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讀 > 小說故事 > 姐弟妹亂倫專輯 > 第 231 部分閱讀
    ta昨晚的表現可真讓我刮目相看,沒想到你居然這么騷浪,我還一直以為你只會用傳教士體位做愛呢?」

    「親愛的宏,昨晚你把我折騰的那么慘,卻一滴精液也沒射在我的體內,我想今天晚上你應該有時間可以好好的補償我了吧?」

    karry兩句話把床上的三人說的顧不上溫存,連忙起身穿衣,狼狽的逃出房間,而郁宏在出房門時,被karry拉住,說了一句:「今晚我去找你喔。」

    后,加快腳步奪門而出,留下karry的嬌笑聲。

    ===============

    回到住處,冷靜下來的郁宏,在奇怪昨晚自己怎么會這么放縱的同時,也深深的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后悔,決定不再參加彭凱邀請的派對了。

    至于今晚karry可能的來訪,郁宏決定今晚去找家pub溷到天亮,堅決不再犯相同的錯誤,以免越陷越深。

    只是類似的情形,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又再發生了一次,隔天醒來郁宏再次深刻的檢討自己,然后又再一次……

    ***********************************

    這一篇外章,我在很久以前就寫好了,只是之前進度一直沒有發展到這里,沒辦法發出來,在文章后段床戲的部份,有一段有一點錯亂的感覺,那是我刻意為之,想要表達男主角對女友的深刻愛意和恨意,還有內心里對女友的姊姊存在了一絲的幻想。

    其實這篇外章全篇只想說明一件事情,男主角內心潛藏的性格和欲望,都不像表現出來的那樣,只是或許因為家庭和學校的教育、傳統思想的約束,而讓男主角潛藏的性格被壓抑,在新的環境、不同的文化、思想沖擊下,在一陣掙扎之后……呵呵,老師說不能泄題。

    重逢、不一樣的開始

    這次回國,本來郁宏是要和ken他們夫妻一起的,只是郁宏在美國有事耽擱了兩天,所以ken夫妻就先回來了,不知道ken從哪里認識昨晚的那一對男女的,這么快就和他們搞上床了。

    吃完午餐,郁宏在鬧區四處逛了一下,看看時間,心想ken夫婦倆應該起床了,便招了臺計程車坐回飯店。

    剛走進大廳,就看見ken在一旁飯店附設的咖啡廳里向著自己招手,除了ken夫婦外,他們那桌還坐著幾個人,其中一個女人的背影似曾相似,郁宏一邊回想,一邊走了過去。

    等到郁宏走到桌旁時,讓郁宏感到熟悉的女子側過頭,微笑著跟郁宏打了個招呼:「嗨~好久不見了,郁宏。」

    郁宏見到女子的臉后,心想怎么會那么巧,稍微的愣了一下。

    ken對女子認識郁宏感到有些驚訝,大聲的問道:「janny你也認識宏啊?」

    那被ken叫做janny的女子,笑著對ken說道:「我們以前是同事,后來郁宏離開之后,到現在才又見面。」

    郁宏看了一下餐桌上的幾人,除了ken夫妻和那女子外,那另外2個坐在karry旁邊的男人,郁宏并不認識,不過郁宏注意到幾個人坐的位置,心里猜想,昨晚在房間和ken玩鬧的女人應該就是janny了,只是janny出現在這里,如果昨晚ken是和janny他們玩交換伴侶的話,張叔和阿達怎么沒跟她在一起,記得3年前,janny好像還和他們在一起的。

    被ken拉到身邊坐下,在karry的介紹下,郁宏知道那兩個男的,比較壯的那一個叫陳文章,看起來比較斯文的林獻武,是janny他們公司派來招待ken夫妻的,看karry和兩人之間互動親密,郁宏暗自猜測,兩人和janny昨晚一定很用心的招待ken夫妻一晚上。

    陪幾人吃完了午餐,陳文章,嗯,就叫他阿文吧,提議帶大家四處去走走,郁宏本來不想去,但是在ken夫妻倆的堅持下,郁宏只好跟著一起去。

    ===============

    喬琳因為昨晚和郁宏的重逢,還有郁宏離開前的那句話,興奮的整晚都睡不著,喬琳覺得郁宏的心里依然還愛著她,只是過去的打擊,讓郁宏不能在輕易的相信自己說的話。

    喬琳認為只要有人幫忙證明,自己這將近三年來真的已經改過了,郁宏一定能再次接受自己的。

    喬琳想了一下,拿起電話撥給了她認為最適合幫自己做證明的人。

    ===============在郊區一個著名的溫泉會館柜臺前,阿文上前和柜臺小姐交涉了幾句,帶著一行人,往里面早已經預定好的房間走去。

    剛才在過來的路上,karry問了janny和郁宏的關系,郁宏覺得沒什么,也就照實的告訴karry;但是,讓郁宏感到訝異的,是昨晚和ken他們在一起的女子另有其人,并不是janny,janny他們是今天中午才到的。

