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九死丹神訣 > 第619章 蜃獸包圍
    正文

    “子時?”

    邊上的武王開口道。

    “沒錯,就是子時。

    在這十二副畫中,子時的石畫應該就是此地唯一的出口。”

    海觀崖折扇一拍,開口道“現在我們可以來驗證一下。”

    他從衣袖之中摸索出一塊靈石對準子時的畫像猛然扔出去。

    靈石破空而過,摩擦出來的聲音吸引了成片量的蜃獸過去。

    咚!靈石沒入子時的石畫中響起了一道如同破水般的聲音。

    眾目睽睽之下,這一顆石子竟是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渣滓都沒有剩下來。

    所有的蜃獸靠近石畫的位置全都停了下來,石畫上面的野獸圖騰猙獰的面對著它們,令它們望而卻步。

    “成功了!”

    一群人頓時欣喜若狂。

    “姜兄弟,你可真是神人吶!”

    “我是真的服了你了!”

    “這一次多虧姜兄弟,要不然大家都要死在這里了。”

    ……面對著眾人,姜空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好了,都別耽誤時間了,快點走吧。”

    武王發話了。

    他搖晃著鎮魂鈴,將一群人籠罩在其中,躡手躡腳的朝著之時的石畫而去。

    有著鎮魂鈴的幫助,周邊的蜃獸沒有一只靠近過來。

    一群人從這一堆怪物之中穿梭而過,不少人將心提到嗓子眼上。

    通天鼠在姜空身邊不斷溜須拍馬,一雙眸子閃動著光芒探了探去,最后目光落在了最中央的果子上。

    看著那一顆通紅,嬌艷欲滴的果子,他雙眸一亮,一縷貪婪之色顯露在眼底。

    他緩緩的掉出了隊伍跟隨在最后方。

    在一群人經過果樹的時候,他靜悄悄的靠近果子,伸手將果子采摘了下來。

    自果子采摘下來的一瞬,整個石室突然出奇的安靜下來。

    靜的讓人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所有的蜃獸全都是停止了叫喚聲,周圍陷入了一片死寂的黑暗之中。

    一股不祥的預感涌現在所有人心頭上。

    “怎么回事?”

    “發……發生什么事情了……”不安的感覺如同煙云一樣在所有人心頭上環繞。

    轟隆隆!石室突然巨顫起來,大量的碎石紛紛落下。

    姜空渾身猛然一場,感覺到背后隱隱有一股氣息沖天而起。

    他當即轉過頭來看向后方,一眼便看見了通天鼠手中那通紅的果實。

    此時通天鼠一臉茫然的站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邊上這扭動著的奇異果樹。

    果樹上面的葉子就像是觸手一樣不停沙沙沙擺動著,一團團清輝自這些樹葉上散發出來。

    這詭異的一幕,令姜空恍然大悟。

    “快將手里的東西扔掉!”

    他大吼道。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果樹上面的樹葉一片片的激射出去,化為一道道清光裂空而過。

    這些樹葉落在了蜃獸的雙眼之上。

    蜃獸的眼睛開始一點點變大,原本無神的目光隱隱有靈性的光輝閃動起來。

    “咿!”

    它們齊齊盯住了一行人,眼眸之中兇光畢露。

    “不好,快跑!”

    海觀崖大喝。

    那個武王也是取出一柄劍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砰砰砰!一只只蜃獸拔地而起,朝著一群人撲殺而來,在它們手掌之上突現一根根尖銳的爪子,比之刀子還要鋒利。

    其中十幾只通天鼠全都一致朝向通天鼠,朝著通天鼠撲殺而來。

    “啊!”

    通天鼠驚恐的慘叫著。

    即便他是九重天武宗,但是面對著這種情況也被嚇的雙腿發抖。

    騰騰騰!一抹青金色流火當空劃過。

    姜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替他將這些蜃獸給擊飛出去。

    槍火裹挾著的槍頭切裂這些怪物的身體上,竟是暴起一片火星。

    這些怪物的表層卻沒有一絲被劃裂開的痕跡。

    “好生堅韌的皮。”

    姜空內心不由一驚,這些蜃獸的肉身戰力恐怕全都是半步武王的層次!這一群海家人面對這些東西,根本連開胃小菜都算不上。

    “怎么辦?”

    通天鼠渾身發抖,看著姜空,露出一絲求助的神色。

    “還不是你干的好事。”

    姜空看著他手中通紅色的果子就有火氣。

    現在這些蜃獸被賜予了目力,這下子麻煩就大了。

    “只能夠殺出去,去子時的畫像!”

    他帶著通天鼠一路突圍再次朝著前方大批人馬靠近。

    此時已經有海家的人遇難,渾身被蜃獸啃的連骨頭都不剩下。

    “砰!”

    遠處一道撞擊聲響起。

    只見到一個海家的人撞在了子時畫像之上,結結實實吃了一個閉門羹。

    原本打通的子時畫像此時完全不像是密閉的通道了。

    “怎么回事!”

