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劍破拂曉 > 0357 毀一方軍糧 隕一隊黃驃
    正文

    一列車隊緩緩駛來,三千軍武護衛絲毫不敢有所怠慢。在自家地盤這般嚴陣以待,可見對這些糧草的重視。

    吊起一只手臂的男子于經綸迎了上去,客氣卻不諂媚“將軍好,093驛站全部烽候再此等待多時。一切如常,將軍可以安心通過。”

    將軍拓跋古打量了一下于經綸,問道“手臂受傷了?”

    于經綸一本正經“謝謝將軍關心,昨日被黃驃手劃了一刀。”

    拓跋古微微點頭贊賞道“很好。”

    隨后打量了其余烽火候,微微皺眉“這個驛站只有三十多人嗎?烽火長和副烽火長哪去了?”

    于經綸解釋道“將軍息怒,烽火長和副烽火長帶領其他軍武圍剿白鶴去了。”

    “胡鬧,這些糧草就是為了勾引白鶴的。你們提前打草驚蛇,他跑了怎么辦?”拓跋古突然動怒,眸子中透漏出狠厲兇光。

    拓跋古左右的兩位副將,不著痕跡按住了腰間的刀柄。

    于經綸看的清楚,當即解釋道“拓跋將軍息怒,六百游騎軍前來要人支援。說是白鶴一對黃驃手正在做困獸戰,命令驛站前去支援。”

    “將軍也知道,驛站的烽火候要無條件聽從地方軍武調配。烽火長和副烽火長不敢延誤軍情。”

    見拓跋古面色漸緩,兩位副將也放開手掌。于經綸暗暗呼出一口氣,慶幸北荒和北疆緊鄰,相互間的方言差別不大。

    不然一次性說這么多話,非露出馬腳不可。

    突然遠處傳來雷鳴般的轟鳴,轟鳴聲震耳欲聾。大地輕微震蕩,拉車馬匹驚恐斯鳴。若沒有軍武在旁牽住馬匹,怕是會有不少掉頭逃竄。

    拓跋古看向于經綸,問道“怎么回事?”

    后者掠做沉思,單臂一拍額頭“可能是草原經常出沒的野牛群。”

    “請將軍快快下令,將糧草馬匹聚攏到一起。軍武包圍在外保護,免得被牛群把糧草沖壞。”

    “該死,怎么會遇上野牛群!”拓跋古痛罵一聲。生在草原,當然知道野牛群的霸道。

    規模小的至少上千頭野牛,大點的規模一萬甚至幾萬。現在的轟鳴聲巨大,至少在萬頭以上。

    糧草被沖撞壞,他身為護糧將軍首先難逃其責。于經綸說的辦法,的確能有效保護糧草。

    拓跋古當機立斷,命令所有軍武立刻行動。

    于經綸單手一揮“兄弟們,快來幫忙牽馬匹。”

    護糧軍武自成陣型,將聚攏到一起的糧草護在中間。于經綸帶著所剩不多的“烽候”,在包圍圈內安撫馬匹。

    拓跋古“咦”了一聲問“怎么只有聲音不見牛群出現?”

    于經綸眼珠子打轉,忽然沉聲道“動手!”

    三十人同時蕩漾出內力,干燥的糧草瞬間被點燃。大火順勢蔓延,越發的燃燒旺盛。

    受驚的馬兒又要逃竄,皆被于經綸一起的軍武一刀斃命。確保所有糧草,全部在大火燃燒范圍。

    拓跋古見狀大怒“殺,一個不留。”

    眼皮子底下被人搞鬼,三千軍武無不憤怒。轉身怒目,拔刀相向。

    三十人被三千人包圍,沒有懸念的廝殺。不等護良軍武臨近,戴上黃、色頭巾的黃頭郎,一個個接連自碎身軀。

    臨死前也要將糧草崩碎,更容易大火的燃燒。

    于經綸看向遠處奔殺而來的白甲銀槍,放聲大喊“你的軍功夠了,趕緊滾回去。記得把我的人頭帶回去,我的軍功不能丟。”

    吊起一只胳膊的副黃驃長,連續出刀斬殺三人。僅剩的一條胳膊耷拉下來,只有一層皮肉相連。

    于經綸怒吼出聲“黃頭郎軍,死戰到底!”