    不過,janny暗示郁宏,昨晚郁宏看到的女人也是郁宏的『熟人』,而且等一下就會見到她了。

    一行人走進房間的時候,郁宏看到了一對熟悉的身影,三年前的那一天,再次一幕幕的重現在眼前,郁宏心情復雜的站在房門口看著房里的兩人,只見那男人熱情的上前,用力的抱了郁宏一下,退后一步上下看著郁宏,開心的說道:「兄弟,三年不見了,你變的不一樣了喔。」

    郁宏強裝出笑臉,回道:「嗯,你倒是沒有變,還是這么熱情。」

    男人知道,郁宏現在對他有成見,笑笑客套幾句,就轉身去招呼ken夫妻去了。

    看到房里的女人也走了過來,臉色顯得有些尷尬,還好女人并沒想讓郁宏難堪,微笑的跟郁宏打了個招呼:「嗨~怎么走了三年,一通電話也沒有,是不是想吃干抹凈了就走人啊?還是你在怨我沒有事先告訴你?」

    郁宏尷尬的搔著頭,低聲的回道:「我…我不是……我那時候只是想離開這里,想忘記那些不開心的事,所以……」

    「所以你就完全不和我們聯絡了,你知不知道,那一天之后我們完全失去你的消息,我有多擔心你知道嗎?我怪我自己,不應該那么沖動,讓你知道事情的真相。我……」

    說著,女人眼框開始濕潤了,「你知道嗎?我昨晚在飯店聽到你的聲音的時候,我有多高興,可是我又怕你認出我,看到我坐在別的男人懷里的樣子。」

    「原來……」

    「沒錯,昨天晚上在你房間,和ken調情的女人就是我,這幾年,我一直在參加交換伴侶,你不是早就已經知道了嗎?今天你來這里……」

    說到這里,女人用懷疑的眼光看著一臉不知所以的郁宏,「難道你不知道今天來這里要做什么?」

    郁宏疑惑地看著女人,這時janny走了過來,幫郁宏解釋道:「我們沒有告訴他。不過,karry說郁宏在美國參加過好幾次這樣的聚會了,不用跟他說沒關系。」

    邊說,janny邊用果然如此,男人都是這樣的眼神看著郁宏,看的郁宏覺得很尷尬,同時也猜道,今天在這溫泉會館里,會是怎樣的一個聚會了。

    阿達、喬恩、姿吟都來了,等一下可能張叔,甚至喬琳也會出現也說不定,只是,ken一直在美國,怎么會和阿達他們認識呢?

    不過,這時候也不能去問ken了,因為在郁宏和喬恩說話的同時,又有幾對男女進了房間,和阿達聊了幾句,又走了出去,ken夫妻和阿文、阿武他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問了姿吟之后才知道,原來這三年來,張叔他們的小團體,藉著相互的介紹,現在北、中、南總共有幾十對的人加入這個小團體了,而且有幾個年輕人在網路上,也專門架設了一個網站,給這個小團體交流,ken他們家因為和張叔有生意往來,又是同好,半年前,ken夫妻回來洽公的時候,由張叔介紹也加入了這個小團體,這次ken回來,阿達想趁這個機會辦個小聯誼,結果想參加的人很多,所以大家商量之后,決定包下這家熟識的溫泉會館來辦聯誼。

    看到來的人越來越多,郁宏雖然在美國有過幾次(!的經驗,但是看到阿達他們,讓郁宏心里感到很不舒服,趁喬恩和姿吟被幾個男人纏住,郁宏走出房間,找了個不容易被看到的角落,浸在溫泉里,閉上眼睛休息,打算躲到聯誼結束,等聯誼開始,ken和喬恩他們應該也沒時間,也沒心思再找他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郁宏感覺到有人在套弄他的雞巴,拿下蓋在臉上的毛巾,郁宏看到姿吟赤裸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一絲一絲的白濁液體,從姿吟的大腿根部飄散在泉水里,郁宏厭惡的皺著眉頭,拉開姿吟的手,準備離開浴池。

    卻聽到姿吟的聲音傳來,「你的另一半已經來了,你不用在躲在這里,不好意思出去參加了。剛才有人起哄,說要進行遲到的懲罰,現在應該已經開始了,你不去看看嗎?」

    郁宏剛跨到浴池邊的腳微微一頓,轉身疑惑的盯著姿吟,心里感到疑惑:我什么時候約了人過來了,而且在這里,認識的幾個女人都已經沒有聯絡了呀。

    可是姿吟的樣子又不像在騙他,那會是誰呢?

