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其他書籍 > 神服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突破天服
    站在大殿中央,凝望著懸浮在身前的“清水真龍袍”,葉雨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感覺,自己距離服者僅一步之遙,但就是這一步,他等了數十年,現在終于到了開花結果的時候了。∽↗頂∽↗點∽↗小∽↗說,23

    滴血認主已畢,葉雨褪下攏袖,抻掌如梭,輕撫著服袍光潔如玉的表面,一股血脈相連之感油然而生。

    克林斯曼工作室內,意志力之火已熄,但服袍煉制的余溫尚在,感觸著指尖傳來的席席溫度,葉雨冰冷的目光也瞬間變得迷離起來。

    時光如水,思緒如飛,那掩藏在腦域深處的記憶,仿佛甘酒醇釀,瀝石清泉一般,不時滌蕩他的心靈,不時又在他的腦域之中變得模糊不清,仿若夢境。似乎記憶中的那一切都不曾發生。

    有人說,迷失的記憶是一種遺忘,只不過這樣的遺忘是被動的。恍惚間,葉雨感受著這些片段,忽然閉上了眼眸,側耳作傾聽狀。工作室內寂靜無聲,但他卻仿佛置身于森林的國度中,感受著四周的茵茵綠意,感受著身畔的鳥語花香,還有眼前那道親近而又模糊的身影。燈影,蟲鳴,還有空氣中彌漫的玉蘭花的馨香,依稀間,他仿佛又回到了兒時的歲月,回到了遙遠的清水鎮,在領主府軟軟的大床上,母親攬他入懷,手中不知忙碌著什么,不時慵閑地在他耳畔低語。

    “兒子,你長大了想做什么?”

    “服者。”

    “為什么想成為服者?”

    “變強大,光耀家族的門楣。”

    “這是你的想法嗎?”

    “是的。”

    ……

    那時的自己一定很幼稚,笑起來一定很天真。記憶中,葉雨仿佛看到了一個小小的稚童,蜷縮在母親的懷中,未語臉先紅。說了一席話之后,羞澀地躲到母親的懷中,記憶中的一點一滴都是那么美好。

    這時,他緩緩睜開了雙眼,嘴角不由自主地掀起了一抹弧度。記憶塵封,不可追逐。就如同酒窖深藏的陳釀,聞其香卻又不知其味,但僅那偶爾流露出的余韻,便足以讓人欲罷不能。

    這時,他忽然想起了一首詩,據說是太古時期流傳的詩作,后來在太古遺跡中被挖掘出來,在另一個紀元重放光彩。

    “種子在凍土里,夢想著春天。它夢見自己舒展著顫動的腰身。長睫旁閃耀著露滴的銀鉆,它夢見蝴蝶輕輕地吻它,春蠶張開了新房的金幔,它夢見無數花朵睜開了稚氣的眼睛,就像月亮身邊的萬千星點。”

    一顆種子尚且有夢想,更何況自己?春潮夏雨,吞芽吐哺,現在該是到了收獲的時候了。對葉雨而言。豐收的碩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成就服者。這不僅是他兒時的夢想,從未改變過,也是他以后安身立命的根本。

    克林斯曼大師注視著少年的背影,微微感嘆一聲,此情此景多像年輕時候的自己啊!在第一次面對觸手可及的夢想時,他也是如此的激動和悵惘。激動的是。夢想可期,服道可期,自己終于開始踏上追尋巔峰的道途了。惆悵的是,時光荏苒,一去不回頭。當追憶起自己求學求道的往昔時,總會不自覺的感時傷懷。

    或許這是每一位在服道中求索的少年,都必須要經歷的過程,自己如是,這個少年也如是。

    “大師,剩下就拜托您了!”服袍煉制工程已接近尾聲,連服袍認主的程序都完成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最后一點收尾工作。

    當然,服袍煉制的每一個步驟都馬虎不得,即便最后的收尾,克林斯曼大師也萬分謹慎。

    在大星系,每年因服袍事故而死于非命的服者絕非少數,究其根源還是服袍的質量問題。

    不過由克林斯曼這樣的頂級開發師親自出手煉制,服袍質量根本不成問題,葉雨心底還隱隱有些期待,這樣一套由頂級開發師,頂級材料,經久煉制而出的服袍,究竟有多強呢?希望不要令自己失望才好。

    聽見少年的囑托,克林斯曼大師微微點了點頭,這“清水真龍袍”就是自己的收山之作了,從此之后,他將退出開發師界,余生再不會煉制一套服袍。

    就算葉雨不說,老人也不會有絲毫懈怠的。很多開發師在煉制服袍時都會像雕琢藝術品一般,全身心投入其中,對服袍的每一點要求都精益求精,這既是一種職業操守,也是開發師職業的魅力所在,只要你真的是心之所向,就會不自覺醉心其中,欲罷不能。

    葉雨退至一旁,克林斯曼大師上前,煉制爐內又燃起了熊熊的意志力之火,工作室內一時熱浪逼人,葉雨卻依然如同雕塑一般,絲毫不為所動。各種各樣極珍貴的材料,在開發師意志力的牽引下,紛紛飛入炙熱的鍛造爐中,同時,克林斯曼大師也開始了漫長且復雜的完善過程,術式推演,矩陣構筑,開發師超強的計算能力,此刻被發揮的淋漓盡致。

    就這樣又過了兩日兩夜,服袍終于徹底煉制完成了。

    理論上的服袍認主過程從煉制初期便開始了,一直延續到工程的最后一個步驟,因此當服袍完工,葉雨裝備上服袍之后,絲毫沒有感覺身上的服袍是裝備,或者是一種攻擊武器,而感覺它是自己的一部分,就像自己身體的器官一樣。

    當他將服袍收入腦域之中時,那種本源意志與服袍觸碰的感覺,舒爽得讓他不能自已。這既是生理上的,也是多年夙愿達成之后,心靈上的滿足。

    他能感受到從服袍之中源源不斷傳來的能量波動。正是這輻射出的能量波動,也使得克林斯曼大師幾個月積累下來的疲憊一掃而空,他現在只想好好洗個澡,然后來一杯最醇香的葡萄酒和一盤烤得焦嫩的小牛排,享受完美味的晚餐之后,再飽飽的睡一覺。以后安心享受自己的退休生活就好了。

    就在克林斯曼大師準備讓葉雨試一試服袍的威力時,忽然一股強烈的意志力波動襲來,克林斯曼大師身前祭出了一道意志力屏障,將自己罩在其中,意志波碰到屏障之后又被反彈了回去,將工作室內的所有東西都震得稀爛,連他那口煉制爐都被掀翻了。

    看著在原地盤膝而坐的少年,克林斯曼大師不由驚喜道:“這是要突破了。”(未完待續。)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