    而后身體怦然炸開,武道罡風四周擴散。燃燒的大火見風后更加盛烈,集中到一起的干燥糧草,盡數被火焰吞噬。

    火勢已成惋惜沒用,拓跋古望向白甲銀槍嘀咕一句“聲音是你搞出來的吧,白鶴有兩下子。殺!”

    拓跋古一馬當先,兩位副將一左一右。三乘三騎踏草前行,馬蹄陣陣殺意彌漫。

    還未真正交鋒,先是一通密如雨點兒的箭羽傳射。白鶴周身罡風獵獵,箭羽近身半尺盡數折斷。

    白衣銀甲突然駐足,銀槍重重砸向地面沒入一尺。白鶴遙望前方,眸光熠熠生輝。

    白鶴平淡說道“槍爆!”

    以銀槍為中心,武道罡風漣漪擴散。漣漪所過刮地三尺,地面青草連根拔起。

    方圓百丈煙塵彌漫,三千軍武中爆破聲不斷。混亂中血肉橫飛,哀嚎聲也不斷。

    同為武道六境,拓跋古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三千軍武皆是武者,實力都不弱。

    對面的白甲銀槍,一槍斬甲一千八。換做是他,肯定做不到如此戰果。

    拓跋古也明白,一擊過后白鶴內力所剩不多。大喝一聲“白鶴強弩之末,殺!斬下白鶴頭顱者,賞金千兩。”

    護糧軍武跟打了雞血似的,拼了命的往前沖。拓跋古卻帶著兩位副將駐足不前。

    小聲提醒“先等等,小心白鶴拼死反擊。”

    果不其然,白鶴擦了一下嘴角血跡。呢喃自語“再來一次。”

    這次威力明顯不如剛剛,漣漪過后只斬殺敵甲二百。氣喘吁吁的白甲將軍,望向還在燃燒的大火。

    “兄弟們,我馬上來了。”

    白甲銀槍傲然挺立,內力幾乎全無。現在還不如一健壯的凡俗,所能做的只有閉目等待。

    一聲鳳鳴劃破天際,一掛火焰瀑布從天而降。一道火幕驟然升騰,距離白鶴身前二十丈遠。

    小紅低掠,抓起閉目的白鶴后翱翔天空。鳳鳴漸行漸遠,火焰緩緩熄滅。

    拓跋古面沉如水,無奈嘆氣“回去請罪!”