    被姿吟挽著手臂,往屋里走去,郁宏還在猜測到底是誰?沒注意到一旁姿吟詭異的笑容。

    跟著姿吟走進一間房間,只見房里10幾個人正圍成一個半圓,朝著里面嬉笑吆喝,姿吟拉著郁宏擠過了人群,郁宏看到了那個被姿吟稱做他的另一半的女子,正赤裸的跪坐在一個年輕男子的身上,眼框含淚,被動的上下套弄躺在下面的男人的雞巴,雙手被抓著,各握住一只雞巴套動,身前還有一個被人以娃娃撒尿的姿勢抱著的女子,將灌滿精液的陰戶靠在她的眼前,一旁的幾個年輕人喊著:「舔它,舔它,喝下它…」

    看到那女子的臉的時候,郁宏呆愣了一會兒,昨天的話猶言在耳,猶豫了一下,上前跨了幾步拉開幾只抓住女子的手,拉著女子就往房間外面跑了出去,留下一臉錯愕的眾人…………

    「你不是說你已經不參加這種聚會了嗎?又跑來這里做什么?難道你昨天說的話還是在騙我的。」

    「不,不是這樣的。我,我昨天想了很久,我還是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不會再相信我說的話,所以想找人證明我昨天說的是真的……」

    「找人,找人找到這里?找人找到趴在男人身上,還一手一只的抓著男人的雞巴?」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

    「我親眼看到了,到現在你還想狡辯。昨天聽了你那些話,我還以為你真的改了。可是……你,你真的沒救了……」

    郁宏氣得滿臉通紅,甩開喬琳的手,轉身就要離開。喬琳呆呆的看著郁宏,不知道怎么解釋。

    這時,喬恩和姿吟身上各罩了件薄紗,從路邊的樹叢走出來攔住郁宏,喬恩挽著郁宏的手,輕聲的說道:「郁宏,你誤會琳琳了。其實剛才的事,從頭到尾都是我和姿吟安排的。今天下午……」

    透過喬恩和姿吟的解釋,郁宏終于明白,這次他真的是錯怪了喬琳。

    原來下午喬琳打電話給喬恩,想讓喬恩幫喬琳證明這次沒有騙郁宏,可是喬恩想到上次的事情,她是始做恿者,而且郁宏知道她也有參與交換伴侶,怕越描越黑,所以了和郁宏認識,卻不知道她也是小團體一員,主意比較多的姿吟,最后兩女商量之后,瞞著喬琳,偷偷安排了這個計劃。

    一來,可以知道郁宏心里是不是真的還在意喬琳;二來,驗證ken說的,郁宏的觀念思想有很大的改變;三,其實也是心里不平衡,想讓郁宏心里再難受一次,最后也是兩女私心作祟,加上阿達的暗示,想藉這次的事件,慢慢的讓郁宏接受這個小團體,從而化解郁宏和幾人之間的疙瘩。

    當然在看到稍微恢復元氣的喬琳,現在美麗的模樣,阿達會不會有其他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結果證明,郁宏的確還是放不下喬琳,而且思想也開放了不少,不然剛剛就不會想到將喬琳帶來這里,質問喬琳,而不是像三年前一樣,丟下喬琳掉頭就走,而且看郁宏氣的臉都紅了,兩女心里對郁宏當年為保護自己的立場,不在乎喬琳的感受,不給喬琳一次機會,讓兩個和喬琳有類似遭遇,而對郁宏的絕決不能諒解的女人,要利用這個機會,小小的報復郁宏一下。

    至于最后的目的,相信有她們幾個加上ken夫妻在中間緩和,相信可以化解郁宏和張叔、阿達之間的疙瘩。

    聽完了兩女的解釋,郁宏尷尬的拉著喬琳的手,誠懇的向喬琳道歉,見喬琳還是面容憂傷,不搭一句話,郁宏拉著喬琳邊走向溫泉池,邊討好的說些冷笑話逗喬琳開心,讓喬琳感覺好像回到剛和郁宏談戀愛的時候,心里甜滋滋的。

    兩女見兩人甜蜜離去的背影,心里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搖頭暗笑,這兩人啊,到現在還沒發現身上都沒穿衣服嗎?要是路上遇到會館的服務生,想到這里兩女同時搖頭苦笑。

    (話說,喬恩和姿吟的衣服好像也沒比他們倆好多少,有穿比沒穿更吸引人的目光。

    喬恩的設計

    自溫泉會館那天后,郁宏和喬琳的感情似乎開始回溫,喬琳臉上的笑容明顯多了不少,漂亮的臉龐展現出比以往得更加的迷人風采,尤其是在郁宏身邊時,那幸福洋溢的模樣,讓見慣喬琳風騷模樣的阿達也眼睛為之一亮,心動不已。

    溫泉會館那次之后,過了一個多月,雖然和郁宏已經算是復合了,郁宏也搬回了公寓,喬琳在外人面前也表現得中規中矩,讓一些曾與喬琳交手過的人,雖然心癢癢的,卻也不敢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