    這下子,眾人的心徹底涼了。

    “通天鼠取走了那個最中央的果子,恐怕已經擾亂了原本在此地的陣法。

    這本來能夠穿出去的子時門戶,現在已經成為了一條死路。”

    姜空道。

    唰唰唰!一道道目光落在了通天鼠身上。

    眾人眼中全都寫滿了殺氣。

    “我我我!我交出這個果子還不行嗎?”

    通天鼠被嚇得不輕。

    “交出來有個屁用,現在所有人要被你害死在這里了。

    在這之前,你先我們一步去死吧!”

    一個暴怒的海家人直接操起一口大刀重重的朝著通天鼠頭頂斬下。

    鏘!姜空用毒蛛槍擋住了他的大刀,目視著眾人道“現在殺了他也不是什么辦法。

    此人與我簽下血契,我留他一命是覺得他還有點用處。

    現如今想辦法逃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姜兄說的沒錯,現在更不能夠自亂陣腳,擺脫險境才是首要考慮的。”

    邊上的海觀崖道,這才安撫了一下眾人的情緒。

    周圍海家人的怒火才稍微緩和了一絲。

    通天鼠提著的心才放下來一半。

    周圍的蜃獸瘋狂的撲殺過來。

    他們的肌體如同巖層一樣極難將之攻破,那個武王現在以一人之力牽制住其中的一半,不過也在節節敗退。

    一旦他都倒下了,到時候就是所有人面臨崩潰之時。

    “留你一條命是想讓你找這里的出路的,趕緊的!”

    姜空怒道。

    “好……好!”

    通天鼠連忙將身子匍匐在地面上,耳朵貼在地面。

    在這里不能夠動用遁地術,但是他一雙耳朵還是靈敏無比。

    通天鼠沉下心來,將一切雜亂的聲音排除開來,仔細尋找著那離開此地的通道。

    姜空提著毒蛛槍沖入密密麻麻的蜃獸之中,現在在這里最強的戰力無外乎他、海觀崖與那個武王。

    三個人就像是三叉戟一樣把控著三個方向。

    倚仗著強大的肉身以及火之奧義的存在,姜空相比于這些蜃獸都絲毫不怵。

    其他人的肉身根本沒有他這般強大,所以在蜃獸之下會吃大虧。

    但是姜空就像是一頭披著人皮的野獸,在其中大開大合,甚至是壓著蜃獸再打。

    不過這也不是長久之計,一旦他的氣力散盡,到時候也絕對抵擋不住這些東西。

    轟!他舉著槍直接將一排蜃獸扛了起來,硬生生的扔了出去。

    如此一幕驚呆了不少人。

    砰!又是一槍劃出半月軌跡,一槍重重掄在一尊蜃獸身上,蜃獸直接被這一槍轟的倒飛,震的石壁都在抖落大片煙塵。

    不過蜃獸的防御力實在是太強了,幾乎是相當于現如今姜空的大玉天體。

    就連一側的武王都很難從這些東西的身上討的了多少的好處。

    海觀崖一邊戰斗,一邊扔出一塊塊靈石在十二幅畫上,這十二幅畫完全就是封死的狀態。

    他的心也是沉入了低谷之中。

    “啊!”

    就在此時,一道慘叫聲響起。

    這一道慘叫聲讓所有人抖了個機靈,這是那個武王的聲音!姜空連忙轉過頭看去。

    只見到這個武王面色鐵青無比,額頭上一片青色如同煙云籠罩。

    此時他咬著牙關,青筋暴起,一臉齜牙咧嘴的頂著好幾個蜃獸。

    在他的后脖子處,一根漆黑色的長線吊在那里,引向了頂上。

    姜空抬頭望去,才發現,在那頂上密布著細密的蜘蛛網。

    這些蜘蛛與蜃獸一個色澤。

    武王脖子后面的毒針正是從上面引下來!“小心上面!”

    姜空一槍掃出一片槍氣,將蜘蛛的蛛絲斬斷開來。

    他引動著不滅真火轟向頭頂。

    兩面夾擊,現在武王身中劇毒,情況危急到了極點。

    “找出出去的路了嗎?”

    姜空問通天鼠。

    此時通天鼠也是一臉的汗,整張臉通紅無比,渾身血液沸騰。

    “快了!快了!這里還有一條路,現在我正在判定它的方向!”

    他的話給一群人帶來了希望。

    “都給我頂住!”

    那個武王大喝道。

    一群海家人也是拼了命,不斷的與蜃獸博弈著。

    姜空此時也是肌體感覺到了酸楚感。

    長時間與這些肉身怪物搏斗下來,他感覺到大玉天光有碎裂的征兆。

    轟!又一個海家人被蜃獸撲倒在地,直接被撕扯成了碎片蠶食干凈。

    這一幕讓眾人感覺到了絕望。

    “找到了嗎?”

    姜空再度朗聲問道。

    通天鼠閉著眼睛,將自己的感知發揮到最大。

    終于他雙目一亮,扭頭看向了原來果樹所在的地方。

    “在那里!那棵樹下有出去的路!”

    九死丹神訣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