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46. 地榜變動
    白馬城,是由法華宗牽頭,聯手天蓮派、雪山劍門、風華宮、一體道以及趙家、程家等同屬七十二上門之一的宗門世家一起聯手建立起來。乃是中州渭河地域里規模最大的修士聚集地——不同于坊市,城池的修筑更復雜,但是相對的各種功能設施建筑自然也就更加周全,尤其是在安全防范問題上,更是一般坊市完全無法比擬的。

    不過白馬城能夠擁有如此規模的影響力,很大程度也是因為它所處地域的便利性。

    白馬城的傳送陣,橋接周邊超過三十個宗門的傳送陣,是中州東北部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處“交通中樞”——繼續往北,則是前往中州北部的出海口;往南則是前往中州南部地域、往西則是前往中州的中心區域——因為中州地勢的緣故以及某些地域的危險性,所以中州修士如果想要前往北部出海口,都必須要從白馬城借道經過。

    不同于其他宗門都喜歡把山門修建在荒山野林,以彰顯自己獨特的氣派底蘊。

    白馬城七巨頭,都將宗門修建在了白馬城內。

    趙家、程家,畢竟是豪門望族,將本家放在城池里尚屬正常。法華宗是佛門,在城內修筑佛寺也能夠理解。

    但是講究天地自然、自然真趣之說的道宗門派:天蓮派和風華宮,以及劍修的雪山劍門和武道的一體道也同樣將宗門布置在白馬城內,這就實在是讓人感到無法理解了。

    可不管怎么說,白馬城是由這七個宗門一起修筑起來的——在姬家的不夜城修筑成功之前,白馬城曾號稱是中州最熱鬧,也是規模最大的城池——所以這七巨頭想怎么安排,自然也沒有人有資格說三道四。

    白馬樓。

    位于白馬城最中心,樓高十丈,三丈一層,共有東南西北四門,每個大門前都有一座白馬雕塑,號稱白馬城最大的酒樓。

    這間酒樓是白馬城七巨頭共同出資興建,所以也沒人敢在這里惹事,因為惹事的人等于是同時得罪了七家。

    一名青袍青年邁步走入白馬樓。

    他沒有理會一樓的客人,徑直上了二樓——三樓通常是不開放的,只有通過七家的預訂才會事先準備。

    青年上了二樓,頓時就有人笑道:“趙三,你可算來了,我們才剛剛說到你呢。”

    “說到我什么?”被喚為趙三的青年笑著回了一句,同時又向幾桌熟客打了招呼。

    能夠上二樓的,都不是一般的客人,而是在白馬樓有掛名的“熟客”——要么是七家子弟,要么就是在白馬城闖出名聲。所以眾人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也多多少少總會有些熟人,區別只是眼熟還是真熟。

    和趙三打招呼那一桌,算是他的摯交好友,或者說損友。

    不管怎么說都比酒肉朋友好一些。

    熟門熟路的入座,然后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水,一飲而盡后,趙三又說道:“你們剛才在討論什么?”

    “說的是前些天你和你七弟跟連城十一堡作了一場的事。”那名一臉不修邊幅的粗獷糙漢笑道,“你七弟才剛入本命境沒幾年吧?這次可是他第一次出手,居然就能打得連城十一堡的人求饒,太給我們白馬城長臉了。哈哈哈。”

    聽到這男子的話,趙三卻只是搖頭苦笑。

    白馬城七巨頭,說是好聽,但是實際上這七家都只是七十二上門而已。

    而且除了佛門的法華宗位列上十門第二位,其他六家都只是中上游的水準而已。只不過好在法華宗行事公允從不偏頗,且七家非常的團結,形成了被外界稱為“白馬盟”的宗門勢力,幾乎可以和三十六上宗里除了上十宗外的任何一個宗門相提并論,因此才能讓白馬城在中州渭河立足,成為附近地域里的最強勢力。

    七家子弟,自然也就走得比較近。

    像趙三,本名趙師,乃白馬趙家當家嫡孫,族譜行三,因此才有了趙三的稱呼。

    而這個一臉絡腮胡的粗獷糙漢,則是程家當家的十二子,程淵。

    與座的還有來自雪山劍門、風華宮、一體道的幾名弟子,他們這幾人算是程淵、趙師這個圈子里的人。

    程淵與趙三雖然有著一代輩分的差別,當時兩人年紀相仿,且脾性相合,倒也成為了摯交好友——這種事,在玄界簡直不要太常見。畢竟突破本命境后,壽元可達三百,若是境界繼續突破,壽元更加悠長,所以老當益壯可不是什么假設,而是真實存在于玄界的常事。