    但是每次和郁宏做完愛之后,喬琳腦子里不知怎么搞的,總會浮現被喬琳遺忘的過往畫面,尤其是在溫泉會館的那一次,在隔了三年之后,再次被真正的雞巴插入體內的充實感,和最近阿達他們看著自己時,眼睛里赤裸裸的欲望,都讓喬琳感到臉紅心跳,情難自禁的同時也對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

    ************

    中秋節,喬琳和郁宏一起到喬恩家烤肉賞月,同時受邀的還有ken和張叔他們,一群人烤肉、喝酒、聊天,雖然幾個男人目光偶爾掃過喬琳時,火熱的視線讓喬琳感到有些難受,但男人們明白喬琳好不容易才讓郁宏回心轉意,所以也刻意地和喬琳保持距離,將對喬琳的欲念發泄在在場的其他對象上。

    喬琳坐在郁宏身旁,聽郁宏和ken、張叔討論著公事,一會兒后,喬琳感到有些無聊,和郁宏說了一聲,便走向在花園一旁的水池邊烤著肉的喬恩眾人。

    因為水池邊的光線較暗,所以,當喬琳走近時才發現,原本在這里烤肉的喬恩幾人這時候身上的衣服已經有些凌亂,karry甚至已經只剩上衣的半伏在野餐桌上,邊和阿達深吻,邊享受阿達的手指在小屄里快速地抽動,小手也握著阿達的雞巴不住地套動。

    看到這一幕,讓喬琳感到很尷尬,站在那里進退不得,還好一旁的喬恩輕咳了一聲,提醒野餐桌旁欲念高熾,隨時準備提槍上馬的兩人收斂一些,才邊整理衣著,邊走過來拉喬琳走向離野餐桌較遠的烤肉架,輕聲和喬琳聊天。

    一會兒后,喬恩發現喬琳似乎魂不守舍的,差點將手上的雞翅烤焦了。喬恩抬頭看了一眼身旁的喬琳,發覺喬琳正定定的看著旁邊,眼神里滿溢的流光,喬恩時那么的熟悉,每次喬恩被人在鏡子前奸淫時,在自己眼睛里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眼神,喬恩順著喬琳視線的方向看去。

    只見,野餐桌旁烤肉架邊,阿達站在姿吟和karry的中間,一邊看著兩人烤肉,逗弄兩人幾句,偶爾湊過臉在兩女的臉上、脖頸親幾下。

    看到兩女不時不自在的扭動著身軀,和丈夫一直放在兩女身后的雙手,喬恩知道那邊正在發生著什么事情。

    轉過頭看向喬琳時,只見喬琳身體微微的顫動著,小嘴微微的張開,舌尖微吐的舔著上唇,喬恩知道妹妹這幾年來都刻意地壓制著自己的欲望,每次見自己親熱地挽著男人的手,雖然臉上看不出來,但是喬恩能感覺的到喬琳對男人的渴望并沒有減少,只是因為自責和對郁宏的愧疚,讓喬琳克制著自己欲望,畢竟十幾年的淫亂生活,讓喬琳很難再過著一般正常女人的生活了。

    想到這里,喬恩輕嘆了一口氣,她看了不遠處還在和張叔他們聊天的郁宏,心里對郁宏的作為感到生氣,這個大男人主義,自己能和別人的女人亂來,卻不能接受自己的女人和別的男人。

    轉頭看了一眼,此刻已經忘記事前和自己約定,要在喬琳面前保持尺度,正跪在趴伏在草地上的karry身后埋頭苦干著的丈夫,喬恩感到自己很幸福,雖然一開始被心愛的丈夫強迫和別的男人做愛,讓喬恩感到很難過,但是現在喬恩覺得能自由選擇對象,享受和不同的男人做愛的感覺,而不影響夫妻之間的感情,至少這一點,阿達的做法讓喬恩覺得不錯。

    看著這時候正一邊看著眼前的現場秀,一邊將小手伸入褲子里自慰的喬琳,喬恩心里為妹妹感到難受,經過張叔和阿達幾年的調教,喬恩能了解到妹妹的苦處,如果現在讓自己只能和一個男人偶爾做愛,那自己一定會受不了的。

    想到這里,喬恩心里第一次產生了讓郁宏墮落,加入他們的想法。

    再看了一眼此刻剛結束公事的討論,輕松地聊著天的郁宏,明天要找姊妹們一起好好的計劃一下,怎么給郁宏一個難忘的教訓的同時,讓郁宏接受并加入他們行列。喬恩的嘴角漾起了邪惡的微笑。

    ************

    當喬恩將自己的想法告訴karry和姿吟的時候,原本和郁宏相熟的姿吟沒有表示什么,但是從小住在國外,又是在性開放的家庭里長大的karry就受不了了,叫嚷著要教育郁宏開放心胸,接受新女性的解放,讓喬恩和姿吟臉上浮起三條黑線。

