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戰國萬人敵 > 328 誠意滿滿
    下了一場雨,暑氣也被帶走了不少,只是大概蒸騰量上來,淮水水位居然不增反減。

    這種詭異的反常天氣變化,李專員估摸著之前受災的淮水下游,要出大事情。

    顆粒無收不至于,大概就是絕收吧。

    淮夷肯定要鬧事情,徐國故地剛剛經歷了大變,不出意外,還會進一步大變下去。而靠近徐國故地的吳國晉國宋國逼陽國……就要蛋疼了。

    好在這跟李專員也沒啥關系,反正李專員現在正忙著裝逼呢。

    “這個隨國的上大夫曾善,什么來頭?”

    跑過來幫忙的老公叔聽到李解的疑問之后,想了想,道,“上將軍可知吳武王故事?”

    正常來說,你大吳擎天柱,肯定不可能不知道吳國歷代大王的。但公叔勤自從發現李解是個文盲之后,就百分百確定,這個野人……是真的野。

    “誰?”

    “吳武王……”

    一臉郁悶的老公叔頓時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眼神,心中嘆了口氣,然后解釋了起來,“吳武王在位時,中原伐楚,隨為先鋒。彼時吳武王為楚國輕視,故武王亦攻楚,當時周、吳會師于隨東,此地,便是黽關。”

    “跟這個曾善有關?”

    “正是。”

    “曾善之祖曾戊子,親往吳武王軍中,甚得禮遇。倘使曾善為使前來,定有吳國信物,到時……上將軍當以禮相待。”

    講白了,老公叔就是提醒一下李專員,別到時候不認識老家的信物,那豈不是鬧國際笑話?

    李專員一愣:“還有信物啊,是啥玩意兒?”

    “玩意兒?”

    “啥東西!”

    “一柄吳鉤,又名‘云漢劍’。”

    “為啥叫‘云漢劍’?”

    “過云夢澤而臨漢水,此為吳人首次攻楚腹心。”

    “臥槽,那還真是挺有紀念意義的。看來這個曾戊子,很受那個什么武王看重啊,這得拍多香的馬屁,才能寶劍贈老漢?”

    “……”

    關于當年那個什么吳武王到底被曾戊子拍了什么彩虹屁,李專員其實挺在意的,這得學習啊。

    不過找了幾個吳國老鄉打聽了一下,李專員又發現了一點點小古怪,原來吳人對這個事情知道的也挺清楚,只不過叫法有點不一樣。

    中原列國,稱呼隨國很精準,就是隨國。

    但是吳人因為口音問題,曾、隨差不多,大概就是一個發音“seng”,一個發音“sei”,所以出現了偏差。

    “含姬量”高的國家說隨國的時候,吳人一臉懵逼,尋思著你都是說什么狗屁玩意兒,我他娘的跟這隨國都不認識。

    “難怪……怪怪的。”

    李專員之前還納悶呢,為毛像大舅哥商無忌,一體淮上像樣的一點的弱雞,就舉例唐國、曾國。

    “原來曾國就是隨國?是不是啊!這差距也太大了吧。”

    不過李專員也無所謂,反正他也不關心這個稱呼問題。他關心的是,這個隨國上大夫曾善,居然要送美女過來。

    這種人……難怪那個什么吳武王,要送“云漢劍”這樣有紀念意義的兵器給他祖先。這隨國上大夫曾善,一點都沒有辱沒他先祖的名聲啊,有祖宗之風!

    反正李專員自己現在也想送點什么禮物給曾善。

    “送啥好呢?”

    李解愁眉苦臉,突然一拍腦袋,頓時笑道,“我他娘的真是傻逼,燈下黑啊,老子送他一疊a4紙啊!再弄點麻布、紅絲綢、紫絲綢的,這不就是齊活兒嘛。老子要來放炮的玩意兒,給他們正好。”

    紙這種東西,對李專員來說,主要用途就是擦屁股。

    但這年頭的文化人不一樣啊,他們是真的愛好文化……

    “對了,老公叔。這隨國行者說的那個什么隨國公主,還差點嫁給那個剛死的楚王?”

    “有所耳聞,不過,老夫并不能確認。”

    “唔……如此說來……”李專員沉默了一會兒,很鄭重地點了點頭,“這個隨國,很有誠意啊。”

    “……”

    老公叔整個人都不好了,臥槽這哪兒有誠意了?!上將軍你的愛好是不是有問題?!

    但李專員覺得這個隨國想法很精準,他李某人什么愛好?美女啊!而且是頂級的絕品美女,一定要顏值逆天身材炸裂!

    那么問題來了,像隨國這樣的弱雞,敢把丑八怪送到楚國做妃子嗎?