    像趙三的七弟——族弟,并非胞弟,族譜行七——趙英,就與趙師之間相差了五十歲。但是他的這個七弟,天資聰穎,哪怕以十九宗這等高門大宗的標準而言,也絕對算得上是天才之流。于三年前成功踏入本命境后當即就直接閉關,然后數個月前出關時,就已是本命虛境巔峰,和趙師一起聯手將在白馬城惹事的連城十一堡的五名弟子打得跪地求饒。

    此事讓連城十一堡顏面盡損,畢竟那是一個三十六上宗序列的宗門,但無奈于自家弟子理虧,且又技不如人,所以這頓毒打注定是不可能找回場子的。

    而趙家,自然也因此事名聲大噪。

    尤其是趙英,更是最大的受益人。

    “你等著看吧,這幾天地榜必然會更新,到時候你七弟肯定能上榜。”程淵一臉舒爽的笑著。

    周圍幾名圈子里的朋友,也是笑著道了聲恭喜。

    “地榜強者不少,我七弟雖天資不俗,可也沒那么容易上榜的。”趙三看起來倒是不抱什么希望的樣子,“而且就算入榜也不見得就是好事。他那實力,排名不可能高到哪去,到時候一堆人來找他挑戰,麻煩事太多,反而耽誤修煉。”

    “這倒是。”程淵點了點頭。

    旁邊幾名七宗弟子對于這個問題,很是無奈,完全沒有發言權。

    因為他們這個圈子里,也就只有趙三和程十二兩人上榜,分列地榜五十二和地榜四十八。

    不過他們雖然對地榜排名沒什么發言權,但也并非全然不懂。

    地榜排名,大概可以劃分為三個檔次。

    分別是前十名一個檔次,十一到二十名一個檔次,二十一名到五十名一個檔次。排名在五十開外的,基本就沒什么人理會了,畢竟這個層次的修士可不會滿足于眼下的排名,所以全都憋著一股氣準備沖進前五十,甚至前二十呢——修士本就逆天而行,所以誰不是為了爭一口氣呢。

    而排名里,競爭最激烈的就是二十一名到五十名排名歸屬的這個檔次。

    但要說到最血雨腥風的,卻是從排名第六到排名十五的這個層次——這個層次的修士,本身實力最為接近,所以一旦動了真格的話,交手就很容易收不住從而造成血腥慘案。

    “我估計你七弟應該進前七十,可能在六十到六十五之間。”程淵想了想,然后開口說道,“這個排名還算可以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所以一般敢開口挑戰的也都有些實力,不過贏了還是輸了都會有所成長。”

    “我就沒你那么樂觀了,那天那幾名連城十一堡的弟子,實力一般般,也就是仗著境界稍高一節而已。”趙三想了想,然后回答道,“我估計七十五就是極限了。畢竟連城十一堡雖是三十六上宗,但是實際上他們的門派運作模式和我們白馬城差不多,所以排名不會高到哪去。”

    連城十一堡,是由十一個類似于家族模式的門派組合而成,按照家族實力強弱排序,對外統稱連城十一堡。但是實際上首三堡和后八堡彼此之間,是有著近乎于無法逾越的巨大鴻溝差距,所以在連城十一堡內部也有著御三家和護法家之說——護法家指的便是充當陪襯的后八堡,又稱八護法家族。

    “不管怎么說,你們趙家也算是有兩人進了地榜,可憐我程家就只有我一個。”程十二搖頭嘆氣。

    “看你說的。”趙三笑罵了一句。

    “你別以為我說笑啊。”程十二大呼,“你是不知道我的壓力有多大,以前你家地榜只有你一個,你應該能夠感受到。現在你還有個七弟,怎么也可以給你分擔一下這種壓力。”

    趙三翻了個白眼,一臉鄙夷的說道:“我和七弟雖是進了地榜,但是我們趙家天榜只有一個排名九十九,隨時都會掉出去的。你們程家可是有兩個上了天榜的強者,而且排名還都在八十以內,這種壓力能比嗎?”

    程十二自知這方面沒得談,笑了一聲不接話,又惹飯桌幾人笑罵起來。

    不過話鋒一轉,程十二又開口說道:“你這次出手,實力大有長進,相比之前強了不少,排名應該提一提了吧?”