    經過一番討論,幾位新女性開始了針對郁宏的計劃。

    ************這一陣子郁宏感到有些郁悶,幾次參加ken和阿達發起的聚會時,總會聽到有人小聲的議論著自己,本來單身參加交換聚會就讓郁宏顯得尷尬了,不知道是什么人傳出喬琳之前也是聚會常客,卻因為郁宏的關系不再參加的消息,一時郁宏吃白食的碎語在聚會里流傳開來。

    雖然喬恩她們因為了解郁宏的性情,并未因此而對他另眼相看,反而更加熱情,但是卻經常搞得郁宏精疲力盡的,回家面對喬琳時,總是只能看著喬琳被情趣用品送上一次次的高潮,卻提不起一絲的勁頭,而對喬琳感到愧疚,暗自決定不再參加聚會。

    終于,在一次的聚會當中,郁宏第三次將精液射入懷中的年輕陌生女子體內后,幾個年輕的男子走了過來,圍著兩人坐著的沙發,其中像是領頭的年輕男子雙眼噴火的盯著郁宏懷中女子,正緩緩流出濁白精液的陰戶,用諷刺的語氣對著郁宏說道:「嘿~~看來郁大哥對女孩子很有一套喔!我女朋友一向都不喜歡讓人射在里面的,沒想到居然讓你射進去那么多次,難怪不用帶女伴就能在聚會里溷得那么好。」

    一旁圍著的幾人一邊笑著,一邊議論著郁宏不帶女伴在交換聚會里白干別人的女人的事。

    原本今天的聚會郁宏是不想來的,因為他答應喬琳今天回家陪她吃晚餐了,但是在從公司出來的時候被karry和喬恩纏住,禁不住兩女的糾纏被拉到了喬恩家的別墅的聚會來,就讓郁宏感到有些郁悶了;再加上剛才一時陰莖充血,管不住小弟弟,和懷中的陌生女子做愛,讓他對在家等著自己的喬琳和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

    現在又被幾名年輕男子一陣的嘲諷,再看到聚會里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自己,郁宏這一陣子累積的郁悶和心里的愧疚,勐地爆發出來,推開了懷中的女子,站起身,惱羞成怒地對著領頭的年輕男子大聲吼道:「媽的!不就是干了你女朋友幾炮而已,雞雞歪歪的干什么?大不了老子叫我女朋友也過來讓你干幾炮嘛!不想女朋友讓人干就不要來參加交換啊!」

    話剛說完,郁宏忽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么的時候,臉色忽然發青,下意識地轉頭看向阿達,只見阿達聽到自己的話后呆愣了一下,然后一臉的躍躍欲試,而阿達旁邊的ken和聚會里的眾男性也是一臉的向往;而圍著自己的的一眾年輕男子則是一臉的得意。

    郁宏知道自己這下惹了大麻煩,雖然自己就算不叫喬琳過來,眾人也拿自己沒輒,但是愛護臉面的郁宏,卻放不下面子。心里在面子和喬琳之間掙扎了一會兒,郁宏狠狠的一咬牙,拿起丟在一旁的褲子口袋里的手機,播了電話給喬琳。

    這時候,原本停下幫兩名男子口交動作、注意著這里情形的喬恩,站起身和領頭的年輕男子對看了一眼后,勐地將身側的男子推倒在沙發上,主動地跨騎上去,并用雙手分開屁股的兩片股肉,露出其中的菊穴迎接另一男子的進入。

    無意間,郁宏看到了這一幕,依稀地,郁宏彷佛看到了等一下喬琳到來后的情景。

    想到等一下就要親眼看著別的男人在喬琳身上馳騁,一股酸酸麻麻地分不清是忌妒,還是興奮的感覺自郁宏的心底升起,腦子里以前看過的喬琳的影片,在郁宏的腦海里不住的翻騰閃現,不自覺地,郁宏的雞巴慢慢地勃起。

    就在大家的期待、議論,和郁宏患得患失的矛盾想像中,喬琳臉上畫著清澹的妝,穿著一套無袖粉紅洋裝,帶著微笑和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出去的姿吟,一起出現在別墅門口。清純俏麗的打扮,和今晚大都艷麗性感裝扮的女子顯得特別不一樣,讓喬琳一瞬間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喬琳一進門,便看到了這時候仍赤身裸體的郁宏,在整個客廳所有人的注視下,喬琳慢慢地走了過去,盯著郁宏從喬琳一出現就顯得尷尬的臉,臉上的笑容一瞬間變得冰冷,輕聲的開口問道:「你真的想讓我當著你的面前和別的男人做愛?」

    清脆的聲音,在安靜地客廳里顯得格外清楚。

    郁宏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被喬琳這樣的質問,顯得更加的尷尬,雖然郁宏這時候心里已經開始后悔了,但是,此刻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郁宏卻拉不下面子,只能硬著頭皮點頭,然后開口解釋道:「我知道這次是我的不對,所以我不會拿這次的事……」