    南濱城唐琴意外的活了下來,順理成章做了唐家家主。柳塘橋原諒了唐琴的過錯,成為了唐家的大供奉。

    金縷接手金家,摒棄前嫌金唐兩家合作。各自負責南濱城的半數護衛,在有海族入侵,將不僅有金家護衛隊出現,還有唐家的護衛隊。

    至于齊家和矛家,樂得南濱城風平浪靜。作為傳承的家族,誰不喜歡悶頭發財。

    南濱城沒有土地爺,海族入侵才會疲于防備。經此役后,土地神的提議臺上桌面。

    一方土地正神,調動一方大地為己用。一人之力可頂千萬軍武,任誰都能想到其中的利害關系。

    蘭緣予出面游說,四大家族先后認可。土地廟建設,以正神的規格進行。

    土地廟當中供奉的人選,自然是小眼睛的高慧慧。

    現如今金唐兩家都有半神器坐鎮,實力上可謂是旗鼓相當。雖然不在明爭暗斗,但是仍不想見到對方強過自己太多。

    私心難免會有,金堂兩家初代較好,到了后來不也一樣差點生死相向。金縷可以坐鎮金家幾十年甚至百年,不用擔心金唐兩家關系破裂。

    金縷以后呢?沒有人能保證兩家關系始終平和。土地正神的出現,無疑打破了兩家實力的均衡。

    最后呢,是劉順出手以武鎮壓。他不管什么金家和唐家,對這兩家都沒感情。

    劉順只有一個要求,高慧慧來做南濱城土地正神。哪個有意義,和他走上兩招贏了再說。

    跨入上五境的劉順,半神器對他沒有什么威脅。整個南濱城,只有蘭奎藹和他有一拼之力。

    蘭奎藹才不會為了金家去得罪劉順,再說了,每次看到劉順出拳,他頭皮發麻。

    實力擺在眼前,容不得他人不低頭。高慧慧的土地正神,可以說是硬生生搶過來的。

    唐家樂見其成,資金方面更不成問題。始一出現土地廟的南濱城,香火出奇的旺盛。

    高慧慧也是盡職責盡責,能力范圍內有求必應。

    人長得漂亮,按照其容貌打造出來的祠像栩栩如生。加之偶爾的靈驗,聲明漸漸遠播。

    不只是上了年歲的老人和婦孺喜歡來土地廟祭拜,就連青年壯漢也想來瞻仰神仙風采。

    刑真趁養傷之際,給蒲公齡的拳套補齊了陣法。平時不用,化作一粒鐵丸收起即可。

    拳套黑金,成型時天品器胎。加以時日,用心溫養,成就定然不低。

    萬事落定,唐家大擺一桌宴席。上至唐家老家主唐明耀,新家主唐琴。下至棲身土地廟的高慧慧,全部被邀請在列。

    不為別的,只為給唐家打造出木火的刑真送行。

    出乎意料也在預料之中,晉級上五境的劉順開席便告知。

    在南濱城了無心事,和刑真前后離開返回劍宗。以后會不定期來看望高慧慧,土地廟出了什么意外,拿唐家出氣。

    唐琴一口答應下來,即是發自本心,也是對劉順的懼怕。

    柳塘橋也拍著胸脯保證,以性命擔保高慧慧安然無恙。

    雖已是唐家大供奉,但不會住在唐家府邸。打算像馬不火一樣,做一個打掃衛生的老人。

    地點自然是有所變化,不在是唐家祠堂,而是南濱城土地廟。

    魂魄出行的高慧慧感激涕零,連聲說“不可讓師傅受苦。”

    柳塘橋灑脫一笑“誰說是吃苦了?做自己想做的事,只有樂沒有苦。”

    桌子上有兩位陌生人,一位是中年婦人長相平平。不涂抹胭脂水粉,本色出席。

    她是出行龍斷州舟船的管事,名為洪柏。長相和身材確實都不咋地,小狗崽兒看了一眼在不愿看第二眼。

    另一位是一粗糙漢子,名為夢義,是舟船的舵手。

    讓他們二位出席,無疑是為了介紹刑真他們認識。一路舟船遠行,一定要多番照顧。

    刑真笑著道謝,照顧不照顧他并不在意。滿意的是唐家免除了這次乘船費用,讓嗜錢如命的家伙小小興奮一場。

    夸洋樓船百丈多高,金屬外殼跟一座小島是的。

    出乎意料,刑真、蒲公齡和小狗崽兒,見到舟船后都沒有表現出應有震驚。

    蒲公齡倒還好說,本就遠行而來,見過這種舟船無需震驚。

    刑真和小狗崽兒的平靜,頗讓他人感到意外。

    只有刑真和小狗崽兒自己知道,在鳳羽見過飛舟。這種只能在海面航行的舟船,與之比起來小巫見大巫。

    登船時,刑真意外的見到了兩位熟人。不禁讓刑真喜出望外,心中一直的愧疚終于放下。

    舟船漸行漸遠,龐大身軀越來越小。直至消失在海天交接處,不可再見其蹤影。

    南海岸邊一年輕書生朝向海洋怒吼“刑真,你給我死回來。漢白的仇,我發誓,一定要報。”

    旁邊的許浩然拍了拍其肩頭“宿術,別太生氣了。”

    劍破拂曉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