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向往的生活之悠閑人生 > 第134章 夢
    李軒關上燈,躺在床上閉著眼睛準備睡覺,他要看看系統會給他灌輸什么東西。

    心中剛剛默念提取,他立馬就感覺到自己的腦袋像是被針扎一樣刺疼,咬緊牙關,死死的忍著,劇烈的疼痛讓他的汗珠一顆顆從頭皮上冒出,沿著臉頰流落在床上。

    不知過了多久,疼痛慢慢開始減輕,他的頭發就像是被水沖過一樣,被汗水全部打濕。

    李軒現在管不了這些,在昏沉中緩緩睡去。

    睡夢中,他忘記了自己,變成了另外一個‘真實’的人。

    夢中,他變成了一個嬰兒,生活在一個溫馨的家庭,有愛她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他有一個無憂無慮的快樂童年。

    隨著年齡的慢慢長大,他開始上學,考到好成績時,他會高興的拿著試卷在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面前炫耀,每一次他都會得到來自家人的夸獎和鼓勵。

    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的他開始工作,開始結婚生子。

    第一次當父親,他在產房門前坐立不安,焦急的走來走去,當見到孩子的一瞬間,他在高興激動中又有些茫然,不該如何去面對這個小生命。

    他的孩子慢慢長大,他體會到了作為一個父親的感覺。

    隨著孩子慢慢長大,他爺爺奶奶的身體也是越來越差,快不行了。

    他是多么希望時間能夠暫停,不讓他們繼續老去。

    可終究有一天,爺爺走了,奶奶也緊隨而去,臨終前他們還用顫抖的手像小時候摸他一樣,輕輕的摸著他臉龐,眼神中充斥著溺愛和不舍,要在臨終前多看他幾眼。

    一連失去兩位最愛他的人,他當時悲痛的流不出眼淚,不愿相信這是事實。

    直到有一天,他聽到自己的孩子叫爺爺奶奶,他想到了自己的爺爺奶奶,他們對自己是如此的疼愛,現在卻天人永別,不能再相見。

    心中悲傷的情緒在一瞬間爆發,眼淚忍不住的嘩嘩流下,痛哭不止,哭紅了眼眶,哭干了眼淚,也止不住他對爺爺奶奶的思念。

    失去親人的悲痛,讓他成熟不少。

    慢慢的他的孩子也已長大成人,可他年邁父母的身體也不行了,一前一后離他而去,此時的他也是50多歲的人。

    可爸爸媽媽的離去,他還是壓抑不住心中的悲傷,像一個小孩一樣,哭的稀里嘩啦,呆呆的在靈位前不吃不喝的跪了兩天兩夜,最終昏睡過去。

    漸漸的,他的孩子也開始結婚生子,他成了爺爺,體會到了晚年時,成為爺爺的快樂,和對孫子的溺愛之情。

    人老了,他也體會到與自己妻子相伴一生平淡卻不平凡的感情,這種感情不是愛情,而是愛情的升華,一共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只感覺他們彼此間熟悉的好像是一個人。

    可有一天,他的老伴也走了,走在他的前面。

    這一次他沒有哭,在妻子臨終前,他摸著她臉,溫柔的說了句‘我愛你!’

    然后輕輕在她額頭上親吻。

    妻子看著他,安詳幸福的閉上了眼睛。

    時間慢慢流逝,他自己也不行了,看著圍在自己的身旁流著眼淚的后人,他安詳的閉上了眼睛。

    一生經歷過的事情,在他眼前不斷閃現,從小時候考到好成績在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炫耀求夸獎,到結婚生子,再到親人去逝等等,不管記不記得,全都事無巨細的展現在他眼前。

    回顧完一生,他發現自己飄了起來,往下看去,他看到自己的后人正對著閉上眼睛的‘自己’慟哭流淚,他想要安撫他們,雙手卻從他們的身體中穿過。

    “我這是死了嗎?”

    他意識到,自己已經死了。

    這時,他看到房間的虛空中突然有一道柔和的光芒向他照來,照在身上很暖和,感覺很親切,他還在光線的另一頭,看到了自己已逝去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還有妻子。

    他們似乎在輕聲的召喚他快點過去。

    他笑了,沿著白光飄了過去。

    。。。。。。。。。。。。

    “李軒,快醒醒!你怎么了?”

    “李軒,李軒。”

    “快打120!”

    李軒的意識回歸身體,慢慢的醒了過來,聽到有男有女的聲音正在呼叫他,這些聲音有些耳熟。

    他慢慢的睜開眼睛,有些迷茫,心中想道“我是誰?我在哪里?”

    “李軒,你怎么了?怎么流怎么多汗,流這么多眼淚?”

    聽到聲音,看向說話的人,再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李軒的思維慢慢恢復正常,他想起了自己是在接受系統的高級演技灌輸,在夢中他度過了一個平凡人的一生。

    現在回憶起來,里面的事情雖然有些模糊像是在看電影,但里面的一些情感他卻能借用,就像是自己的一樣。

    “李軒,說話啊!你怎么了?要不要打120?”

    李軒看著說話的張移山,笑著說道:“不用打120,我沒事。”

    東方盈心急的關心道:“真的沒事嗎?你怎么哭的這么傷心,枕頭都還是濕的。”

    李軒轉頭看了看自己睡的枕頭,上面有一大片的淚痕,摸上去還是濕乎乎的,想來是哭的太厲害,還沒有干。

    而后他轉頭看向東方盈,發現她的長像和自己夢中的妻子很相似。

    夢里人的情感還有一些在李軒的主意識中沒有消散,他張開雙臂,對著東方盈說道:“可以抱一下嗎?”

    東方盈楞了楞,沒想到李軒會突然說這個,她看到楊梓、張移山還有酒店工作人員在場有些不好意思,不過看到李軒眼角的淚痕,她還是上去給了李軒一個擁抱。

    “你怎么了?”東方盈小聲的問道。

    “沒事,做了一個比較傷心的夢。”李軒笑著說道,與東方盈抱了抱就分開。

    張移山這時也沒有打趣他和東方盈,說道:“李軒,你這夢可嚇到我們,叫你起來拍戲沒有反應,打你電話沒人接,叫工作人員打開門,看到你眼角的淚痕都沒干,還怎么也叫不醒,你要是在不醒,這會肯定在救護車上。”

    “謝謝!”李軒感謝他們的關心,而后不好意思的說道:“你們可以先出去嗎?我穿的比較少。”

    張移山他們笑了笑,說道:“行!”看到李軒沒事他們就放心了。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