    「啪!」

    郁宏話還沒說完,只見喬琳臉上掛著兩條淚水,狠狠地在郁宏的臉上甩了一巴掌,然后頭也不回地走向了剛才帶頭圍著郁宏的年輕男子……

    喬琳的變化

    在圍觀眾男人既羨且妒的眼神中,喬琳慢慢地走向年輕男子,臉上的冰冷的表情一瞬間化開了,取而代之的是明媚的笑容,變化之快,讓眾人都不禁愣了一下。

    不過,接下來喬琳主動的獻上香唇,讓年輕男子一下子就回過神來,隨即貪婪地吸啜著喬琳渡過來的嫩舌和香津,雙手也從環著喬琳的細腰,慢慢地分別向上向下游移撫摸。

    這時,隨著年輕男子慢慢地卷拉喬琳洋裝裙擺的動作,而漸漸暴露在眾人面前的修長筆直雙腿和兩片白皙臀肉,以及喬琳故意挑選的一件白色薄紗內褲,因為年輕男子的愛撫而變得有些濕潤透明,讓一直注意著這邊情形的郁宏,臉色顯得更加的難看。

    正當眾人被喬琳的身體吸引的時候,喬琳突然一聲悶哼,嬌軀瞬間向后弓了起來,卻是久曠的喬琳在年輕男子剛輕觸到陰戶上的小豆時,就來了一次高潮。

    只見那原本就沒什么作用的白色內褲,這時被喬琳陰道里涌出的淫水浸濕,就像不存在似的,將喬琳粉嫩的陰戶完整地呈現在眾人面前,而且因為布料的彈性,隨著喬琳蠕動的陰唇慢慢地往內陷了進去,形成的一個小縫一張一合的,讓人有一種淫靡的感覺。

    而原本感到羞愧和憤怒的郁宏,不知怎么的,心底突然涌現出一絲興奮和快感,讓郁宏產生一種想看喬琳被眾人輪奸的想法。

    郁宏趕緊拍拍雙頰,將這種想法驅散,不過,當看到此時已經一絲不掛的翹起豐臀趴跪在矮幾上,被幾個半裸男人褻玩著,郁宏的身體忠實地反應了他這時的感受,那高高挺起的雞巴又再漲了一圈。

    心底的渴望和理智上的憤怒、羞愧在心里相互沖突、交戰,酸酸麻麻的,讓郁宏難過得直打顫,好像胸口壓著什么一樣,想要用力地宣泄出來,卻找不到使力點。

    而在郁宏心神交戰的時候,主動讓眾人恣意玩弄喬琳,這時,正仰躺在矮幾上被幾個男人輪流用著不同的技巧不停地摳挖揉弄著小屄,讓喬琳在一波接一波的高潮里不停地噴灑出陰精潮水,致使喬琳的身體有些不堪負荷的抽蓄顫抖,不斷地輕聲求饒,但是喬琳臉上的表情卻是一臉的歡愉沉醉,如果不是身體真的沒辦法應付幾個男人接力似的插弄,喬琳肯定會和他們真槍實彈的大干一場。

    等到郁宏回過神時,剛好看到稍顯疲憊的喬恩正緩緩地爬上矮幾以69的姿勢趴伏在喬琳身上,將還滴著稠白精液的陰戶對著喬琳的小嘴,然后一邊舔著喬琳還在冒著陰精的小屄,一邊用手套弄著領頭男子的雞巴;喬琳同樣將小嘴貼在喬恩的陰戶上,將細滑的小舌頭伸入喬恩的陰道里,將一灘灘的濃白精液卷入口中,在眾人驚訝的眼光里將精液吞嚥進肚子里,兩只小手同樣各握著一只雞巴套弄著。

    熟悉的景像,讓喬琳好像又回到了那一段的放蕩歲月里,那時候雖然偷偷摸摸、戰戰兢兢的,但是在心靈上被郁宏的愛意充滿,而肉體在一次次的聯誼交流會上被一個又一個的男人滿足。

    一直到三年前的那一天,郁宏的含恨離開讓喬琳的心一瞬間被掏空,然后自己為了挽回這一段感情,毅然離開這個圈子,在一個又一個空虛寂寞的夜晚,靠著情趣用品來滿足自己對性的需求。

    終于,喬琳的堅持得到了回報,郁宏最后還是回到喬琳的身邊。曾經,喬琳覺得自己這三年來受的苦都值得了;但是,所有美好的期待,在今天,被郁宏和姿吟的一通電話給破滅了。

    原本,當喬琳投入年輕男子的懷里時,喬琳曾懷著一絲希望,期望著郁宏能開口阻止她的墮落,結果她失望了;但是,當自己被幾個男人脫光了,抱放在矮幾上被眾人褻弄的時候,喬琳還抱著一點冀望,郁宏能阻止幾個男人喚醒這副軀體里的欲望,可是她的希望還是落空了,反而是在郁宏依然鐵青的臉上,喬琳看到了郁宏盯著這里的眼神。之前喬琳參加聯誼時,每當姊姊喬恩被別的男人干的時候,姐夫阿達就是用這種眼神看著的,而且通常這時候的姐夫總會特別勇勐,喬琳就曾親身體會過。