    “誰知道呢。”趙三嘆了口氣。

    看著這樣的趙師,程淵也是一臉無奈。

    原本他們兩個,排名分別是四十八和四十九,私底下也經常互相切磋,所以實力提升并不慢。

    但是也不知道該說趙師時運不濟,還是說他們兩人的實力提升速度太慢。

    地榜雖說是每隔一段時間才會更新一次,但是如果有發生一些大事件的話,還是同樣會進行及時的調整和更新——例如排名靠前那幾位交手時不小心把對方給打死了,那么地榜還是會進行更新的,順便也會把一些新人給添加上去。

    過去五年里,地榜一共更新四次,幾乎都快達到一年一次的程度。

    可每一次更新,趙師的排名都會有所變動——不是提升,而是下降。

    第一次更新時,趙師從四十九名跌到五十名,他的位置被原先的五十名給頂替了。

    第二次更新時,他的排名就從五十名跌到五十一名,一個空降新人拿下了他的排名。

    第三次更新時,他的排名又跌落一位,退到五十二名,原因是排名五十和五十二名的兩人交了一次手,不分勝負,于是只能委屈他掉到五十二名了。

    第四次更新,倒是沒有什么變化,只不過是原先的五十名死了,五十一名升了一位,然后又空降了一位新人在他前面。

    趙師覺得,現在已經沒什么能夠打擊到他了。

    “咦?”同桌之人,突然輕咦一聲。

    “怎么了?”

    “地榜居然更新了!”這人有些驚訝,“我還以為起碼要再過幾個月,最少要等慧劍與天風槍一戰結束后呢。”

    “肯定是有什么變故,否則不會如此突然更新的。”程十二皺眉。

    于是幾人就立即拿出萬事玉簡查看起來。

    前面粗略一掃,排名沒什么變化,眾人也沒有仔細看,于是又從后往前開始看。

    不過片刻,程十二就笑了:“哈哈,我說什么來著!你七弟進七十完全沒問題,看吧,排名六十八。”

    “恩。”趙三也笑了,“這個排名比我預估的好一些。不過還沒能混到綽號,倒是有些可惜了。那小子,還念叨著想要一個出塵華麗些的綽號,例如什么天劍、驚神劍之類的。”

    “哈哈,那你就要讓你七弟多努力了,以后和人交手比試時,多說幾句‘在下天劍.趙英’,說不定萬事樓那邊就采用了。”程十二笑了笑,“讓我看看你的排名提升……”

    話到一半,程十二就說不下去了。

    趙師愣了一下,旋即又繼續查看起來,翻找自己的排名。

    片刻后,他就愣住了。

    趙師,排名五十三。

    這是又掉了一位?

    程十二皺眉,沉聲說道:“我看看是誰又把你頂……”

    再一次話到一半,又說不下去了。

    眾人紛紛好奇的查看。

    片刻之后,所有人一臉神色古怪的彼此對視了一眼。

    “這家伙,幾個月前還是新榜第一吧?”

    “我記得是。”有人不太確定的說道。

    “新榜也改了,第一不是他了,現在是季家小七了。”

    “這么說來……他真的上地榜了?幾個月的時間,直接跨越了蘊靈境,并且還是以九層靈臺的資質晉升?”

    “這已經不是妖孽可以形容了吧?”

    “太一谷的弟子有這么變態嗎?”

    不止是程十二和趙三這一桌的人震驚,整個白馬樓二層的諸多酒客,此時都是一臉的懵逼和震驚。

    趙師一臉呆滯的看著地榜排名。

    他原以為,自己已經不可能再被打擊到了。

    可是……

    為什么心這么痛呢?

    【姓名:蘇安然】

    【修為:本命境虛境巔峰,筑九層靈臺,以昔年魔門神兵“屠夫”轉修本命法寶,主修心法不明,《煞劍訣》第三層,疑似修煉了魔女.葉瑾萱的《翻云覆雨劍法》,另有一套蘊含大道至簡的劍法,但受限于修為和眼界,尚無法觸及道蘊天理,不過劍技已然大成。劍氣沖霄、森冷凌然,不可以尋常本命境虛境修士相提并論。】

    【戰績:通竅境四重時便承受刀劍宗外事長老羅峰兩次雷音震懾,依舊立而不倒。山林渡劫時偶遇獸神宗弟子,強渡九重雷劫無損,震懾獸神宗弟子十三名,其中一人重傷,毀方圓十里;擒殺玉葉靈猴,一劍斃命,聲勢之浩蕩,毀山林無數,宛如末法大劫天地崩塌。】

    【排名:地榜四十九】

    【綽號:莽夫、天災】

    【身份:太一谷黃梓座下十弟子】

    程十二嘆了口氣,伸手輕拍趙三的肩:“你輸得不冤,畢竟是太一谷的妖孽。想想看,他還有個師姐在地榜第一那里鎮壓著,整個地榜無數人至今都沒辦法翻身。”

    “我突然在想。”趙師突然開口說道,“很多人都覺得快熬到時間了,魏瑩馬上就要下榜了。那么之后……會不會是蘇安然登上地榜第一,橫壓整個玄界所有本命境修士?”

    “這……”程十二突然發現,他還真的不知道該怎么接這話,因為這種可能性真的不小。

    難道太一谷統治榜單的歷史又要開始了嗎?

    地榜即將送走魏瑩,馬上就要迎來蘇安然?

    程十二突然有些,瑟瑟發抖。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