鄙?你自己呢?你捫心自問,你除武功好一點之外,你又是個什么東西?”

    ps:求收藏,求打賞,求推薦,求所有都能求的啊,這本書數據太特么差了!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