    想到這里,喬琳突然感到陰道口一陣緊密充實感,喬琳知道,為郁宏堅守了三年的貞節,在下一刻,當陌生男人的雞巴完全插入自己的體內后,將完全化為烏有;奇怪的是,當這一刻到來的時候,喬琳竟然會感到如釋重負的感覺。

    喬琳不自覺地轉頭往郁宏所在的方向看去,卻看到了讓她心碎的一幕。

    ===================================

    這一章寫到這里其實只有半章而已,這一陣子一堆事情一起發生,另一篇文章又卡住了,大家看到的這一部份是改了又改的版本,其實并不算是很好,只是兩篇文章一直都寫不出來想要的感覺。這一篇還好,《老婆的秘書生活》一文是完全沒辦法延續一開始寫的時候的感覺了,前前后后廢掉將近五千字了,我會盡快將后半段補齊。最后,感謝大家的支持!

    ===================================

    就在喬琳陷入回憶的時候,郁宏卻不自覺得背喬家姊妹淫靡的一幕所吸引,走近到讓喬恩套弄雞巴的年輕男子身旁不遠,瞄到郁宏雙眼露出和老公阿達相同的熾熱眼光,靠到近前的喬恩,挑逗的對著郁宏伸出細滑的嫩舌,在嬌艷的嘴唇上舔舐一圈,另一只放在喬琳陰唇上的手,用兩只手指,故意的撐著喬琳的陰唇向兩側分開,將陰道里粉色的嫩肉,暴露在郁宏眼前。

    雖然不是沒見過這樣的場景,但是這次的對象卻是自己的女朋友喬琳,讓郁宏更感到興奮,尤其是在喬恩的導引之下,年輕男人矮下身子,挺跪在喬琳的雙腿之間,充血欲爆的雞巴在喬恩的纖手牽引,緩緩地在喬琳露出的敏感嫩肉上摩蹭,刺激著郁宏靠的更近,想看得更仔細點。

    當郁宏靠到年輕男子的身邊時,喬恩剛好握著年輕男子的龜頭插進喬琳的陰道,第一次親身體會到親密的女朋友被其他男人插入的郁宏,看的兩眼都直了,微微顫抖的身體、緊握的雙手和不停呼出大氣的嘴巴,都顯示了郁宏現在的感受,一點點的不甘、懊悔,更多的是緊張、刺激和興奮。

    在這一段日子里,看穿了郁宏本性的喬恩,知道這時候只要稍微的對郁宏刺激一下,就會讓郁宏拋開虛偽惡心的正人君子面貌,露出他和阿達、張叔他們一樣的本質,加入到這群準備輪奸她們姊妹的男人里,并樂在其中。

    雖然這樣做對不起早已脫離這圈子的喬琳,但是心里那股喬恩也不知從何而來的報復念頭,掩蓋了喬恩對喬琳的歉意,鬼使神差地讓喬恩伸出纖手,握著郁宏的雞巴含進嘴里。

    早已被眼前的畫面刺激的頭腦發熱的郁宏,被喬恩突然的舉動刺激,腦子一熱,渾然不在意,這時年輕男子的雞巴正一點一點的消失在喬琳的小屄里,也沒注意到喬琳正滿懷期望的轉頭看向自己,只是自顧自的用雙手壓著喬恩的頭,發泄體內快要爆發的欲望。

    喬琳絕望的轉過臉癡癡的盯著上方,淚水順著眼角滑落到耳邊。

    怎么會這樣,當自己姊妹快要被別的男人奸污的時候,郁宏居然沒有阻止,反而是在自己的面前用雞巴插干姊姊喬恩的小嘴,難道我為了他保持了3年的貞操,他一點都不珍惜嗎?還是不管我怎么改變,在他的心理我還是3年前的那個喬琳。喬琳心里不停的回蕩著這個問題。

    喬琳的思緒陷入一個鉆牛角尖的死回圈,一個自暴自棄墮落想法在心里蔓延放大。

    看著眼前不停地在喬恩小屄進出的雞巴,滴落在臉上的液體,一股熟悉的腥味,讓喬琳感覺到身體里埋藏已久的欲火,開始熾熱的騰燒起來,由下體傳來一絲熟悉的快感,漸漸地迷失喬琳的理智。