    顯而易見是不敢的。

    那么不難看出,這個差點給楚王做次夫人的隨國公主,肯定是顏值不低、身材不差,最少有一點可以肯定,隨國公主,肯定美美噠。

    “呵呵呵呵呵呵……”

    想到這里,李專員整個人很高興,比上蔡大夫招來平輿司寇還要高興。

    平輿司寇前來投效,那也就是萬把人,再加點金銀細軟什么的,總資產估計還不夠李專員一次打劫的。

    就這么些人,反過來李專員還要安頓他們,總的投入那是多少?

    一個人光穿衣服,那得一兩匹布吧,萬把人,那就是一兩萬匹布!

    還不說剛搬遷過來白邑,這土地耕作都得重新來過,一個夏天加秋天,那都是坐吃山空的。

    人吃馬嚼的,給平輿司寇全族的糧食預算,大概在七萬石。

    今年又是個災年,李專員還得琢磨多弄點糧食過來,缺爹缺媽不能缺一口吃的養活全家。

    為了這個,李專員還得聯絡大舅哥,讓他組織船隊,把食物從千里之外的江陰邑運過來。同時還要讓嬴劍組織人手往來逼陽國,從逼陽國這個“次后方”也挪用一點糧食物資。

    對外戰爭,終究是要比血條啊,空血是萬萬不行的。

    還好李專員人面廣底子厚,從宋國那里搶劫了不少,又沿途搜刮,還開發了逼陽國、江北大量耕地,總算茍一下沒問題,一個平輿司寇還不在話下。

    不過兩相比較起來,還是隨國送禮這個事情,更讓他快樂。

    蔡國貴族投降,那都是要重新整合資產的,有些蔡國的貴族,更是他娘的負資產,屁家當沒有,跑過來就是蹭吃蹭喝的,那嘴臉一看就很有公子巴的風范。

    “唉……最近喜事連連啊,高爾夫球場又多了一個蔡國球童,居然還是蔡侯的妹妹,可惜現在要加班,不然回去玩兩局高爾夫球,勞逸結合,有益身心健康。”

    感慨之余,李專員又有點心癢難耐,盤玉的后遺癥,顯然已經好了大半。

    正所謂死性不改,就這么一個微小的愛好,李專員也不打算戒了。

    這要是連個愛好都沒了,他活著是為啥?

    這年頭,連個自動麻將機都沒有,多沒意思。

    見上將軍這副鳥樣,公叔勤原本想走人的,要不是有正經事情要說,他真是快看不下去了。

    “上將軍,黃國故人想要求見,該如何回絕?”

    “還不死心啊。”

    聽到公叔勤所說,李解頓時不耐煩了,“這黃城,是老子辛辛苦苦占下來的,雖說黃城也沒多少楚軍把守,可到底是老子打下來的吧。怎么,老子打下來了,還不歸老子管了?還想著恢復黃國?憑什么啊!老公叔,你說對不對?!”

    “誠然如是,不過,上將軍,防小人不妨君子啊。”

    公叔勤是老江湖,見慣了這些小國的嘴臉,像他六國,也是小國,也是嘴臉無比丑陋,為了掙扎殘喘,那是真的什么臉皮都不要。

    沒辦法,屁股決定腦袋,利益決定動機啊!

    六國也是嗝屁了,六國的貴族怎么辦?六國的國君怎么辦?血虧啊。

    公司倒閉沒什么,但別拿股東資產去抵啊。

    除非一種情況,公司倒閉之后,換了個單位福利待遇更好,那還尋思啥,鬧他娘的。

    老公叔就是這個態度,他反正是攀上李解這根高枝兒了,管你什么六國不六國的,能保存六國公族香火,每年祭祖有條冷豬肉,那就不錯了。

    還要啥自行車?

    反正按照老公叔的判斷,就他們家現在的行情,不敢說五年吧,十年之內,資產翻二十倍,那是肯定沒問題的。

    留在六國,除非被禁錮成智障,然后踟躕不前慢慢消磨,沒鳥毛好處。

    老公叔能夠看穿這一點,是他受夠了,外加有公子巴這個智障幸運兒。所以當看到黃國遺族跑來鬧復國,他就當看笑話一樣。

    媽的智障,一條金大腿踩你家狗窩上,不想著抱住金大腿換個更寬敞的狗窩,居然還想著把從狗窩逃出去的那條家犬重新請回來。

    要還是那條家犬,倒也罷了,可黃國國君都他媽死了,現在請回來的,是他兒子啊,要來干嘛?顯得黃國有忠臣?

    “老公叔,這事兒就交給你了,能者多勞!錢不是問題。”

    說罷,李解喊道,“來人,從錢庫支取一千金。”

    “是!”

    取了符印,親隨立刻前往錢庫,拿一千黃金過來。

    反正黃金都是搶來的,大部分都是楚國的“郢爰”,成色相當不錯,扔燕國或者秦國,一千金能抵個三千金都說不定。

    “老公叔,看著花。是金子,早晚都會花光的!”

    說著,看著一臉懵逼的公叔勤,李專員很是信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