    在郁宏面前墮落吧,就在這里讓郁宏感覺到難堪。這樣的想法,使得喬琳感覺到心里產生無比的快意。

    越來越難以抑制的愉悅,讓喬琳暫時忘記傷感,徹底的沉淪下去,開始配合著年輕男子抽插,挺動屁股。

    早在之前就已經有些乏力的喬恩,這時在郁宏和幾個男人的配合之下,早已癱軟在喬琳的身上,只能被動的任人擺布。

    喬琳這時卻忘我的配合著男人搖擺著屁股,甚至伸出滑膩的小舌,舔舐喬恩和男人的交合部位。

    正在肏干著喬恩的年輕男人,自身后將喬恩攔腰抱起,坐在椅子上上下挺動著下身。

    而喬琳翻了個身,趴在另一名男人身上套動,迷離的雙眼不停的輕瞟周遭的男人,扶著翹臀的雙手又拉又揉的,將隱藏在兩片臀肉里的菊穴,若隱若現的呈現在眾人眼前。

    露骨的暗示,讓包括郁宏在內的男人趨之若鶩,“啪!”

    一聲輕響,喬琳半弓起身子,發出嬌媚的呻吟,卻是喬琳自己輕拍豐臀的反應。

    拋開顧忌的喬琳現在就像a片里的女優一樣,一邊在男人的身上扭擺著身體,一邊揉捏著豐臀,極盡誘惑的呻吟著。

    終于有人忍不住跨步上前,看到有人回應自己的邀請,喬琳停止了身體的擺動,下身緊貼著身下的男人,雙手用力的分開兩片臀瓣,露出粉嫩的菊穴,等待著男人的侵入。

    旁邊的郁宏暗自惋惜,原來喬琳居然是這么的風騷放浪,自己居然都沒發覺,眼看著自己從未曾享用過的菊穴,正一點一點的吞沒別的男人的雞巴,郁宏突然感到無比的忌妒和懊惱。

    看著喬琳被兩個男人夾擊,臉上露出郁宏從未看過的滿足神情,就像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在郁宏的臉上,讓郁宏感到無比的羞憤,郁宏轉身來到喬恩的身后,將剛剛讓年輕男子射進體內,正依在男子懷里溫存的喬恩攔腰抱起,一把丟在沙發上,扶著雞巴就準備插進喬恩的菊穴。

    這時的郁宏只想要發泄,看著被兩個男人同時奸淫,卻露出滿足神情的喬琳,郁宏只想要找個人發泄,而距離最近,又和喬琳長相神似的喬恩就變成了郁宏發泄的對象。

    但是郁宏的這一舉動卻引起了周遭人群的反感,大家都是出來玩的,圖的就是高興刺激、你情我愿,就算是看上了人家,大家也會禮貌性的打聲招呼,更何況剛才喬恩還在別人的懷里。

    有人看不過去,一把將郁宏拉開,扶起喬恩,溫聲的勸慰幾句,郁宏惱羞成怒,正想上前跟拉開他的男人理論,卻被圍上來的幾人推開。

    遠處察覺這里情形的ken正想上來幫忙,卻被姿吟拉住,輕聲的在ken的耳邊,將郁宏與喬琳兩人的事情簡單的講述了一遍,聽完了姿吟的描述之后,ken搖了搖頭,雖然同情喬琳的遭遇,但是姿吟幾人的報復顯然有些過火,只是老婆karry也參與其中,ken也不便干涉,以免因為別人的家事,引起老婆的不滿。

    ken看了一眼正被幾個男人圈住,半推半擠的往門口退去的郁宏,輕嘆了一口氣,低頭找尋自己和郁宏的衣物。

    雖然沒辦法在剛剛那種情形下幫忙郁宏,但是總不能讓郁宏就這樣光著身子離開,畢竟郁宏是跟ken一起來的。

    就在郁宏和ken離開聚會場所之后不久,整場聚會也因為這個插曲草草結束,讓今天參加聚會的人都感到掃興,最后大家都一致的將郁宏列為拒絕往來的對象,使得以后所有的聚會都拒絕了郁宏的參與。

    喬琳在當天聚會之后,就搬離郁宏的住處,住進了喬恩家里,雖然郁宏上門好幾次想跟喬琳和喬恩道歉,以獲取兩女的原諒,卻都被阿達擋在門外,最后甚至心有不甘又惱羞成怒的郁宏,站在門外破口大罵,甚至將他所知道的事情當街說了出來,引起了阿達的憤怒,雖然阿達不怕被人說自己,但是卻怕喬恩和喬琳出門被人指指點點,所以動用了關系,讓郁宏在牢里呆了幾個禮拜。

    出來后的郁宏還想上門糾纏時才發現,阿達早已經搬家了,而張叔打電話警告郁宏,如果郁宏還想繼續糾纏不清,他就準備找人讓郁宏永遠的閉嘴。

    收到警告的郁宏,本來還不太相信,但是每次出門時看到居家附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的小太保后,終于斷了報復的念頭,而且工作因為張叔和阿達的打壓,進行的也不順</p>
凤凰彩票f83app下载